首页 | 园林新闻 | 规划设计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风景旅游 | 园林城市 | 世界园林 | 风景园林师 | 花木资讯 | 人居环境 | 园林论坛 | 园林博客

彼得·拉茨学术报告会(中):关于规划层面

http://www.chla.com.cn 2012-03-22 来源:中国风景园林网 作者:吴不遇整理 发表评论(0)

  中国风景园林网讯 2月24日上午,德国著名景观设计大师彼得·拉茨先生现身北京林业大学,为中国的业界同行和景观园林专业的学子做了专场学术报告。他出众的设计思想,独特的话语表述以及生动的项目演示说明,令听会者受益匪浅。在报告会的前一部分,他首先讲解了两个看似不可调和的概念--"差的地方"和花园。而彼得·拉茨的景观设计就在于把"差的地方"改造成为"花园"。(以下文字根据速记资料整理而成。)

  在报告会的中间部分,拉茨以意大利都灵、以色列拉特维夫的项目为听众讲解了景观设计当中的几个规划层面。

  报告人:[德]彼得·拉茨

  现场翻译:清华大学郑晓笛

  主持人: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副局长强健

彼得·拉茨 景观设计 学术报告

彼得·拉茨

 


  拉茨:二十一世纪的开阔空间项目里,有几个规划的层面。

  二十世纪,城市的开放空间仍然是一个政治性的、社会性的项目。考虑到城市开放空间以后的或者平行发生的用途,它便成了一个非常复杂的,兼具科学性和技术性的项目。这些新的空间需要一种更为深刻的,甚至是关于技术和自然关系的哲学层面的思考。

  他们需要一种新的审美观,一种设计语言,这种语言不仅是为了表达这种好像画出来的自然景观空间,而且是为了更理想的表达实现这个场地的历史和达到这个场地的社会目标、政治目标在开发和工程方面的措施。

  在意大利都灵城市附近有一个四十五公顷的用地,是给菲亚特汽车做生产用的。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期这些工厂都被关闭了,很多建筑也都被拆毁。这个老工业场地是沿河分布的,在奥林匹克运动员村的对面。我们通过一个国际竞赛得到了重新改造这个场地的项目。不幸的是,我们现在已经不再负责它最后的细部设计和公园的实施了,最初我们只是对现状和不同的层面进行解读,这些最后组成了它的景观构架。

  在西边,这条河是一个非常有野趣的自然景观。但是在东边这种工业的建设非常庞大,甚至一种临时的元素都是非常生硬的被建造起来的,尤其是这个场地中最珍贵的自然元素也是禁锢在混凝土里边的,整个场地都被混凝土覆盖。

  将来覆盖在河流上面的混凝土板会被去掉,但是我们会保留下面的一些结构,一方面作为工业遗产,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支撑把一个大树阵中的两部分联系在一起的桥梁结构。

  这个重新被打开的河流就像自然的一条河流流过深谷,一条小溪穿过了这个山谷一样,然后这些老建筑的梁和柱子,一些建设的规则在这里都能见到。把这个河流重新打开好像是临时的,但是其实我们都知道说临时一般意味着永远。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在这条人工的溪流里边流淌着水,然后这个是界定了公园和它旁边研究中心的界线。

  就像我们看到的这条河流和整个的水系统是非常富有争议的,因为它意味着我们接受了在工程上面的一些规则,而工程其实从来不理会关于一个花园、一个公园或者一个景观的理想是什么,这个也是为了防止得到一个特别差的或者说它无聊的评价。这还意味着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在什么情况下一个场地、一片土地或一个建设项目会变成一个花园,变成一个景观空间。

  第二层我们必须分析的是和周边这种已建成城市地区的景观联系,这些建成地区是不可改变的,而且是最基本的构成。

  最主要的一层是由这个工业的历史所构成的。这种保护和新的解读,界定了如何将这个工业的遗迹重新变成公园,就是对于这些已经拆除的建筑它遗留下来的构造怎么处理,然后对留下来的工厂和冷却塔怎么处理,还有关于覆盖了河道的混凝土板怎么处理。

  这个项目表现了五个区。这五个区由于他们本身工业的不同,所以具有不同审美功能的特点,但是不管他们每一个区的特点是什么样的,我们希望能够构建一种统一的公园体验,所以和周边地区的连接、和邻里之间的沟通就变得非常重要了。

  在这个花园里边这种转变是非常明显的,在西边这些基础部分,从一个连接在旧的钢柱子上面的架空走廊中可以看到以前很有意思的混凝土形式变成了这种水的花园。但是它们对于这些关于遗迹的一些新解读并不叫人满意,因为到了这个项目的实施阶段时,我们已经没有什么能力去影响了。

  以前的老建筑就把它们的外表皮给去掉了,使其变的更透明并且更开放。这里面有一些秘密花园,希望在五到七年以内它们就能展现出我们所期望的浪漫气质,能够拥有非常丰富的植栽空间。

  一个更好的解读可能是这个高架的步行道。这是把新旧做一个很好的结合,尤其站在上面有一个非常好的视野。这个高架的步行道把这个公园和周边分散的街道巧妙的连接在一起,而且在上面的步道可以走到公园的其它部分。

  这个老的制造厂房是最主要的中心,对这个厂房的恢复改建主要是它周边的空间进行改建,把这个场地重新用于放置体育设施,玩耍场地以及各种展览和活动。

  大的厂房只能够作为一个废弃区来保护。它的屋顶会被去掉,然后留下柱子和塔,会转变成"未来的丛林"。更小一点的厂房,因为有非常有意思的钢柱子,而且它本身的状况更好一些,所以就被保留下来,它被称之为这个"城市的门廊"。

  去年夏天的开幕式是在一个普通工作日的下午举行的。这个门廊表现出了对于不同的功能都很适用的特点。在晚上的时候跨过这条路,从西边过来你就进入了一个非常神秘的世界。在我们"未来的丛林"里面,现在的建设看上去还很粗糙和裸露,但是慢慢的这些柱子上面都会长满植物,然后把它们变成"钢铁的丛林"。留下来的塔上面已经有了楼梯,将来还会有给小孩子玩的滑梯。

  这个架高的步行道也就继续延续下来变成"城镇的阳台",而且通过这条大道一直延续到城市的中心,繁密的植被和公共的生活也就慢慢的进入了生产地区。

  我们计划装一个非常有效率的雨水系统,是通过太阳能运转的,然后地面上一些小的水渠会把雨水收集起来。作为这个水系统最主要的元素,以前的冷却塔会被改造成具有独特气候特征的水花园。如果这个可以和公园的最后一部分一起实现,我们会很高兴。

  我的儿子,也是我们公司现在的负责人,去年我们的开幕式上,我们讲了对公园的一些期望。这个公园以前是都灵城市中心最荒废的地块,公园把这些遗产都非常积极的包括了进来,反映了现在我们对社会改变的信心。

  DUISBURG公园改造

  下一个案例我要讲一下,DUISBURG公园是从以前的重工业改造过来的。起初我们看到的就是严重的环境污染,我们把其与重工业联系在一起,我们觉得当时城市的现状是非常混乱的。但是关于生产的一些知识可以让人非常兴奋,而且会引领一个人去发现一种新的审美意识。

  公共的生活进入到以前这些被荒废的工业场地里,让这种场地重新变的有功能,而且使用者会来决定他们要在场地里面进行什么活动。

  在这个二百公顷大的场地上工作了十年,就是对它各种不同层面信息的一个学习,我们知道这种工业废弃地中的废料、瓦砾并不是丑陋和无用的。它可以变成非常有魅力的结构,而且如果可能的话可以把它们变成景观中的要素。

  我们不必把这种混乱赋予一种新的秩序。但是,我们需要能够开发一种新的系统,使人们能够理解这种状态,我们必须要唤起对内涵的一种新的理解。这样,这些大的机器就变成了这种特征和地标中很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

  游客从这些生产的废墟里面走过,在学习该怎么样面对它们的同时,思考该怎么样基于他们自己的想象力来使用它们。荒废的场所变成了这种各种节日活动、放映电影,或者表演舞蹈和音乐的场所,也为一些体育项目提供了空间,而这些空间往往是和国外的景观联系在一起的。

  公园里那些老旧的煤气罐,现在是潜水俱乐部的世界。以前储藏矿石的空间变成了攀岩队的空间,然后孩子们在这些很高的墙之间玩耍。这种新的植栽类型让人们重新认识这种现象,我们改变了看待自然和外来物种的观点。而这些都和传统的术语"花园"联系在一起,所有这些都和这种景观的影像联系在一起,在这个影像里边不是以前老的山峰的印象,而是这种技术之峰界定了这种原来混乱的城市空间的一个方向。以前这些用于生产遗留下来的构筑物,从只是理性、中性的元素转变为具有语意上面的、或者是情绪上面的特质的东西。

  所以在规划的过程里面,解码的过程,比试图达到一个非常周全的方案更为重要,这种想保留下来所有信息层的一个策略,比最终好像看上去非常圆满的图像更为圆满。

  我通过两个非常重要的层、还有一个特殊的元素来说明这一点,它们的每一个方面其实都是公园中相对独立的方面:一个就是铁路公园,他是通过了这些线性的结构和周边的结构联系在一起,还有一个是水公园,还有一个是金属广场。

  铁轨竖琴

  "铁轨竖琴",以前是一个重力作用在一起的系统,反映出这个场地的尺度和空间。最开始的时候,它完全被野生植物覆盖了,然后我们剪掉了很多的树和灌木才能从照片上看出来。

  这个是依据以前的一个高架的铁轨建设的步行道,跨过了这个公园中的很大一部分。人们也可以在它的上面看到以前这些储藏空间,这些空间就慢慢的变成了花园,而且这些花园都是屋顶花园,因为它们下面埋了污染物。游客可以从地上进入这些空间里面,铁路公园就是从它上面跨过去的。

  从另外一个步行桥上,这个步行桥跨过了所谓的储藏空间美术馆。这里有很黑的混凝土的峡谷,带有异国情调的植栽,还有高炉前面的樱花树阵。在这个公园其他更大的区域内,植栽已经征服了以前被毁坏的空间,但是还是能够感受到以前空间的形态。

  这个是各种不同的颜色,表现出来了不同的植被,可以说里面有50%都是新引进的植物,而这些物种以前是跟着铁矿石一起来到这个场地上的。

  水公园

  第二个比较独立的层是这个水公园。这个开放的污水渠就是以前老的Emscher河,曾经把一些没有处理掉的河水就带到莱茵河里边来了。对于这个污水我们利用了新的形态,它能防止污水对周边场地的接触,然后将污水带到地下的污水管线里。

  雨水被收集起来,然后通过小溪以及一些高架的管道系统带到新的水渠里边,然后通过以前的冷却池的地方会产生一些新的场景。为了产生氧化作用,就将这些水从水渠里泵起来,这个是通过风能进行运转的。在很多地方这个水都像这样的瀑布一样流下来,流进一些小花园。在水渠这种新的平台里面,设置座椅很受参观者的欢迎,这些小岛上边都有了动植物。

  这个水渠和水系统是人工的产物,但是他们的目标是为了恢复自然。他们虽然受到生态学原则的控制,但却是有技术方面的思考才能被实现、并被维护的。这个系统既是自然的也是人工的,而这个转变的标志性的元素就是金属广场。

  金属广场

  这个想法就是希望可以把生产铸铁的这个过程展现出来,即是它熔化时的状态,它冷却变硬后的状态,就像我们想象的一样,我们是在以前的生产铸造车间里面找到这些铁板,然后在我们挑选的这个空间里把它们组合在一起。把它上面的灰和在铸造中的沉积物清理掉以后,以七乘七个铸铁的铁板,把它们以非常微妙的形式表现出来。最开始是因为铸造过程使它们受到腐蚀,但是它们现在还会继续的生锈和腐蚀,似乎一个新的景观已经产生了。这就是在这个工业之后的一个令人惊心的,非常不可思议的景观。

  以色列特拉维夫项目

  我现在要讲的是ArielSharon公园,在以色列特拉维夫市的东南方向的Ayalon平原上。在这条河谷里为了蓄湖,有七百万立方米的土要被挖出。有两方面的挑战,一方面是对于大量水的有效蓄洪能力,另一方面是要产生一个非常好的以供公共娱乐的景观。

  这个公园项目同时还包括一个很大的城市垃圾场的改造。所以,我们今天主要讲一下关于这个垃圾填埋场的再开发。这个项目曾经在1999年的时候作为Beracha基金会及其总监MartinWeyl的艺术项目。建设新的游客中心,同时提供关于循环工厂的信息。从远处看它就像是在非常空旷的平原上一个"神秘的山峰"。而这个地方的守护神,就成为这个艺术的、科学的工程目标。

  虽然被两条溪流环绕,但是它本身在一年的九个月里基本上都是沙漠。即使是在这里面你也能看到非常顽强的植物,尽管有着非常高的气温,干燥和沼气污染的情况。我们保留了它这个非常特有的形状,通过在它的山脚、把它的重量在山脚压一下,要不然它的坡度太陡了。

  这个设计理念是有一个序列的,一开始是河床的河道两边,它用于稳定山脚平台,很陡的坡度,中间的平原,然后在内部山谷里设有绿洲。

  从形式上和安全性上都很重要,就是要把这个河道从山脚移一个位置,一方面是避免都给浸透了,另一方面就是防止未处理的渗滤液进行渗透。然后对于这个河道的换位,让这条小溪可以更为自由的流淌,而且树也可以在它的两边生长,人们可以在这个树下行走,这个步行道跨越河床到山脚上更高的平台上,然后下面就是被挖弃的废物、废料。

  在这个平台上我们重新建立了以前的农业格式,这个形式的这种空间,但是在这里边还可以有野餐的小花园,有体育设施,还有儿童游乐场。然后就是这个很陡的坡度没有做改变,然后慢慢的我们觉得这些绿色的植物会慢慢的长成。

  在高原上植栽只有膝盖那么高,而且会保留条状的形式能够表现出来它的灌溉系统,这是在建设过程中,然后这个系统会进入一个水的储存系统,为了长的更高的植物,然后在这个系统里面绿洲下面有防护处理的水会被收集起来。防渗的过程一方面是为了防止沼气的释放,另一方面是为了防止雨水渗透到山体里。

  在它下陷空间的上边,这个高原有一个平台的框架,然后在中间是一个秘密花园。而这个形式其实来源于一个并不令人愉悦的情况,因为山体并不稳定,所以下面的垃圾是在移动沉降的。然后我们试图预测这种较不稳定的沉降,通过建造干石挡土墙,因为挡土墙是有不同的倾斜角度,所以看上去这些墙像在摇摆一样。

  然后这个平台同时也向边上更低地区提供了一个景观,能够看到里边的绿洲,然后还有一个更为紧密的,更像热带植物的植栽设计,但是这个需要一种特殊的灌溉和雨水保持的概念。这个排水系统把最终收集来的水完全的传输到水平的储水空间里,上面是土壤和这些碎石,这样这些植物就能生长,这样等于他们的脚在水里,头在火里,就像椰子树一样。

  这个地下的储水池是按照沙漠绿洲的真实情况设计的,这个地下的储水池能够减少水的蒸发,并且使温度保持在很低的情况,而且这个树阴是通过树的高度来实现的,所以等于有两层的树冠可以提供非常清新的呼吸感觉。

  这整个的项目会在很长的时间内都是一个建设工地,现在唯一实现的就是观景台,还有它周边高原的空间,然后可以通过一个公共的汽车系统到达这个地方。这个是施工过程中,为了不改变远处的天际线,所以就是在山峰界线以下进行建设的。作为进行山体改造的一个标志,更重要的是看到城市白天和晚上的景观。
 

分享到:
编辑:ljing
有关  彼得·拉茨 景观设计 学术  的新闻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请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导致的法律责任
  • ·本站有权保留或删除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最新评论:
企业服务

热点排行

    热门博文

    论坛热帖



中国风景园林网版权所有 COPY RIGHT RESERVED 2007 - 2012 WWW.CHL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