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园林新闻 | 规划设计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风景旅游 | 园林城市 | 世界园林 | 风景园林师 | 花木资讯 | 人居环境 | 园林论坛 | 园林博客

Alan Penn:新数据环境下的城市设计

http://www.chla.com.cn 2016-08-04 来源:北京规划建设 作者:孙唯、姚妍华 发表评论(0)

  08数据偏差对于社会的意义?

  YS:城市大数据被认为过度强调某些特定人群,盲目地使用这种数据有可能导致当代社会的隔离被加剧。您认为这会对所谓的定量城市设计带来影响吗?

  AP:我认为城市大数据有偏差的特性在未来十年内应该会得到改善。我认为这与年龄层有关,实际并非城市大数据所固有的缺陷。同时我认为当前通过研究数据的偏差来理解城市的隔离有重大意义。这对城市设计来说并不构成问题,反而是个机会。。

  我曾试图预测移民的自然规律,特别是关于新移民是如何从故乡进入一个城市。他们的社会网络与他们的故乡息息相关。当第一个村民进入城市并且生存居住下来,接下来老乡便可能联系这个人,并从其处获得帮助,找到居住和工作的地方。

  那么有个问题便应运而生:他们原来的社会网络在新的城市是如何发展演变并最终在新的城市保存下来的?这关乎这些来自于同一个地区的新移民是如何在新的城市环境中扩展他们的局部社会网络。这个过程与就业发展的情况及社会经济的运行情况有关。一个在工厂内就业的新移民和一个在街上当商贩的新移民的社会网络将大有不同,后者应该拥有更广泛和多样的社会网络构成。

  另一个相关的事情是关于电子通讯设备的。手机是一项重要的科技创新。它对于穷人而言也许更加重要。穷人需要通过手机获得更多资讯及接入更广泛的社会网络,而这是他们在手机出现之前很难获得的。因此,手机正在改变他们。我期待电子通讯设备的意义可以在城市大数据的分析中有更多体现。

  我坚定地相信电子通讯设备的潜在影响还未发生。曾有一个理论认为只有富人才会想要拥有手机。事实上,在英国,穷人几乎都会投资手机,即便是街头的穷孩子也几乎人手一台。因此,我觉得这是一个联系与整合的过程。城市大数据可以描绘人们手中电子感知器如何工作,但更为重要的是,他们由此有了了全面获取信息的机会。而在通讯技术发展之前,穷人总是被空间性地隔离,但只有富人才买得起最好的区位而获得最好的空间和信息可达性。

  所以说,当代社会的数字化是一个重审城市设计的有趣视角,需要思考如何发展数字社会来降低社会隔离。也就是说,城市大数据的偏差实际上并不是一个问题,对于设计师和规划者而言,这也许是一个契机来理解当代通信技术对于社会形态及社会整合的影响。

  09如何教育下一代城市设计师?

  YS:您曾牵头举办过多次与城市大数据相关的学术活动,并强调数据在城市设计教育与实践过程中十分重要。基于您在相关领域的研究与教学经验,您认为定量分析的相关能力是否是下一代城市设计师的教育重点?

  AP:巴特雷特建筑的硕士课程是一个有趣的设置,我先用它作一个例子。学生在课程结束后,可以免试获得RIBA颁发的专业资格。因此不再受到执照相关教学的影响,能够关注于探索设计中的新想法。

  他们最近做了大量工作,尝试运用机器人来探索新的材料形式。使用机器人,就得学习如何通过程序控制机器人摇臂来精准地制作3D模型,还需要学习用Arduino面板写脚本来控制工程塑料的加热及塑形。此外,他们还需要理解材料科学,以方便理解塑料的溶解、挤压及粘合过程。这些技巧最终被集中地运用在设计过程里。

  因此,我们实际上从材料科学、机械工程、电子工程、机器人编程及算法层面培养设计师。当然,绘图也一样重要。绘图是一种将想法外化的过程,同时也提供了一种便于批评沟通的形式。一旦发现不对便可以马上更改。在绘图过程中的手脑合一是建筑设计中创新的重要技巧。不过我们现在又加入了算法、材料科学、电子工程等知识。这并不意味着巴特雷特的学生将去建筑工厂工作,我们是在培养他们通过材料、电子机械及机器人技术来进一步探索建筑设计的新的可能性。

  虽然这是一个建筑设计硕士课程,但是我想城市设计课程也具有共同之处,虽然它们在尺度上有些区别,但是涉及的培养议题却是类似的。城市设计与建筑设计有一点是截然不同的:城市设计课程需要定量方法、大数据、智慧城市、空间句法、社交媒体分析等等。我们正在尝试利用这些新的数据来启发新的想法来设计新的城市、新的空间形式,以及新的社会经济结构。在城市形态实验室,我们正在尝试设立新的城市设计硕士课程,以探索使用多种定量算法来理解城市形态。

  这是非常前沿的,但是这样的探索也并不容易,因为它并没有生成传统意义上直接可理解的城市形态。这是我们的新课程,他们正在探索最合适的教育方法。他们将招收一些具有定量分析背景,以及具备编程能力来探索设计议题的学生。这样,定量思维便能转化成设计成果。这也是一个方向。

  我还有另一个正在探索的方向,它与设计中的集体智慧有关。一直以来,建筑师被按照独立的艺术家在培养。曾有一部著名的电影叫作《源泉》,歌颂那些巨匠所带来的启发。

  但是事实上,建筑是由一群人所设计的。虽然认识到了这一点,我们却没有真正地培养这些未来的建筑师在团队里工作。因此,我现在对团队的创造性特别感兴趣。

  我们刚刚开设了一个新的硕士课程,课上我们组织大家在一个团队中有创造性地通力合作。

  我注意到,这门课很重视让学生向许多其他极具合作性的创意领域学习,比如现代舞,或爵士乐表演,都长于即兴表演。这是我们正在探索的如何像培养“表演者”那样培养建筑师,并使得他们可以实时合作。我想城市大数据正在让这个构想更加可行。

  我们所谈到的实时模拟,算法等等都可以帮助建立这种合作模式。不同城市子系统的数据支持,如交通、水、照明等都将被统合起来进而影响形式的创造。

分享到:
编辑:lianqi
有关  新数据 城市设计  的新闻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凡本网注明“www.chla.com.cn”或“本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风景园林网,
  •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风景园林网”或"来源:www.chla.com.cn/"
  • ·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最新评论:
企业服务

    热门博文

    论坛热帖



中国风景园林网版权所有 COPY RIGHT RESERVED 2007 - 2015 WWW.CHL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