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园林新闻 | 规划设计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风景旅游 | 园林城市 | 世界园林 | 风景园林师 | 花木资讯 | 人居环境 | 园林论坛 | 园林博客

《繁花》作者金宇澄:对城市的绘写、设计其实都与情感相关

http://www.chla.com.cn 2019-05-22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李芝 整理 发表评论(0)

  长篇小说《繁花》2012年获得茅盾文学奖,为之累积30年的作家金宇澄凭借这部接续沪语写作传统并描绘市井上海图景的作品而声名远播,写作之余,金宇澄对城市空间设计及绘画都十分关注,并有着其独有的视角。“海上繁花——关于城市的情感原点·金宇澄版画展”5月25日将在上海茂名南路1号二楼的大沪繁花艺术空间开幕,这也是上海设计师社团大沪社与金宇澄的交流缘起。这一活动还将就沪上设计师群体结合上海城市文化形成对话与交流。近日,作家金宇澄、上海市政总院景观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钟律与澎湃新闻就城市设计、文脉与情感等方面的话题进行了对谈。

海上“繁花”:对城市的绘写、设计其实都与情感相关

海上“繁花”对谈现场,顾村言(左)、钟律(中)、金宇澄(右)

  顾村言:这些年关于城市记忆与文脉的活动很多,澎湃新闻艺术版前不久也推出了关于一些历史建筑与遗产的寻访,说到小说《繁花》,其实也可以认为是有着城市文脉与记忆的作品,你是如何看待每个阶段的创作与这座城市和当下的关系?

  金宇澄:因为我一直对城市的设计,城市的发展有兴趣,包括写《繁花》这本书,我总结下来其实就是一个情感上的问题,而且你生活在这个地方,你关心这个城市的变化,希望这个城市有它自己本有的特色,当然上海是一个非常有特色的地方,希望它过去的很多东西能一直作为我们遗产,而不是让城市变成像割韭菜一样的,一茬一茬的。有一些地方,当然到现在为止还保存着,保存着的同时也充满忧虑。我在《繁花》里面所提到的进贤路,王家卫导演我都请他们去看过,进贤路这个地方很有意思,这是上海的特点,它什么时期的房子都有,包括最早的时候,上海开埠之后的农家房子、老式的弄堂、新式的里弄、洋房什么都密集的集中在一起,我们走到这条路上,我们就可以看到这个城市的过去。我甚至叫一个摄影师,我说你要拍就拍两个房子是怎么结合的。上海过去的法租界,它的街区建筑并不一定全部是欧洲的翻版,它也结合了上海的本土建筑,包括江南的民居,有着上海各时期的建筑痕迹。所以《繁花》里面就拼命用文字来留住这种历史,因为没有了。城市化的进程中,大量的城市它都需要快速的能够改变,但是上海不同的地方在哪里,上海是一个有城市遗产的独特的城市,所以说上海应该在这个城市化的改造过程中,它最应该体现的是上海的大量精致的细节。

海上“繁花”:对城市的绘写、设计其实都与情感相关

上海进贤路街区手绘图

海上“繁花”:对城市的绘写、设计其实都与情感相关

金宇澄版画作品

海上“繁花”:对城市的绘写、设计其实都与情感相关

上海历史建筑与街区

  顾村言:你写作之余喜欢画画,画了不少老上海街道、店铺、民居,这次与大沪社合作策划“海上繁花——关于城市的情感原点”版画展,怎么想到上海设计师社团包括联合策展?
金宇澄:关于城市设计的思考其实是一个情感上的问题,就是我们如何在这个城市里面,带着情感来做具体设计工作,于是我和“大沪社”上海设计师社团开启了一种合作,我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改变城市的,或者说如何用我们去影响一个城市的合理改变的好方法,我是非常高兴的!他们提出联合做这个版画展,我也希望我们社团的设计师能够共同参与,因为他们是改变城市面貌的最重要的角色,一个设计者!这也是上海特有的一个团队,他们都是上海本地具有各自专业背景的一些有影响力的设计师。设计师社团同时又是很松散的,他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事业,但是具有共同的城市情感纽带。当上海也变成一个很老的话题了,上海设计师社团谈上海有着独特的角度,他们是伴随上海一起成长的,因而他们更了解上海的某一些建筑,它的历史,它的价值。在推动这个城市设计的进程中,他们也起一个价值主导的作用。我觉得这个是一个非常理想的城市文化交流方式,非常理想的一种组合。因为没有什么大的功利性,更多的是相互的专业思考补充与交往。希望这样的跨界交流变成一种可持续的“主题设计沙龙”,成为上海设计之都的文化品牌。

海上“繁花”:对城市的绘写、设计其实都与情感相关

金宇澄版画作品

  顾村言:你之前说写《繁花》本身就是留住儿时的情感,文脉的记忆,是有这种感觉。如果与上海设计师群体进行这样的合作,把你这样一个想法,结合城市设计能尽可能地融入,就非常有意义了,他们毕竟是进行实际操作的。

  金宇澄:刚才我也说起过,上海也变成一个很老的话题了,人人都可以谈上海的,但我觉得大沪社的设计师谈上海是绝对不一样的,因为他更了解上海的某一些建筑,它的历史,它的遗产。那么在推动这个城市设计的进程中,他们也起一个主导的作用,也不能说我们没做什么,我们最多就是能叙说、述说这个变化或者怎么样,但我们没有这个能力。所以这个也是,我觉得这个是上海特有的一个社团,这个社团不是。

海上“繁花”:对城市的绘写、设计其实都与情感相关

金宇澄版画作品 《楼下理发店》

  顾村言:我们回到设计者的角度,钟院长你好,作为一个关注城市空间的设计者,您怎样看待城市情感与文化价值?

  钟律:文学是社会的一面镜子,“城市”中国人的生存状态、生活困境、精神出路成为文学中不可回避的表现场域。金老师的文学价值贡献就在此。《繁花》是城市经验文学作品,它建立了一座有关与城市有关的人情世态的博物馆。金老师一直在辨析他作品里对城市的强调,这也是金老师对于当代城市文学的重大突破所在。

  上海本土设计师群体很多人都是在上海从小长大的,有记忆的。很多《繁花》的段落,其实都是从我们以前生活重合的角落和片段。把文字地图与视觉边界放在一起,引发时间线、触点、频道、情绪。思考面向为如何对未来城市街区生活所产生的场境思考。我们作为上海设计师群体,有规划、景观、建筑、室内、艺术等各方面学科角度的。我们深刻感觉到,如果上海要高质量的发展,它的设计不是一成不变的,不是再被格式化的。应该思考面向为如何对未来城市街区生活所产生的场境思考。我们更要充分认识自己的专业属性,设计师是特别创新的群体,可以用设计跨界文化对话来复兴城市有机更新的方式。“城市即展场 ”这也是一种以城市文化对话策展推动老城更新,不断创新迭代实践的方式。我认为重要的是我们共同锁定一个计划,先搭建了一个各种跨界资源沟通,形成是一个专业对话的渠道平台,并构建对城市更新项目的技术协同。

  顾村言:从过去弄堂的交流改变为公寓的交流。建筑空间改变了人的交流和生活方式。

  金宇澄:我最感慨的,当然也说过好多次了,上海过去很多多立体的小菜场,早已全部拆掉,大概二十多座,当年生活的配套概念,在居民集中地比如虹口三角地,比如老西门,上海陕西路“西摩路菜场”、南京路口,大自鸣钟,都建立三层立体菜场,现一座都没有了,为什么会消失?很多人说,虹口三角地菜场假如还在,就是西班牙那座经典老市场,就是古董就是旅游胜地了。但它没了,取而代之是一个水泥高楼,谁记得它,直到现在,上海人还顽固在说“虹口三角地”,顽固记得这座小菜场,那个水泥房子,是不会有人记得的,建筑就是这样逐渐变成了口头的历史,城市的旧影,就是这么一点点消失掉的。

  钟律:金老师提到的“菜场情结”,我们特别有感触。我们原先生活生长的城市中心社区,由于城市也在扩张,也就搬离了,原有生活纽带没有了。物理空间的改变是很快的,精神空间的改变是很慢的。面对这样的时代,我们该怎么发展?就是新的事物如何持续它的更好,旧的事物如何让通过新的载体,焕发它一种精神的凝聚力。再以一个更人性的方式,能够留存、绵延,这个就是我们要塑造的。刚才其实我对金老师讲的菜场问题,我深有感触。以前我们的菜场其实就是一个社区的小综合。它有几个功能,一是离家不远,都是一公里的交流范围。第二个,它满足了我们衣食住行需求。它能让很多的物资有机组合在一起。但是本身空间不应是简单粗暴的生产销售地,它应是一种文化交流,菜场设计也是应具有功能艺术性,人与商品摊位在里面的交流,并把买菜变成一种生活文化,人们还可以闲谈、闲聊。我们现在的高节奏生活,依赖网上购物,快速便捷,于是线下的买菜变成一个很粗暴的完成任务式,人与人之间也没有交流,也没有温度。然而线下又有一种菜场,那ShoppingMall里的菜场,商品虽然丰富,但是场地规模大,距离远。一个家庭的老人可能就是把买菜作为他很重要的生活寄托,努力为一个家庭做好一个美食的纽带,就是他最大的晚年家庭贡献。但是远距离大型ShoppingMall,让老人望而却步,要在一堆的商品和漫长购物流线上进行商品选择,每次买菜回来,已经筋疲力尽了。未来要把城市生活方式,社区区共性需求,给予足够的空间。要把这样的一种共性的需求空间作为微更新的重点,这个是我们设计师应该考虑的。我们现在非常倡导一公里商业社交圈,关注规划导向方面的问题,在努力的做一些有能够落地实践的社区项目载体,然后共同来推广。

海上“繁花”:对城市的绘写、设计其实都与情感相关

上海茂名路1号大沪繁花空间所在的历史建筑曾是美国福特公司在沪办事处

海上“繁花”:对城市的绘写、设计其实都与情感相关

上海茂名路1号大沪繁花空间改造后的内景

  顾村言:其实那是一种很平民化但也很精制致有格调的生活,又很平民,又很精致。你们觉得当下我们又如何看待城市更新与生活记忆?

  金宇澄:比如西藏路新闸路口,过去有个星火日夜商店,我们看旧照片还能看到,新闸路是一个五岔路口,过去这块地皮是私有制,只能定做,用转角造了店铺。后来成为一个全国有名的星火日夜商店,就在六十年代,就是现在24小时的便利店的中国版。这房子如果保存下来,就是全国第一个便利店,店员都是全国劳动模范,日夜经营。

  钟律:其实我们城市的服务精神在六十年代就已经有了,上海一直在延续城市服务精神:海纳百川,服务全国。

  金宇澄:仔细看旧照片,星火日夜商店是中国式小瓦片的房子,二层楼,房子的比例和马路的转角,都特别和谐。

  钟律:想象这个商店在几十年里,持续为城市提供的日夜服务,它里面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这就是城市服务与城市文化之间,商品服务与城市生活之间的关系。

  金宇澄:但如果规划者没有这种记忆,没有这种情感,你拆掉了,红笔一划就拆掉了。

海上“繁花”:对城市的绘写、设计其实都与情感相关

金宇澄版画作品

  顾村言:如果有这个记忆,就不会拆掉。

  金宇澄:拆掉以后,现在想想真可惜啊,你就现在再造一个,你就算这个房子,原来地方造了一个房子,它的价值还真不如这个。那我们为什么一直要后悔下去?就是缺乏讨论。

  钟律:是的,城市建筑赋予生活记忆,它应该是独特性、唯一性的。这次由大沪社设计师组成的策展团队选了金老师版画作品“记忆之手”作为海报主题,正是表达了作家眼中上海这座城市的变迁。他说,城市的风貌依靠的是房子,变化的材料是时间,有时候时间产生的影响大得出人意料。这也恰恰表达我们作为一个融合的团队,协同链接上海的地方创生,因为我们是创造生活的,它是符合地域属性,有着创造力的未来生活。

  从纵向深耕内容到横向掌握多元的形式语言。都是作家与设计师在思考的。大家有共同的创作原素材就是,直面生活本身、实践现场,从中提炼第一次自然认知。城市设计师与作家都在做着内容与形式之间的转换工作,只是大家面对的内容关注点不同,表达的形式语言不同。

  金宇澄先生的艺术刻画方式,不再拘泥句样定式,而是自然语言中无处不在的表现力。同样,我们的城市设计师,正关注内容的原产地与价值的稀缺性之间的问题并链接运用到日常的各个领域,对我们当下散落在各角落的城市文化的珍惜。

海上“繁花”:对城市的绘写、设计其实都与情感相关

钟律及其设计团队设计的光影秀对于筒仓和上海滩历史的演绎

分享到:
编辑:崔京荣
有关    的新闻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凡本网注明“www.chla.com.cn”或“本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风景园林网,
  •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风景园林网”或"来源:www.chla.com.cn/"
  • ·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最新评论:
企业服务

热点排行

    热门博文

    论坛热帖



中国风景园林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RESERVED 2007-2017 WWW.CHL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