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园林新闻 | 规划设计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风景旅游 | 园林城市 | 世界园林 | 风景园林师 | 花木资讯 | 人居环境 | 园林论坛 | 园林博客

世界城市设计史上的璀璨瑰宝——巴格达团城的兴与衰

http://www.chla.com.cn 2017-10-11 来源:界面 作者:翻译/刘桑 发表评论(0)


世界城市设计史上的璀璨瑰宝——巴格达团城

公元10世纪,阿巴斯王朝鼎盛时期的巴格达团城。

  现如今,一说起巴格达,人们脑海里想到的就是战乱,这座城市几乎已经彻底沦为了内城衰落和极端暴力的代名词。然而,在1250年前,巴格达的建立绝对是城市设计史上一个辉煌的里程碑。不仅如此,它也是人类文明的里程碑。这座城市的诞生,就像是一颗北极星,引领着古老的伊斯兰文明的发展。

  与大众的普遍认知不同,巴格达是一座古城,但它却并不古老。公元762年,阿巴斯王朝第二位哈里发(阿拉伯帝国的政治、宗教领袖)“胜利者”曼苏尔(al-Mansur “The Victorious”)选中了位于底格里斯河右岸一个叫巴格达的小镇,作为其帝国的新都城。相比于美索不达米亚地区曾经涌现过的诸多历史名城——包括公元前七千年的尼尼微(Nineveh)、公元前四千年的乌尔城(Ur)和公元前三千年的巴比伦(Babylon)——巴格达只不过是一个自命不凡、野心勃勃的新兴暴发户。

  而相比于乌鲁克(Uruk),巴格达更像是一个初生的婴儿。乌鲁克同样是一座位于美索不达米亚地区的古老城镇,据称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城市之一。大约在公元前3200年,乌鲁克发展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中心,人口据估计约有8万。有些人认为,阿拉伯语当中的“巴比伦尼亚”(Babylonia),即指伊拉克,就是从这座古城的名字Uruk衍生而来。

  借助关于巴格达城市建设的详细记载,我们得以细致而深入地了解这座精心设计和规划的城市。比如说,据史料记载,当年曼苏尔在为新都城选址时,为了找到一个合适的地点,他乘船往返航行在底格里斯河上。最后,有一群聂斯脱利派(基督教教派)的修道士给他推荐了这个地理位置和气候条件都令人满意的地方——巴格达(意为“天赐”),而早在穆斯林到达之前,这群修道士就已经在那里了。

世界城市设计史上的璀璨瑰宝——巴格达团城
巴格达地理位置示意图。

  亚库比(Yaqubi)是9世纪的阿拉伯地理学家和历史学家,著有《万国之书》(The Book of Countries)。亚库比认为,巴格达坐落在底格里斯河上,又靠近幼发拉底河,地理位置优越,便于通商贸易,使得它具备成为“宇宙的十字路口”的有利条件。而在此基础之上,到亚库比开始写作的时候,被誉为“和平之城”的巴格达就已经发展成为了世界的中心,繁荣的伊斯兰地区的首都,还是许多充满开拓精神的科学家、天文学家、诗人、数学家、音乐家、历史学家、法学家和哲学家们的聚居地。

  曼苏尔同意在巴格达建立新都之后,就立马着手进行城市设计规划。据史料记载,整个巴格达的城市规划工作都由哈里发亲自完成。在严格的监管下,他让工人们依照圆形的城市设计,用煤渣在地面上画出线条轮廓。完美的正圆形设计意在致敬欧几里得几何学,因为哈里发热爱欧几里得几何学说,并对此颇有研究,于是就将其体现在了城市的设计当中。之后,他穿行在这些地面平面图之上,通过他的批准之后,工人们就会在煤渣上放置一种在石脑油(液体石油)中浸泡过的棉球,并将其点燃,用以标记出修筑大规模双层外墙防御工事的位置。

  规划完成之后,皇家占星师宣布公元762年7月30日这一天是动工的吉日,曼苏尔便在这一天亲自向真主祈祷。在奠基仪式上,曼苏尔放下了城市建造的第一块砖,随即命令全体工人开始行动。

  这个伟大的城市建造项目是巴格达城市历史最为独特的一个方面。以皇城为圆心,距离4英里处,巨大的砖墙从底格里斯河沿岸拔地而起,成为了曼苏尔“团城”(Round City)的标志性特征。公元11世纪的学者阿尔·哈提卜·巴格达迪(Al Khatib al Baghdadi)是《巴格达的历史》(History of Baghdad)的作者,这部作品记载了许多关于巴格达城市建设的珍贵资料和信息。书中记录到,外墙从高度上可以分为三个部分,最下面一部分,每一层都由162,000块砖砌成,中间一部分,每一层是15万块砖,而最后一部分,每一层是14万块砖,之间用成捆的芦苇连接在一起。外墙高80英尺(约24日),顶部有城垛,两侧修建有堡垒。除此之外,还有一条深深的护城河围绕着城墙。

世界城市设计史上的璀璨瑰宝——巴格达团城
1918年,巴格达城内的一条街道。

  巴格达城市建造所动用的劳动力数量也十分惊人。成千上万的建筑师和工程师、法律专家、测量师,还有木匠、铁匠、挖掘工人和普通的劳工,都从阿拔斯王朝各地聚集到这里,参与到团城的建造当中。首先,他们展开调查、测量,挖掘地基。然后,由于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地区长期河水泛滥,没有采石场,他们利用经过日晒和烧制而成的砖块作为主要建筑材料,一砖叠一砖地垒砌起这道要塞般的城墙。这是迄今为止伊斯兰世界中最伟大的建造项目:亚库比估计,大约有10万名工人参与其中。

  整座城市的圆形设计也是一项惊人的创新。哈提卜对此深表赞同:“他们说,在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另一个像巴格达这样的圆形城市。”城墙上有四道等距离的城门,分别连接着四条笔直的大街,从城门穿过城区,延伸向城市中心区。西南面的库法门(The Kufa Gate)和东南面的巴士拉门(the Basra Gate)都通往萨拉特运河(Sarat canal),而这条运河处于水道网络系统的关键位置,幼发拉底河的河水正是由此汇入底格里斯河,这一优越的地理条件具有极大的吸引力。西北面的沙姆门(The Sham Gate)则连接着通往旧都城安巴尔的主要道路,穿过荒凉的沙漠,就能到达叙利亚。而西南面的呼罗珊门(the Khorasan Gate)靠近底格里斯河,通向跨河的浮桥。

世界城市设计史上的璀璨瑰宝——巴格达团城
巴格达古城墙上遗留的最后一座城门。

  这种用绳子将小船绑在一起、两端分别固定在河岸上所组成的船桥,也是巴格达这座城市最引人瞩目的标志之一。这些桥梁与城市生活的方方面面息息相关,因为构造简单,数量也在不断波动。直到20世纪英国人来到巴格达,并在底格里斯河上建造了一座铁桥,河道上才第一次出现了永久性的建筑结构,原有的桥梁设施被取代。

  在四道城门上面分别筑有四座门楼,设立在城门入口高处的主墙上。向内,可俯瞰整座城市;向外,可看到数英里外底格里斯河水域茂密的棕榈树林和翠绿的原野。呼罗珊门的门楼顶端有一间大型接见室,曼苏尔就特别喜欢在这里乘凉,躲避下午的炙热高温。

  从城门处分别有四条笔直的大道延伸至城市中心区。道路两旁排列着圆顶的拱廊,里面有商店和集市。许多小道从这四条主干道上发散出去,通向一连串的广场和房屋。而主墙和内墙之间有限的空间规划,则体现了曼苏尔的设计意图:将城市的心脏地带留出,作为皇城的所在地。

  巴格达市中心有一个巨大的中心围场,直径约6500英尺(约1980米),而皇宫就坐落在围场的中心地带。除了皇宫之外,围场中还建有哈里发子嗣的官邸,其他皇室成员和仆人们的住所,哈里发的厨房,骑兵卫队的营房和其他政府机构的办事处。围场正中心的一大片区域仅有两座建筑:大清真寺(The Great Mosque)和哈里发的金门宫(Golden Gate Palace),它们是全城最为精心修缮的两座建筑物,是伊斯兰世界的典型标志,象征着世俗权力和精神权威的结合。除了曼苏尔之外,任何人不允许在这块中心区域骑马,即便是他的叔叔因痛风而腿脚不便,也不得以身体不适为由享受特殊待遇。

  有人同情哈里发这位年迈的叔叔,他老弱的身躯就像是一种无声的抗议,但曼苏尔却不为所动。曼苏尔说,可以用担架将他抬进中心区,但这种担架通常供女性使用。年迈的伊萨(Isa)叔叔觉得:“这会让我在人民面前抬不起头。”但哈里发尖刻地反驳道:“他们根本就看不到你这个样子,你又有什么好顾虑的呢?”

世界城市设计史上的璀璨瑰宝——巴格达团城
2005年,巴格达发生爆炸事件,一座曼苏尔的雕像被击中。

  曼苏尔的宫殿金门宫气势恢宏,建筑占地面积达三万六千平方英尺(约3344平方米)。这座建筑最引人瞩目的特征是主接见室上方130英尺(约40米)高的绿色圆顶,在方圆数英里以外的地方就清晰可见。圆顶上屹立着一位手持长矛的骑士,哈提卜表示,这个骑士雕像的作用就类似风向标,当敌人来袭时,骑士手中的长矛就会指向敌人出现的方向。曼苏尔的大清真寺(Grand Mosque)是巴格达历史上第一座清真寺,象征着对真主虔诚的敬仰。大清真寺占地面积高达9万平方英尺(约8361平方米),着重彰显出阿巴斯王朝是真主在这人世间最强大、最杰出的信奉者。

  到公元766年,曼苏尔的“团城”建设工程竣工。总的来说,这是一个伟大的胜利。公元9世纪的散文家、博学家和辩论家贾希兹(al-Jahiz)毫不吝惜的表达了对这项工程的赞美:“我见过世界上许多伟大的城市。在叙利亚地区,在拜占庭帝国境内,还有其他一些地方,都有许多以其结构坚固的设计建造而闻名的城市。但我从来没有见过一座城市能够与巴格达相媲美,它的城墙高耸、设计规整,集众多优越条件于一城之内,而且城门宽敞气派,防御工事完备。”而且,贾希兹特别欣赏这个城市完美的圆形构造:“仿佛整座城市都是从一个成型的模具中铸造出来的。”

  可惜的是,现在的我们已经无法亲眼见证巴格达团城昔日的辉煌。曼苏尔圆形城市的最后一批遗迹在19世纪70年代早期被拆毁。当时,奥斯曼帝国的宰相米德哈特·帕夏(Midhat Pasha)极力推行现代化改革,而残存的古老神圣的巴格达城墙,也在改革浪潮之中被摧毁。从那时候起,巴格达的市民们更是一步一步远离了自己国家的首都中心。

  在曼苏尔统治时期,这些市民就被禁止进入城市中心的内部圣殿。而在巴格达建城的12个世纪过后,萨达姆政权将位于团城原址西侧偏南的Karadat Maryam地区作为政府根据地,派重兵驻守。在萨达姆·侯赛因的统治之下,20世纪的伊拉克国民们依然不被允许进入到巴格达的中心区域,否则将以死论处。2003年,在美军的占领下,这片面积6平方英里(约15.5平方千米)的区域更是变成了戒备森严的“绿区”(Green Zone),曾经辉煌灿烂的都城变成了一片混沌的地狱,也依然是伊拉克人民触不可及的禁区。

  而现在,历经12年的波折,这片“绿区”终于再次向巴格达人民开放。然而,对于经历过极端血腥历史的伊拉克人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庆祝的事,因为他们的国家早已在纷繁的战乱中四分五裂。伟大的巴格达城仍在,但它的人民却一次又一次被可怕的暴力所吞噬。

分享到:
编辑:liqing
有关    的新闻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凡本网注明“www.chla.com.cn”或“本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风景园林网,
  •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风景园林网”或"来源:www.chla.com.cn/"
  • ·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最新评论:
企业服务

    热门博文

    论坛热帖



中国风景园林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RESERVED 2007-2017 WWW.CHL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