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园林新闻 | 规划设计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风景旅游 | 园林城市 | 世界园林 | 风景园林师 | 花木资讯 | 人居环境 | 园林论坛 | 园林博客

《川园子》讲述成都园林的故事

http://www.chla.com.cn 2014-06-19 来源:成都商报 作者: 发表评论(0)

  生活在大都市,有时候在地面上行走一天都碰不到一点泥土,自然在城市里变成稀缺之物,挨公园近的房子总要贵一点,有屋顶的房子也要贵一点—可以搭建一个屋顶花园。如果这些都没办法做到,那至少也要把阳台打扮成一个花园,在办公桌上放几盆绿植。人终归来自自然,时刻都有要和自然联系的需求。

  推出《川园子》的谢伟,因为对园林的着迷,他买房子的时候选择了顶楼,然后将楼顶改造成私家花园。也因为对园林的喜爱,他遍访国内园林,蓦然回首,比起北方的皇家园林,江南、岭南的私家园林,他发现成都的园林毫不逊色,有独特的价值和存在的意义。

  或许,天府之国,不缺名山大川、江河溪流,对于意在“小中见大”的园林,反而不太重视。像作为纪念性园林的武侯祠、杜甫草堂、望江楼等,很少有成都人会仔细观摩其园林的格局、氛围的营造。而周边有历史沉淀的罨画池、桂湖、东湖,包括比较新的易园等,被忽略得就更厉害了,谢伟提供了一个角度,从园林的视角去看,这些景致都是有魂的,游荡在山水屋宇之间,引领人回归到古典诗意的意境之中。

  自然之景与田园之景,各有千秋,自然之大,我们只能高山仰止,而园林之巧,却可以让我们精神、境界嵌入自然。这或许就是成都园林之美。

  在园林建筑山墙上拼绘不同寓意的吉祥图案,这也是川派园林的一大特点。

  屋顶园林

  寻访园林,对谢伟来说,本是一种兴趣,却无意中将他变成了一个古典的人。他游历北方的皇家园林,江南、岭南的私家园林,查阅中国古典园林的实物资料,去感受园林的韵味,进而感悟生活在过去岁月的人们。“我们现代人,总是心急气躁,忙于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最终把日子弄得苍白而又粗放。我们可爱的古人却总是气定神闲,竭力营造和享受着生活的诗意滋味,这滋味来自于他们对每一个生活细节的精心打磨。”

  让自己的生活更有情趣和诗意,这是园林给谢伟生活的指引,于是他把自家屋顶改造成一个有园林味道的私家花园,命名为“花影楼”。不大的面积里,有亭阁,有小池和鱼儿,有假山和流泉,有藤蔓和枫叶,“四时景色,尽得于心”。直到亲手打造好这个屋顶园林后,他才明白先人为何对园居生活如此热衷,因为这样的生活的确可以让人身心陶醉,“这里的风雨阳光都是上天给我的专门配给,不再是公共的了。我感到自己混得不坏”。

  让谢伟印象深刻的是一年中秋。成都的中秋总是多阴雨天气,因此,可以赏月的中秋,总是难得。谢伟记载道,“中秋月圆,一家人便聚于庭中赏起月来。天空很干净,月光千里,转朱阁,低绮户,廊柱的影子在地上爬行,阶砌下秋虫低吟,桂花犹有残香。母亲说,好多年没有机会赏月了。语气很邈远,眼前的情景都显得有些不真实了。转眼间离我最后一次同母亲一起赏月,中间竟隔着30年的光阴,真像是一个长长的梦。那时,母亲多年轻啊。母亲望着和她一样衰老的月亮,喃喃地说,总能一家人一起赏月该有多好。”谢伟觉得,在自己的园林中赏月,像是欣赏着仿佛只为自己而升起的月亮,“我像天地间的一棵草,毫无挂碍地沐浴着月光和清风,已然脱离了人间无谓的倾轧与纷争”。

  这或许就是园林带给人的价值,它既能带领着人回归自然,又能把这种回归自然的体验变得诗意十足。

  易园的红枫和漏窗。红、白、黑,色彩鲜明,还有灰的影和金黄的阳光,奇妙的影像,让人心动。

  园林往事

  成都在历史上是不乏精美园林的,无论是宫苑园林还是私人园林,比如隋唐时有摩诃池、合江园、崇勋园、皇花园、中园等等,五代十国时期的西园和宋代的东园也非常有名,这些园林都毁于元代和明清的战乱。而四川在清代恢复元气之后,成都也出现了宫保府、李府、大夫第和可园等知名私家园林,是当时成都的“四大花园”,可惜在民国时期就已消损殆尽。

  陆游的《水龙吟》还记载着摩诃池的美妙:摩诃池上追游路,红绿参差春晚。韶光妍媚,海棠如醉,桃花欲暖。挑菜初闲,禁烟将近,一城丝管。看金鞍争道,香车飞盖,争先占、新亭馆。

  谢伟查阅典籍,认为摩诃池是一座以水为主的宫苑园林,占地500亩。除陆游外,杜甫、高骈都写过相关的诗歌,苏东坡甚至还记载一位老尼借宿摩诃池时,听到花蕊夫人吟唱的一首小词,“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苏东坡后来将后面的词补充完整,就是后来的《洞仙歌》。只可惜,后来的摩诃池越来越小,甚至成了污水池,最终在1914年被填作平地,成为军队的操练场。

  而清代成都的可园,是私家园林的代表作,但谢伟发现,园主吴敬诚在历史上并非是有大作为的人,其父曾做过武昌知府,后来举家到蓉,在今天忠烈祠北街附近买地修房建院。到1885年,吴敬诚又把旁边一大块地买了下来,这样面积一下就有上百亩了。吴敬诚请来造园名师,费时四年修建成可园。可惜的是,谢伟看到的可园资料都是一些赞美之词,院内建筑和景物的具体位置却没有说明,他进行了耐心梳理,尽可能把可园的格局通过文字呈现出来。可园应该有四林、四园,每一个林子和每一个园子主题不同,形状也不同,想来穿行其间,一定景色各异,妙趣横生。

  这些私人园林,都很少能保留下来,现存的成都古典园林都是清一色的纪念性园林和寺庙园林,看来世道多变,曾经建造私家园林的人家,难免家道败落,变卖田产、房产,园林自然不再。而像纪念刘备、诸葛亮以及杜甫的园林,被战火毁了总还有后人重修,也就得以代代相传了。

  假山、漏窗和铺地是园林景观的重要构件。上图是典型的川派园林的钟乳石假山,仿佛从地里长出的石笋。钟乳石疏松的石质易于苔藓和草木生长,更显天然。

  成都园林

  因为曾经报道过文博领域,我曾经无数次去过武侯祠和杜甫草堂,自认为对其中的园林景物比较熟悉,但看了谢伟的描述,我觉得自己去这么多次还不如他去一次。比如草堂,真没留意过草堂内匾额上如“柴门”、“水槛”、“水竹居”、“恰受航轩”、“花径”不但来自杜甫诗句,而且与环境搭配得天衣无缝。

  谢伟游园和别人不一样,“我沿着一条线路行走,一般只看一样东西,比如看水,我就只看水,顺便观照水中的景物。看建筑时,就只注意建筑和与建筑有关的东西。所以我在一座园子里常常要晃荡无数圈,走走停停,从早逛到晚是经常的事情,一座园子逛了三五遍之后再做一次综合性欣赏。”

  这种游园经验也是慢慢总结出来的,比如新都桂湖,谢伟觉得前几次到桂湖都是盲人摸象,而沿着桂湖的古城墙以俯角游观,可以整体把握园子的构架。桂湖园林以水为中心,而水面则是沿古城墙平行的长条状,湖中分布三座小岛,这与皇家园林“一池三山”的传统模式极为相似。古时帝王,常常模拟蓬莱、方丈、瀛洲三岛,将它们建在宫苑中,以期长生不老。桂湖修建历史较早,又是典型官署园林,因此采用接近于皇家园林的方式。

  像武侯祠、杜甫草堂、望江楼,都是为纪念特定的人物,园林是附加的部分。“而桂湖恰好相反,它一开始就是纯粹的园林,所以整体布局、造园手段以及美学理念要到位得多。”而且,桂湖又是一座非常典型的川派园林。皇家园林规模宏大,以南北中轴线贯穿全园,而私家园林则精巧细腻,体现生活意趣。川派园林刚好介乎其中,因为要满足公众赏景,因此布局开放,建筑松散,没有幽深私密的居住庭院。

  成都另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园林是崇州的罨画池。罨画池以水开篇,在大门口就能听到水从假山上跌落下来的声音,再和上清晨的鸟鸣,还没进园就能感受到山林气息。看到罨画池的水面,便可理解此处为何以此命名,罨画原本指杂色的彩画,古人也喜欢以此命名园林建筑,比如北京北海公园的“罨画轩”,承德避暑山庄的“罨画窗”。而罨画池湖面,水是绿的,各色花树影子倒映其中,真是恰如其名。

  位于新繁的东湖园林尽管不为多数人所知晓,却是在中国园林历史上排得上号的。谢伟认为,它应该是我国仅存的建于唐代并有遗迹可考的两座古典人文园林之一,另一座在山西新绛县,名为“绛守居”,如今已毁损殆尽。而东湖的整体构架和重建于清代的多数园林建筑都还基本保存完好,依然能看到一些唐代园林的痕迹,比如围墙很少开漏窗,道路也少有曲线,也难得见到园林小品,这是因为当时造园技术相对单一。

  川派园林建筑受发源于四川的道教文化影响,多为粉壁黑柱(也有深褐色的),对比鲜明,质朴而秀雅。

  罨画池瞑琴待鹤轩是一座四川民居式建筑,屋顶极为特别,在园林建筑中极为罕见。

  易园故事

  近年来,不少地方重修故迹,建花园吸引游客,新派园林层出不穷。

  对谢伟来说,新的园子中,他比较推崇位于金牛坝的易园,因为“没有哪一座园子能像易园那样集中而巧妙地将中国古典人文园林的造园手法和东方美学思想淋漓尽致地展现在一座园子里,它是园林的集大成者”。

  易园建造时间不长,但在圈内名气很大。在易园,你可以看到东方园林和西方园林最大的区别,西方以征服自然的姿态造出规整园林,而东方园艺家却不想与自然为敌,因势造景,得景随形,既将自然山水搬于园林中,又将自己的雅致闲情融入到一景一物中。而且易园的山水,比起江南的私家园林,更接近自然,谢伟说,园子内的湖岸毫无规律地弯曲,岸边黄石堆砌,错落多变,仿佛出自天然,江南的园林的湖岸,一般为直岸,显得生硬。而易园湖边取形与摆布形状各异,大小不等,显得非常自然。

  易园的建筑、山水形成了园林的框架,而植物则是赋予园林味道的文笔,园子的植物搭配也很讲究布局,疏密浓淡、层次节奏都把握得相当精确。而且品种繁多,四季都有不同的景致。配合园中随处可见的诗文题咏和书画、匾额等,整个园子的气韵由此慢慢散发。

  谢伟认为,虽说现代都市生活让人们远离了自然山水和诗情画意的古典意境,但中国人骨子里依然对自然山水和诗情画意有着难以割舍的眷恋,即使在高楼大厦间,也要营构出一片青山绿水。这可能就是我们对园林念念不忘的原因吧。成都商报记者蒋庆

  古城墙的巍峨使桂湖有了一种盛唐的宏大气势,也显出一种防御的姿态,这在国内园林中十分少见。

分享到:
编辑:zhufei
有关  成都 园林 屋顶园林  的新闻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请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导致的法律责任
  • ·本站有权保留或删除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最新评论:
企业服务

热点排行

    热门博文

    论坛热帖



中国风景园林网版权所有 COPY RIGHT RESERVED 2007 - 2012 WWW.CHL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