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园林新闻 | 规划设计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风景旅游 | 园林城市 | 世界园林 | 风景园林师 | 花木资讯 | 人居环境 | 园林论坛 | 园林博客

钟扬:为了“末日方舟”,我在西藏收集种子

http://www.chla.com.cn 2017-08-25 来源:今日头条知识分子 作者: 发表评论(0)

  举个例子,我本人对它里面的豆科植物特别感兴趣。我自己一点都不喜欢吃豆类的东西,特别是后来到西藏时间久了以后,由于痛风等原因,我对豆类植物更不感兴趣了。在西藏豆类植物也不多,主要是青稞,可是青稞现在面临着巨大的问题,这个问题就来自全球环境变化。

  科学家已经做过分析,在过去的60年间,青藏高原的年平均气温上升了二点几度。一方面这是个喜讯,这二点几度会导致农业增长。你如果有机会再到西藏旅游的话,就会发现西藏的山变得更绿了,而且我们平常的植物在周围长得更好了。

  但是凡事有一个极限。如果气温再这么继续升高,我们预测当年平均气温提高四度的时候,西藏的农业将面临崩溃。在这样一种特殊的情况下,我们一定要研究一个应对的措施。因为我们无法改变全球气候的变化,所以只能想如何去应对它。

  我们的邻国印度已经开始遭受气温上升的灾难了。我们发现它在进行替换,它在教当地人吃一种叫黑豆的东西。黑豆原来就有,但是产量不高,或者栽培的面积不大,所以它必须经过豆类植物的改良。然后让他们吃各种各样他们原来不吃的豆子。

  这个工作我们在西藏还没有开始做。会不会做呢?以后植物学家为了应对未来的发展,说不定要做。而像在英国皇家的邱园,我发现它居然收集了世界上最多的豆子。所以可见这样的种子库今后可能会造福全人类。

  第三点,邱园的科学家们非常认真地从科学上探讨了一个种子究竟如何保存才能达到我们要的效果。他们现在摸索出来的条件是负20度的温度,相对湿度在15度左右。所有植物的保存时间,它的标准是定在80年到120年。一种样本的数量要达到5000粒。如果是濒危的物种,本来就没有5000粒,说不定你去采就把它采濒危了,所以一般情况下濒危物种只需要500粒。

  邱园的种子艺术不仅是在做科学,而且已经跟艺术结合,产生了奇妙的效果。如果有人还记得2010年上海世博会,英国馆就是英国邱园的科学家来设计的。它是一粒一粒的种子,封装在特殊的材料里面做成的。设计是英国的,里面有很多的种子是我们中国科学家提供的,也包括了我提供的种子。

钟扬:为了“末日方舟”,我在西藏收集种子

2010年上海世博会英国馆宛如一颗种子

  这些种子看起来非常小,但是在显微镜、扫描镜下,都特别漂亮、特别美丽,无论是结构还是色彩。这些东西表明什么呢?种子可能给我们的生活,或为我们今后的建筑,或为我们的艺术,或为我们的材料科学,提供崭新的思路。

  3.我为何要离开上海去西藏

  我工作的地方是青藏高原。青藏高原是国际生物多样性的热点地区,到这样的地方去收集种子很可能有它的特殊意义。首先,在全世界第一批确定的二十几个生物多样性的热点地区,我国就有三个,其中最为重要的是以横断山区为特征的青藏高原。

  青藏高原的植物有多少呢?目前我们按科的等级,它有212个科。意思是青藏高原在科的水平的植物,占到了我国的32.9%,约占1/3。西藏的面积占我国的1/7,但是它的植物,在科的等级占到了32%,在属的等级占到了38%,超过了1/3。

  其中,青藏高原一共有将近6000个高等植物物种,就是能够结种子的,占到全国的18%。更为重要的是,其中有1000个左右是只有在西藏才有的植物,我们把它称之为特有种。不仅数量很大,而且质量非常好。

  顺便提一句,即使是这样一个庞大的数字,我们认为也被严重地低估了。我最近去采种子的地方是墨脱,大家知道墨脱是我国最后一个通公路的县。我们采种子的地方最近的离印度边境25公里,是我国藏南一个大约7万平方公里的地区,50年来植物学家很少涉足。

  而即使在珠峰下面,我们沿着往珠穆朗玛峰的路上,往右边拐就去珠峰,往左边拐我们可以在日喀则地区发现一个嘎玛沟。我们第一次进去的时候,如果是骑马的话,单程需要7天的时间,所以100年来植物学家没有在这个地区留下记录。因此我们的数目显然不涉及这些地区到底有什么稀奇古怪的奇花异草。由此我们断定这些地方的总数量是被低估了。

钟扬:为了“末日方舟”,我在西藏收集种子

青藏高原是全球生物多样性的热点地区

  在青藏高原寻找植物的工作要坚持时间长,我大概坚持了十多年,一直在做野生植物资源的收集。其中最重要的集中在那七年时间,那七年间我们要为中国的种子库做出我们的贡献。

  我从武汉调到复旦大学工作,但是我发现上海在我国的生物多样性排名倒数第一,北京排名倒数第二。在这两个生物多样性相对贫乏的地区,集中了我国生物多样性研究差不多一半的人才。后来我申请了援藏。

  我和我的学生,包括我的第一个藏族博士,我们在一起收集一种叫西藏巨柏的种子。那种种子都在河边,非常难收集,我们大概用了三年的时间把这个种子给收集齐了。

  在收集过程中,我也认识了一些国外的科学家。有一位奇人,他出生在中国的湖北,是一位英国人。去世之前,他要求人生最后的五年要到湖北华中科技大学工作。他曾经担任过悉尼大学植物学系的主任,所以对植物的了解,对国际植物的需求是非常清晰的。最后他把他所有的资料,他的研究成果,都放在了湖北。

分享到:
编辑:guoai
有关  西藏 植物种子  的新闻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凡本网注明“www.chla.com.cn”或“本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风景园林网,
  •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风景园林网”或"来源:www.chla.com.cn/"
  • ·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最新评论:
企业服务

    热门博文

    论坛热帖



中国风景园林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RESERVED 2007-2017 WWW.CHL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