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园林新闻 | 规划设计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风景旅游 | 园林城市 | 世界园林 | 风景园林师 | 花木资讯 | 人居环境 | 园林论坛 | 园林博客

HyperSity工作室创始人史洋:日常的重塑

http://www.chla.com.cn 2019-04-11 来源: 作者: 发表评论(0)

  3月24日上午,第九届园冶高峰论坛分论坛“国际建筑师论坛”在上海外高桥喜来登酒店召开。HyperSity工作室创始人史洋作了题为《日常的重塑》的演讲。他提出,设计师需要现代化的生活,但很多时候也不得不接受一些边缘化的空间形式,在这种有限的条件下,如何把当地的生活转化到现代化实用空间中,这是设计师一直在试图实现的事情。

HyperSity工作室创始人史洋:日常的重塑

▲史洋在“国际建筑师论坛”发表演讲

  会议间隙,史洋还接受了城市导报、中国风景园林网等媒体专访。采访中他简单介绍了自己的荷兰留学经历,HyperSity工作室的创业过程。他认为现在所有类型的建筑空间,其实在几千年历史上都出现过,设计的关键是对当下有新的认知,找到最适合当下模式的做法。建筑设计是实践性非常强的工作,必须尽可能接触实际,融入场地,去理解真实的环境与社会。另外,现在的建筑设计是跨领域的工作,设计师需要打破边界,拥有其他领域的知识与思维模式。

  以下为史洋演讲主要内容:

  这次演讲共选了五个案例,从三十几平米到三百平米的小型建筑改造,包括一些新建的项目,基本是紧紧围绕人来发生的,因为基本是以住宅或者民宿为主。这五个地方各有不同,跨越了北方、南方、西部地区。

  北京大杂院改造:让院落里留下每个时期的记忆

  第一个案例在北京,当时刚回国时间不长就参与了北京国际设计周的项目,在北京离天安门广场非常近的区域,是北京非常老的胡同区域,有600多年的历史,前些年已经变成了城市贫民窟,因为那里的人口密度是北京市最高的,这几年也开始进行城市更新创意改造。项目在大杂院的北房,院子里夹杂着各种各样的居民生活的痕迹,可能一家人只住在十几平米的空间里面,整个60来平米的空间可能住了四家人,后来被腾空以后,还有自建的厨房、储藏室、卧室的地方。这种场景在这个街区里面非常典型的。

 

HyperSity工作室创始人史洋:日常的重塑

    红色的点都是随着历史性原因、社会性原因,整个街区发生的变化。右边的图片里面是厨房、储藏间、二层搭建,整个街区从特别传统的历史街区,慢慢变得非常混杂、复合。

 

HyperSity工作室创始人史洋:日常的重塑

  这给设计时造成了很大的问题,这些非常脏乱差、丑陋的东西,我们应该像垃圾一样去除掉,还是用一些新的手法把它给重新利用起来。所以我们提出,在面对这种场景的时候,我们不希望把整个历史街区变成一个像以前年轻时候的古老城市场景,我们希望整个历史是流动性的,是动态的变化,所以每个历史时期在这个街区里面,院落里面都应该留下它的记忆在里面。

  针对这种现象,我们提出了三大设计策略,一个是针对室内,因为密度非常高,承载现代化的需求和生活,在室内通过设计复合式的家具,提高空间利用率。在室外的自建、新建的建筑物,通过新的方式,做得更加坚固、持久。

  另外这些新结构,占据了原始院落里面的公共空间,所以我们希望充分利用新建的体量屋顶,建立更多的东西,占据了大家的位置的同时提供自己的空间,用到整个院落里面。我们在室内植入了夹层,这个夹层会承载非常多实用的功能,比如可以有榻榻米在居住的地方,工作的区域下面会整合厨房、洗手间、洗衣房等复合型的实用功能。改造以后有城市孵化器的功能,因为在整个街区里面,希望融入更多年轻人在这里创业。与此同时,他们也会居住在新的院子里面,他们还有一些会客和举办活动做展览的空间,是非常复合化的空间形式。

  在整个原始的屋子里面,为了躲避屋架空间,我做了一些不同标高的平台,跨过原始结构对不同空间使用的状态,这些都是设计上的手法。原来加建厨房的地方,我们做成了会议室,室外会有一个楼梯可以直接上到屋顶平台,作为新的院落里面的公共空间的使用,所以整个红色部分是我们植入新的室内复合式家具的空间。这是我们最后想达到的效果,在每个生活当中,各个片段都可以留在院落里面,是非常和谐的生活化场景。改造完之后北房在整个院落中的场景,虽然能看到新加建的空间都变成了现代化的空间,与此同时材料的运用还是跟以前传统的院落进行了一些呼应,这是我们设计手法的基本原则。它的位置离天安门非常近,远处就是天安门广场。这是在北京历史街区里面我们做的非常小的改造,只有一百平米的面积。

HyperSity工作室创始人史洋:日常的重塑

 

  浙江民宿改造:从现在走向未来的完美展示

  这个小房子在浙江台州的村子里面,当地要做美丽乡村,要用废旧的民房做民宿,房子在改造前整个南立面的结构比较完好,东北角的结构是坍塌的,其他地方的结构还是比较坚固的。所以我们做了大环境的整治,做了一个景观,可以很好的把古老的房子立面呈现出来。

 

HyperSity工作室创始人史洋:日常的重塑

  在房子后面我们重新做了新的空间,用了和之前传统的空间、结构完全不一样的手法。整个东北角是现代化的空间结构,从阳台透过去可以看到西北角还是原始结构的屋顶。从西北角立面看过去,中间有过渡,在新加建的地方有对未来的诉求,从现在走向未来,也是我们一直在强调的设计理念。

HyperSity工作室创始人史洋:日常的重塑

  陕西窑洞改造:一字型通道变成了S型院落 拉大空间流线

  第三个案例在陕西的西部,在陕西渭南非常偏僻的村子里面,在渭南市开车三个小时才可以到,是在山沟里的空间。这个村子是特别典型的状态,以前大家都住在特别传统的夯土的窑洞里面,利用以前的山坡掏了非常深的窑洞,作为每个院落里面主窑空间,所以主窑的空间,在传统的窑洞院落里面是最重要的空间,逢年过节,大的活动都是发生在主窑空间里面。在狭长型的空间里面,加了辅窑,这里面有孩子居住的空间,和厨房、储藏间等不同的辅助性功能。

HyperSity工作室创始人史洋:日常的重塑

  在进门处有一个院落,大家往往习惯在中间的院落种一棵树或者做一个植物景观。整个主窑有11米的深度,有5米的宽度,整个11米只有窑面一点点采光的空间,所以窑面是完全没有通风的。主窑会拉一个布帘,家里面的长辈会住在非常阴暗的角落里,里面是起居室,有电视、沙发,是混杂的开放式平面状态,这是当地原始的典型的窑洞空间状态。

  我们第一步是把整个院落里面西侧的三个辅窑空间完全拿掉,整个院子完全变成特别空旷的状态,包括整个院子的院墙也拆了,主窑空间是保留下来了,把最早拆掉的部分空间体量重新找回来,进行空间的布局,这样整个院落从原先一字型通道变成了S型院落的空间,无形当中拉大了整个院落的空间流线。最后,在整个院落里面加入了前院、中万、后院,在主窑的中间部分还加入了采光和通风的天井。

 

HyperSity工作室创始人史洋:日常的重塑

  从主入口进来有一个储藏间,是一个半户外的空间,通过走廊进入到前院,前院进入到厨房和餐厅的地方,通过一个入口,可以进入到两个儿童的房间,通过半开放的连廊进入后院,这是父母的房间。它的主窑空间可以一分为二,前半部分做了起居室,后半部分是长辈居住的地方。

HyperSity工作室创始人史洋:日常的重塑

  我们强调五个庭院的关系,前院、中院、后院,包括洗手间和主窑中间中庭。从主窑楼下看整个院落的状态,远处是山,村子前面有很大的河。从两个儿童的房间进入后,我们把夯土材料延续到餐厅里,并做了餐厅的主题墙。整个原始窑面已经完全打开了,从院子口可以进入储藏区。我们还将主窑中间的天井增加了采光、通风,整个院落的空间非常有秩序。

  哈尔滨民宅改造:复合式空间打造全日照住宅

  还有一个房子在哈尔滨市中心,整个红色的是特别完整的院落,整个大区域都是以前的俄式历史遗存的建筑,里面住着退休的领导,只有一个小基地的最南边是老百姓住的地方,是以前整个首长大院的传达室和司机住的地方,后来老百姓在这里自建了厨房、厕所,包括前面搭了阳光房,这些不在房本面积之内的,整个原始结构只有28.77平米。

HyperSity工作室创始人史洋:日常的重塑

  最大的空间体量只有28.77平米,整个建筑只有朝南的一个加角,周围都是高房子,只有朝南的这一个角在冬天有三个小时的阳光直射时间,其他时间是完全没有光的,所以我们重要的手法是在正南方向,在保证最大面积的情况下,切了三角形的切口,保证整个房子在冬天的时候,有非常完整的日照时间,周围完全是被埋起来了,只有这一个加角是可以看到太阳的。

HyperSity工作室创始人史洋:日常的重塑

  在特别小的房子里面,像第一个案例,通过复合式的空间设计,把所有起居生活需要的餐厅、厨房、洗衣房全部整合在一个空间里面,所以我们把自建房拆了,上下挑空是为了居住,上面是女儿休息的地方,墙后面是厨房,南向采光的三角形天窗,让冬天有一个阳光直射的地方。

  拉萨民宅改造:坚固隐私性与功能性的藏式小屋

  最后一个案例是在拉萨,另外一个特别极端的环境里面改造的藏族人居住的家,一家六口人,爷爷奶奶、父母还有两个女儿,这是特别典型的藏族的小区,一楼一体式的住宅,它的北侧有二层小楼,这个是在所有交付的时候,开发商做好的原始结构,开发商会给你画一个院,每家每户都有这么一个院,在这些院里面,自己可以自建一些空间,这些是当地政府允许每家人自己做的,所以每家人都自建了各种各样的方式,包括外立面会贴了瓷砖,实际受汉族人影响特别大,也是特别典型的现代藏式小区的状态。

HyperSity工作室创始人史洋:日常的重塑

  在院落里面是非常狭小的通道,有厨房、洗衣房、厕所等这样自建空间。藏族人特别喜欢阳光,每家每户都建造了阳光房,他们一家的起居都是在阳光房里,在二楼每家每户都有一个佛堂,每家都需要礼佛,而且是建筑空间里面最重要的一个地方。

  我们又重新把拆掉的空间拿了回来,把储物口从东侧改到了西侧,改变了它的整个院落的组织形式,把一个通道变成了一个有前院和侧院的空间结构。另外,可以通过室外的楼梯到自建房的屋顶,可以直接进入到建筑的二层佛堂的位置,因为冬天藏族的亲戚会来到拉萨,进行礼佛,他们都会使用佛堂,佛堂就变成了半公共空间的状态,所以我们不希望穿过私密的住宅区到达佛堂。

  改造后,新的藏式住宅在整个街区里面的状态,我们尽可能的增加非常多的南向采光的界面,比如儿童活动房,阳光可以直射到空间里等诸如此类的很多对阳光的控制。

  改造后,有半地下室的空间,半地下室一分为二,一部分做现代化的佛堂,是为了年轻人使用佛堂。另外一部分当做了工作室,他们做一些手工活的地方。二楼是刚才提到的儿童活动房,整个房子西侧是厨房和洗手间的地方,在洗手间我们做了三角型夹角窗户,这样光线可以从西侧出来,保证了整个院墙的私密性,因为整个改造过程中,对于藏族人的需求,他们需要阳光,与此同时,他们也需要私密性。

  在二楼佛堂西侧通过一个夹角,形成一个采光窗,从西侧把光线引入到洗手间里面。通过楼梯可以下到地下室,前面是做手工活的地方,后面是现代化的佛堂,光线是从屋顶下来的,所以在里面打坐礼佛的时候,年轻人会非常沉静。我们把吊灯做成了传统的藏族符号,变成空间的一部分。阳光房的光线可以直接照到儿童活动的地方,给儿童使用。

HyperSity工作室创始人史洋:日常的重塑

  看到整个房子跟第一个北京案例非常像,让室内功能最大化的使用。最重要的是我们一直在试图探索单独家或单独街区,在城市和环境里产生对话,甚至是一种反抗的张力。

  我们需要现代化,我们需要现代化的生活,很多时候我们不得不接受一些边缘化的空间形式,在这种有限的条件下,我们如何把当地的日常生活重新转化到未来现代化的实用空间当中,这是我们这几年一直在探索的,试图实现的事情。

  史洋,荷兰注册建筑师,先后工作于荷兰UNStudio与OMA建筑事务所。现为hyperSity建筑事务所主持建筑师,并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任第四工作室合作导师。多年来致力于跨领域的城市研究与建筑创作。

分享到:
编辑:贠涵
有关    的新闻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凡本网注明“www.chla.com.cn”或“本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风景园林网,
  •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风景园林网”或"来源:www.chla.com.cn/"
  • ·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最新评论:
企业服务

热点排行

    热门博文

    论坛热帖



中国风景园林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RESERVED 2007-2017 WWW.CHL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