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园林新闻 | 规划设计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风景旅游 | 园林城市 | 世界园林 | 风景园林师 | 花木资讯 | 人居环境 | 园林论坛 | 园林博客

第三届园冶高峰论坛之风景园林师沙龙成功举办(组图)

http://www.chla.com.cn 2013-01-15 来源:中国风景园林网 作者:戴旸/文 董静 张静/图 发表评论(0)

  唐艳红:刚才说到法国景观园林设计制度和中国有些不一样,我在美国工作过,刚才亨利巴瓦也提到过在设计当中经常用一些透水性水泥,法国的一些遗产保护和德国的不一样,或者说屋顶绿化拓展一些空间,还有场地的研究,公众参与。我就比较关心,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法国园林师、景观师的注册制度,是怎么样拿到工程,这种制度是怎样一个系统。公众参与有政府政策的法律法规,还是作为一个设计公司,一个设计师自觉的一种行为。

唐艳红

易兰国际设计公司副总裁唐艳红

  亨利·巴瓦:事实上在欧洲,特别是在法国,景观这个行业被当作一个专业的行业差不多是在75年的时候,所以它在制度方面并没有那么健全,当然建筑领域会比较早一些,大部分还是跟着建筑这个系统来进行的。换句话说,我们现在还没有建立一套属于景观师和园林师的一个规矩。

  在法国景观教育确实有一套独特的体系,它不像是在中国,像北京林业大学这样一个公立综合性大学,我们在法国的景观设计是不在综合性大学当中设立,而是专业性大学,比如说像凡尔赛国立景观学院,或者建筑与景观学院,这种专业性的院校,我的学校只有景观和建筑这两个专业,它的学制是四年,要求是在法国大学两年本科以上的学生才能够有机会去参加这个考试,最终由国家统一的考试来选择你是不是能够进入到这个体系来学习,四年之后颁发的文凭,不光是一个景观学的博士,最重要的是景观设计师的资格证。

  如果有这个资格证,你才能够在法国建立自己的公司,签署30万欧元以上的项目,如果你没有这个资格证的话,你是没有这个权利的。如果你没有这个文凭的话,你也可以称作我是景观设计师,但是你没有权利,这个是有法律规定的,你没有权利去做30万欧元以上的项目。

  王小璘:我补充一下。他刚刚有讲到,75年以后才开始对景观这一块有认知,原来都是在园艺,学校的园艺学院包括现在的凡尔赛园林设计院,原来是园艺,后来才慢慢转成园林学院。

  景观园林这一块,目前来讲还没有被保护,意思就是说,像建筑师是唯一被保护的,我可以称为建筑师,因为我是建筑师,我可以做建筑的设计。但是现在景观师这一块和园林师这一块还没有。所以好处就是我很自由,我也可以做,你不能讲我不对,可是不好的是,我没有被保护,别人谁都可以做,我可以做,你也可以做。这在美国也曾经争议过,我的同学也在那边做景观师,因为在台湾也要争取景观师,要有执照,才能来做这个专业。现在还是一个模糊的地带,法律的责任,万一出了安全问题是你的责任,建筑师他就是有这个问题,像在地震的时候垮掉了,谁的责任?建筑师的责任,因为你是有那个权利的。

  但是景观目前来讲,在欧洲没有这样一个责任,法律没有赋予你这样一个身份和地位和权利,他说这就是一个没有被保护的好处和缺点的地方。他刚刚讲,只有建筑师才是真正被保护的,他来做谁都不能讲。景观师,你也可以做,我也可以做,你只要会做就可以,他认为这是优点也是缺点。

  他说这给我们一个很大的空间,你可以是很自由的去发挥,但是你要找一个好的业主,让你能够去发挥这个空间。好的业主,并不表示你一定要有钱,虽然钱非常重要,它可以让你的想法落实。但是就某种程度来讲,你跟你的业主,你有一些想法,他就在那个框架里面,去提出一个很好的概念,未来城市怎么发展,这个城市发展不是你今天有钱就可以把城市建起来,所以在这样一个框架里面,目前的状况是可以让你很自由的找建筑师,找水土保持或者一些水利专业来跟你合作,在这样一个自由情况之下,可以得到一个很好的结果。

  特别是对领导来讲,一个城市的发展可以从景观这些专业团体提出一个愿景,愿景是非常重要的,有了这个愿景,将来怎么去走,怎么样去制订政策,你的制度是从这里开始。

  唐艳红:亨利巴瓦是做设计公司的,要顺应市场,我们易兰也是设计院,要顺应市场。我很赞同他的一个理念,他提出在有些项目的景观希望是引导规划,那在法国如果是建筑师领导的情况下,我们可以在一个项目让景观师去引导建筑,我就想知道,他在实践当中是怎么样操作,他的想法,执行力能够执行到什么程度?

  亨利·巴瓦:现在在我的公司里面,有建筑师的团队,也有景观师的团队。当今景观在慢慢趋向于城市化的概念,但是建筑师又慢慢趋向于景观的这条路上,这两方面渐渐靠近,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那谁来当头,谁来带领?这要根据项目讨论的结果,应该往哪边靠,往哪个方向,我们公司主要是做景观,所以就由景观者来领导,但是大家的共识,就是大家互相了解,互相认同,这在我的公司里面是非常好的。

  所以即便是由景观师来领导,对于未来怎么走,在我的公司里面,这个问题是没有冲突的,这是一个合作的状态。前提就是说,建筑已经慢慢趋向于景观,跟过去的情况已经有了改变,景观这一块也慢慢趋向于城市设计这样一个方向。所以慢慢这两个互相渗透,互相交流,而且能够合作。

  在我的公司里面只有两部分,一组是景观师,一组是建筑师,但是还有两到三位是环境师,有环境背景的人员在里面。我认为生态这个部分是非常专业的,当我们的项目牵扯到一些有关生态方面,特别是需要对那个场地的本质,就是它的自然特性或者地质、地理等等跟生态有关的部分时,我们就会找环境专业的人员来跟我们一起协助,尤其是在做德国这个项目的时候,因为德国对这方面非常重视,做德国项目的时候一定会找环境这方面专家跟我们一起合作。因为了解那个场地的特性是非常重要的。

  唐艳红:还有一个问题,我们都知道法国像中国一样很富有历史和文化,他也有很多的遗产,作为一个现代的设计师,他们公司也参与了上海世博的法国馆,我们易兰在上海世博做中国园,我想问一下,他们在法国或者在欧洲园林设计里面,有没有试图创造现代欧式?

  亨利·巴瓦:唐副总是做世博里面的中国园设计和施工工作的,我们是做法国馆的,我们试图有一些中国风格在里头。关于在法国馆有没有试图去呈现法国的风格?我们要尽量避免那个风格,虽然到后来还是有法国痕迹。事实上法国给大家印象最深刻就是非常不人性化的,所有植物都去修剪,修剪成他想要的东西,那是时代的背景,我们从法国馆里面还是看得到的。在世博照片里面我们看到的是立体的画,可是它的平面还是凡尔赛的味道。

  我是从一个非常自由角度去思考、去做我的设计的,我的作品是几个合作伙伴灵感激荡、头脑风暴出来的东西。一个团队里面一定要有不同的背景的人才,那样才能够激发出不同的火花出来,否则的话,就会非常的干燥,没有营养。我们试图从不同背景去讨论出一个议题,让他们的作品有营养在里面。我的公司或者他在做法国馆的时候,都是这样一个思维去做一个概念的设计。所以不要有所谓的风格,不要固定在什么风格。我认为最重要是回归场地本身的特性。那个场地一开始都是不毛之地,在你场地的周边,跟周边的城市可以做一些结合,设计连接了周边的特性,不要刻意去营造一个什么样的风格。

  一定要尊重场地,试图把它转化成另外一个东西,但是那个东西还是那个场地,那个精神还在。

  朱育帆:亨利·巴瓦总而言之讲的是尊重场地,其实还有一个词是针对场地的特殊性,确实有一个问题,当你认为某些不存在的价值的东西是有价值的时候,你会完全改变你的世界观。

分享到:
编辑:daiy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请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导致的法律责任
  • ·本站有权保留或删除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最新评论:
企业服务

热点排行

    热门博文

    论坛热帖



中国风景园林网版权所有 COPY RIGHT RESERVED 2007 - 2012 WWW.CHL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