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园林新闻 | 规划设计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风景旅游 | 园林城市 | 世界园林 | 风景园林师 | 花木资讯 | 人居环境 | 园林论坛 | 园林博客

埃莱娜·比奈:从看得见的建筑到看不见的建筑

http://www.chla.com.cn 2019-07-12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 发表评论(0)

从看得见的建筑到看不见的建筑

从看得见的建筑到看不见的建筑

从看得见的建筑到看不见的建筑

从看得见的建筑到看不见的建筑

从看得见的建筑到看不见的建筑

◎剀弟

  展览:埃莱娜·比奈:光影对话三十年

  展期:2019年4月19日至7月21日

  地点: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最近与摄影师的接触让我发现其职业有三种类型:第一类是技术型,你跟他讲什么,要什么,他能够通过摄影技术呈现给你;第二类是风格型,除了表达你想要的感觉,还可以给你更多个性内容;第三类,也是最少见和最难的,是作者型,你还没有想到怎么表现,他就已经在头脑里寻找到主题,搭好了景,并且排除万难把“故事”实现。第一类可以为普通摄影师,第二类是不错的时尚摄影师,第三类才是真正的摄影师。

  埃莱娜·比奈毫无疑问属于第三种。

  对于比奈的摄影,第一时间会定义为建筑摄影,建筑摄影的范围本身比较宽泛,很容易让人以为是在设计杂志中看到的建筑师最终作品的图片,还原了建筑的客观性与整体性。这种一般都是委托作品,有名建筑师都有长期合作的摄影师,委托他们拍摄,保证可以妥帖地表达自己的建筑物与空间和光线的关系,呈现最美状态。

  广义来讲,以建筑物作为素材来源的都可以叫建筑摄影,然而比奈的摄影“基本上放弃了完整记录建筑外形的努力,而是以非常个人化的视角,对于要拍摄的建筑作出了最大程度上从多个方面进行主观阐释,从而求得一种更丰富的视觉阐释的努力”(顾铮),换句话说“深刻艺术作品的涵义远不止于它表面显现的主题”(尤哈尼·帕拉斯玛)。

  比奈的建筑摄影最先让人惊奇的是,她的镜头大部分关注的是局部细节,看不到建筑物的全貌。而且她的特写局部,同一个角度有时候会拍很多张,目的是观察光线的不同,而这些变化的图片摆在一起,就变成了光的曲子,诗意扑面而来。有些局部则是醒目的,它提醒你不要忽略这个细节,关乎纹理,关乎质地,关乎造型。

  如果没有任何建筑知识,仅从构图和光线看比奈的摄影,似乎还并不满足,懂得一些背景,才可以玩味更久。

  如果她的先生白瑞华不是建筑师约翰·海杜克、丹尼尔·里伯斯金的学生,那么比奈很可能不会拍建筑三十年。她深入八十年代的建筑联盟学院,跟阿尔文·波亚斯基和扎哈·哈迪德等建筑师都建立了联系。也是在这个时期,她为约翰·海杜克拍摄了第一组建筑为主题的照片,“记录”德国柏林的公寓楼。

  从这一组照片,几乎可以数出她后来的所有影子:细节、光线、构图、景观。她对住宅楼的拍摄角度既有俯拍的全景,也有局部的特写,黑白手冲银盐,让观众将视线聚焦在光影和其分界线上。比奈的拍摄角度也比较微妙,不是足够刁钻,也不是那么常规,她似乎在造景,在最后呈现的作品中,秩序与非秩序,叙事与非叙事,留下很多空白空间。

  在不同建筑师委托拍摄作品中,一些不同的特征被放大述说,比如丹尼尔·里伯斯金“犹太博物馆”,还有海杜克的“自杀者之屋与自杀者其母之屋”,都是通过光线创造不同叙事。前者是用光表示缺席的记忆,在还未完工的空荡建筑内部,光线从造型尖锐的锯齿状窗户中透过,划伤地面。而后者则是作者非常少见的打光作品,作为一个建筑装置,它的凸起部分被额外纳入构图。光在这里是尖锐和锋利的,光线用于叙事。

  再比如拍摄勒·柯布西耶的建筑“圣玛丽拉图雷特修道院”,一个窗户的局部被记录,后期被排版,被并列,让人感受到时间流逝,局部被放大,可谓“滴水观世界”。

  委托作品“苏州园林”,则是景观的一个极佳注解,比奈自己说慢慢开始往风景转,这个风景也是包罗万象,有大自然的肌理的,也有不同文化背景的建筑空间群。苏州园林无疑是代表中国文化的很重要的一个部分,它有点像综合艺术,而其核心跟水墨一脉相承,是可以解读文化精髓灵魂的对等物。比奈抓住了植物在墙壁前停留阻碍过的痕迹,尤其是竹子,在墙面风风雨雨之后留下来的印痕,那种绿色,是画家也画不出来的,一种幽思的绿。

  比奈在这里强调墙里墙外的转换,她拍的是墙体,但其实墙反射天空。她说了很厉害的话:这张在哪里拍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够抓住当时的光影、天空和时刻。建筑师刘宇扬在与其对谈中就提到,她在拍摄建筑时,不会被建筑气场所压制,而是凭借艺术家的独特眼光和跨文化的视野去解读建筑并进行思考。有意思的是,虽然如此,但是她的直觉往往跟建筑本身氛围高度契合。

  在比奈这里,建筑与摄影的关系,直接转换成了建筑与“我”的关系。比奈并不是什么建筑都拍,因为这种关系包含了一种内在气质的互相吸引和欣赏,这存在于建筑师和“我”之间,存在于场域和“我”之间,这是发生对话的基础。

  建筑“庇护我们的梦想和我们此刻神秘的存在”(梅顿·加德拉),其实存在看得见的建筑,和看不见的建筑,这也许要回到建筑的哲学含义的讨论。但是对于比奈来说,两者她都可以感受到,在看得见和看不见之间,也正是“我”不停的感受、质询和对话的空间。

分享到:
编辑:崔京荣
有关    的新闻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凡本网注明“www.chla.com.cn”或“本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风景园林网,
  •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风景园林网”或"来源:www.chla.com.cn/"
  • ·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最新评论:
企业服务

热点排行

    热门博文

    论坛热帖



中国风景园林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RESERVED 2007-2017 WWW.CHL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