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园林新闻 | 规划设计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风景旅游 | 园林城市 | 世界园林 | 风景园林师 | 花木资讯 | 人居环境 | 园林论坛 | 园林博客

仇保兴:判定特色小镇好坏的10条黄金法则

http://www.chla.com.cn 2017-03-10 来源:新土地规划人 作者:仇保兴 发表评论(0)

  特色小镇实际上是一个新生词,新事物应该以新的方法论来进行阐述。众所周知,上世纪50年代,国际科技界涌现出第一代系统论,即:控制论、信息论和一般系统论。仅仅过了十年,即上个世纪60年代,第二代的系统就出世了,即,耗散结构、突变论和协同论。但这些理论作为科学方法论仍然难以解释像特色小镇这样一类新城市现象。

  到了上个世纪末,第三代系统论即复杂适应理论(CAS)面世了,深刻揭示复杂经济社会体系运行规律提供了方法手段,也弥补了主流经济学的缺陷。用主流经济学来描述特色小镇是完全失败的,因为主流经济学将“特色小镇”看作是某类生产函数或“黑箱”,但用了复杂适应理论以后,情况就改变了。

  首先,复杂适应理论认为任何经济社会系统都是动态变化的,而且这种变化不仅是数量和参数上,它还涉及到如熊彼特(JosephAloisSchumpeter)所说颠覆性的创新。后者涉及技术、组织和经济结构等方面质的变化。改革开放以来,特色小镇经历了四种版本。

  1.0版本,即小镇+“一村一品”。当时的小镇是为农村、农业、农民服务的,是农业产前、产中、产后服务的基地;很快有了2.0版本,即小镇+企业集群。以浙江为主要发源地,该省大多数的小镇都有一个企业集群,而且这些企业集群所产的产品都能进入全球产业链,这也导致了浙江经济后来居上。

  上世纪末兴起的3.0版特色小镇,即小镇+服务业,尤其是旅游休闲、历史文化特色这一类的产业与小镇的迭加大幅度得到发展。

  而4.0版特色小镇,即小镇+新经济体,是特色小镇进入城市的新阶段,特色小镇以形态、产业构成、运行模式等方面的创新,成为城市修补、生态修复、产业修缮的重要手段。改革开发30多年来,特色小镇在中国大地上经历了四个版本的变化。

  其次,经济社会系统的变迁还具有一个重要的特征,就是特色。通过创新促使新奇性、多样性的产生,属演化经济学的研究范畴。上世纪60年代哈佛大学商学院著名教授波特(MichaelE.Porter)就提到特色小镇的问题,他在一本叫做《国家竞争力》的名著中写到:一个国家或者地区的经济竞争力常常不取决于宏观的数据,而决定于地理上不起眼的“马赛克”。就是指由企业集群形成的特色小镇。4.0版的特色小镇是当前的一个新奇事物,小镇内部新产品、新结构、新创业生态等特点的形成,完全取决于企业家的创新精神以及城市所提供的各种各样的公共品。此类特色小镇的新奇性体现为三种范式:

  一是将原来没有特色的小镇改造成新奇的特色小镇;

  二是在原有的单一功能区、空城里面植入特色小镇,弥补其原有的不足;

  三是将特色不足的小镇,升级改造成为有新奇产业、新奇特色的小镇。

  由此可见:特色小镇之“特色”,应有两个维度:

  第一个维度是特色的“广度”,即小镇拥有多少种新奇的特色。

  第二个维度是特色的“深度”,即唯一性,指的是某个重要产业或者空间的特色,是否具有本地区“唯一性”,还是具有全省、全国或全球“唯一性”?如果具有“全球唯一性”的新奇——特色,那就会立于不败之地了。深度和广度都是重要的体现。

  再次,强调社会经济系统的复杂性具体特征。这些复杂性是怎么形成的呢?因为在一座小镇中,各种各样的异质主体之间存在着非线性作用,甚至是无序的互动,因而会产生各种“隐秩序”,从而形成“特色”,这一过程充满“不确定性”。浙江省所有的特色小镇都不是政府规划出来的,而是涌现出来的,但是它也有一些能够“确定”的东西,即它们必定存在“差异”、必定是“创新”、必定是“绿色”、必定是能够“协同互补”,必定是“能体验”。小镇是人住的,必须体现以人为本。虽然不确定的因素很多,但这五方面却是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