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园林新闻 | 规划设计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风景旅游 | 园林城市 | 世界园林 | 风景园林师 | 花木资讯 | 人居环境 | 园林论坛 | 园林博客

《植物的识别》:认识植物的“敲门砖”

http://www.chla.com.cn 2014-05-12 来源:科学网 作者: 发表评论(0)

  《植物的识别》是北京大学植物分类学家汪劲武教授穷几十年之功写作而成的,可以说是汪劲武50多年来学习、研究植物分类学经验的总结。现在一些科普读物,将用来榨取橄榄油的“油橄榄”和人们常吃的“青橄榄”混为一谈,或者将沙漠里的“红柳”误认为与“杨柳”同类。这些都让汪劲武觉得,让大众了解植物分类学的作用、普及植物分类学的知识刻不容缓。

  了解植物从识别开始

  2月11日,初雪皑皑,北京大学一片银装素裹。上午9点多,走进北大老生物楼后院,汪劲武老先生已在他的办公室中等候了。这栋老楼是北大的“生物标本室”,整理北大的植物标本是汪劲武现在的工作。“今天才大年初九,您就开始上班了?”“是啊,法定假日过后我就每天都过来整理标本。”

  现年83岁的汪劲武,1993年退休,之后返聘,一年一度带领学生活跃在深山老林里开展野外实习,直至2008年他80岁。这之后他又领命整理北大的植物标本室。

  “干一行爱一行”是汪劲武对植物分类学的真实写照,从大学毕业至今,半个多世纪奋斗在种子植物分类学的教学和科研工作岗位上,汪劲武一如既往地保持着浓厚的兴趣。

  近些年,随着对细胞、分子研究的日益深入,基因检测研究已经能更加深入地判定植物类群间的亲缘关系,人们对植物形态分类的研究越来越少了。植物分类学越来越不受人们的重视,汪劲武摇摇头,说:“很多人问‘学这门学科有什么用?’研究植物,识别当然是第一位的呀。就好比你要了解一个人,连他的名字都叫不出怎么行。而植物形态是第一特征,总不能每见到一片叶子都鉴定一下基因吧?”

  要证明植物分类学的作用,汪劲武还有大段的阐述:“认识植物好处多呢。有次我陪夫人去北大三院看病,医院门口有小贩兜售一种球状橙黄色果实,说是一种珍贵的药材,要价300元,实际上是一种非常普通的果实,市场价不过5元一斤。有了植物学知识,你就火眼金睛不会受骗啦。”

  对于科研,植物识别也很重要。汪劲武说起自己发表过的《玉竹复合体的研究》论文。他在采集玉竹标本时,发现玉竹的形态存在变异:有的个体茎较粗,带棱,叶片较大;有些个体茎较细,没有棱,呈圆柱形,叶片也较细。将二者的花冠筒纵切开,也有不同,并与茎的形态相关。根据这个形态的稳定性变异,汪劲武接着与同事进行分子研究,发现它们的染色体数目也存在差异。汪劲武说:“这个实例说明,认识植物时一定要注意形态上的变异,而发现形态变异往往是研究课题的好材料,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现在一些科普读物,将用来榨取橄榄油的“油橄榄”和人们常吃的“青橄榄”混为一谈,或者将沙漠里的“红柳”误认为与“杨柳”同类。现在的植物学博士往往只能辨认一两个种的植物。这些都让汪劲武觉得,让大众了解植物分类学的作用、普及植物分类学的知识刻不容缓,“植物分类学是自然科学的分支学科之一,它与历史、地理、气候等学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更与农业、食品与医药制造、环境保护等行业关系密切。我至今还记得北大生物系陈德明教授生前对我说过的话:植物分类学是需要的,一万年以后还是需要的!”

  几十年经验毫无保留地奉献

  《植物的识别》“不是一月两月写成的,也不是一年两年写成的,而是几十年才写成的”,北京大学教授、热爱植物的刘华杰如此评价这本书。可以说《植物的识别》是汪劲武50多年来学习、研究植物分类学经验的总结。

  在书中,作者对常见植物的识别方法作了系统介绍,从识别植物的基本知识开始,系统而又扼要地介绍了认识植物的各种窍门。“花是识别植物的指路牌,检索表是识别植物的钥匙,拉丁学名是植物的身份证”。汪劲武把自己的诀窍倾囊相授。

  该书主体内容是“常见科的鉴别”和“属种鉴别趣味多”,在这两章中汪劲武从种子植物400多个科中选择比较重要的72科加以介绍,同时把容易混淆的植物加以对照解说。如果掌握了这些内容,认识植物你也就算得上颇有成就了。

  汪劲武认为很多老师授课只把基本知识干巴巴地教给学生,很少会将自己当年学习的情况,遇到的困难,找到的捷径讲给学生听,“但我觉得这些特别有用,如果能把自己的经验教训归纳出来,学生也就能少走些弯路,学得更轻松”。书中,汪劲武讲到了很多自己学习植物分类学的技巧。

  “植物分类学这门课的学习难点是,植物的科多,名称多,特征繁杂,很难理出头绪,所以记不住。我琢磨出一个比较有效的办法是,准备一些长方形的纸片,在纸片的一面写上科的名称,将科的特征归纳后写在纸片的另一面。就这样总共写了几十个重要科,然后用橡皮筋把纸片扎起来,放在上衣口袋里。有零星时间时掏出来看一看。我常利用的零星时间有:食堂开门前的一段时间,大会入场后、主席台上来人之前,有时甚至利用上厕所的工夫。”

  “我经常到校园里观察植物,尤其是春夏天。观察某种植物时,就自己给自己提问,该植物属什么科?它的花反映该科的哪些特征?果实是什么样的?”

  实践证明这些都很有效,如今的汪劲武依然耳聪目明,思维敏捷,提及某一植物仍能将形态、特征侃侃而谈,看到华北地区植物的一花一叶便能判定该植物的种或属。

  笔耕不辍的科普作家

  听说记者要采访汪劲武,热衷科普创作的刘华杰便托记者捎去一个问题,问问汪劲武的科普写作心得。“很少有植物学家如此热爱科普写作,几十年前汪老师就在《植物杂志》上撰写小文章,十多年前我就在读先生写的植物小品。”

  1964年汪劲武的第一本植物分类科普书《树木花草的识别》出版,上个世纪70年代写了《怎样识别植物》一书,以后他陆续发表了不少分类方面的小短文。植物分类学家王文采院士评价汪劲武的科普小品“内容短小精悍,文笔生动,是脍炙人口的植物学普及作品”。

  汪劲武特别注重科普文章的趣味性,“科普写作不同于教科书的编写,更不同于科研论文的撰写,它既需要自己的研究,更需要趣味性,以及一定的思想内涵,独到的见解和通俗易懂的文字等。”《植物的识别》中就收集了一些与植物有关的趣味知识、民间故事和传说等,有些故事带有神话色彩,十分有趣,会给读者很多启发,并利于记忆。

  广泛阅读也让汪劲武的写作获益良多。20世纪60年代他常去东安市场,一次居然淘到一套清代的《广群芳谱》。书中介绍了大量的树木、花草及药用植物,概括了我们祖先对植物的认识,并且穿插有不少咏植物的诗词。这套书对汪劲武后来的写作很有帮助。

  “我还在旧书店买到了张恨水的散文集《山窗小品》,记得里面有一篇文章叫‘珊瑚子’,约几百字,描写一种结大量鲜红色球状果实的灌木,写得栩栩如生。张恨水的散文集对我启发很大,让我明白要想写好科普作品要有真实的情感。这让我以后在创作中也时刻注意言为心声。”汪劲武说。

 

分享到:
编辑:zhufei
有关  植物 识别 植物学  的新闻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凡本网注明“www.chla.com.cn”或“本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风景园林网,
  •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风景园林网”或"来源:www.chla.com.cn/"
  • ·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最新评论:
企业服务

热点排行

    热门博文

    论坛热帖



中国风景园林网版权所有 COPY RIGHT RESERVED 2007 - 2015 WWW.CHL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