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园林新闻 | 规划设计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风景旅游 | 园林城市 | 世界园林 | 风景园林师 | 花木资讯 | 人居环境 | 园林论坛 | 园林博客

广东中山古镇拆沿江工厂 将投2亿建生态公园

http://www.chla.com.cn 2012-04-25 来源:中山日报 作者:杜丹丹 发表评论(0)

  古镇镇加大力度对沿江的整治

  一直在追踪报道“古镇西江边违法排污工厂拆迁”,曾用多个焦点报道和系列报道来反映这项历时多年、备受关注的大拆迁行动中的复杂声音。最近,在新一届古镇党政班子的大力推动下,这一行动有了转折性的进展——13公里长的沿江306家工厂被拆除,少量地段已开始复绿;一份名为《中山市古镇镇滨江公园景观设计》的规划基本成熟,即将进入全面推进阶段。

  13公里沿江“工厂带”消失

  记者在西江边古镇段看到,位于一、二级水源保护区长达13公里的“工厂带”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平整后的滩涂地,以及少量复绿地段。在市环境保护局监察分局近期向上级汇报的材料中有这样的数据:“经过多年整治,共拆迁306家企业、面积约420亩,完成约5公里绿化。但还有7块约100亩工业土地、一块约4亩的码头用地仍没有完成搬迁。”

  古镇位于中山西北面,是中山、江门、佛山三市的交汇处,是中山西江饮用水的上游取水点。西江古镇段全长约13公里,上世纪八十年代起,古镇各村纷纷在江边滩涂地兴建工业小区,建起简易工厂(不少为铁皮工厂)对外出租。

  据最早在西江边开船厂的梁钊明回忆,自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古镇的灯饰产业快速发展起来,西江边迅速出现大量小型加工厂,“做什么的都有,什么样的污染行业都有,工厂的生活污水和部分工厂的生产污水全部直接排到西江。”

  由于当时的监管机制不健全,梁钊明没有听说过类似“禁止违规排污”这样的要求,他的印象是,“那时候在江边建个工厂是件很容易的事情”。他的造船厂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以一亩一年1000元的租金租下来,在工商注个册,在税务开个缴税相关手续,就全部齐了。

  据统计,截至2003年,在西江古镇段,已形成约800多亩的江边工业小区。

  梁钊明回忆,由于大量的生活和工业污水向西江排放,当时西江水的水质越来越差,在最为严重的水域,水变得又黑又臭。“又黑又臭的水,加上江边乱七八糟的破旧简易工厂,那景象很糟糕。”

  2002年,古镇开始筹建自来水厂,正好遇到第二年(2003年)省政府提出“一年初见成效,三年不黑不臭,八年江水变清”的珠江水环境综合整治目标,当时的古镇党政班子抓住时机,制定出全镇饮用水源保护专项行动工作目标。

  根据目标,古镇政府要求,“凡涉及各村沿江堤外工业小区,土地租赁到期后,一律不再续租,集体企业首先制定搬迁目标。租赁期满前,所有污染企业全部清理,一般灯饰装配经批准没有污染的可以暂时保留。古镇自来水厂吸水口上、下游500米范围内堤外所有建筑一律拆除,对暂时不能拆除的所有污水全部送堤内市政管网。”

  但事实上,这份目标提出后,并没有迅速得到很好的落实。2003年到2008年,总共拆走违法排污企业仅13家。沿江的4个村,多数到期的土地租赁,并没有停止租赁,而是改以往一签多年为一年一签,以应对随时可能到来的强拆。

  前不久刚退休的中山市环境保护局古镇分局原局长苏荣辉,2007年到环保部门,便接手西江边企业拆迁工作。“最难的是2009年,那时候经济环境也不好,村里和企业的工作很难做,但上级部门对整治工作下了死任务。”这一年拆走的企业共28家、56亩。

  2010年,市环保局针对古镇西江边整治开展专项行动,在8月份期限将到时,现场对古镇龙鳞沙和冈南一带260亩地共88家企业实施了断水断电处理,没有自行拆除的工厂随后被强拆。苏荣辉称,村里和企业看到拆迁已是不可逆转,2011年有不少企业自行搬走了,全年拆走企业177家共计134亩,其中包括珠江照明这样的规模稍大企业。

  有的企业“内迁”,有的企业“入园”

  306家拆掉的企业都迁到哪儿去了?据记者了解,目前不少厂企都搬到古镇海洲村或者附近的江门市荷塘镇去了。古三村委负责人称,对于围外清拆企业,只要是符合环保卫生条件的,都优先引导到村内自有物业。

  这种几乎拿不到补偿的拆迁,尽管村里和相关企业都清楚是为了保护水源,但在拆迁的过程中还是引起了不少的抱怨。在古三村经营厂房出租的黄生对媒体说,“政府为了保护水资源环境,把企业迁走是对的”,但赶不是办法,政府应该规划一个合理的地方出来,给企业经营,集中处理排放物。

  有一些企业搬进了新建的同益工业园。珠江照明公司在同益工业园买了10亩地,建有面积超过1万平方米的厂房。这家企业是西江边上最早的企业之一,它在西江边建厂的时候,古镇通往江门的外海大桥还没有建。

  公司总经理梁钊明说,在江边办厂最大的获益,自然是租金低、成本压力小,但是最大的问题就是招不到员工。2003年前是工人找工厂,2003年以后是工厂找工人。“江边的环境很差,周边没有生活配套,年轻人进厂一看扭头就走,即使暂时进厂了,也很难留住人。”

  珠江照明2008年开始在同益工业园建新厂,2009年底盖好,整个投资近2000万元。梁钊明说到这个新厂很兴奋,“2008年盖工厂,成本比现在便宜30%。土地价格近年来翻了三倍,赚到了。别外,工厂生产线从以前的全部传统机器改成了现在的全部自动化,还上马了LED业务,前景更好了。”

  不过,记者发现,像珠江照明这样可以拿出一两千万元买地搬进工业园的江边企业并不多,绝大多数简易工厂只是换了个地方经营,有一些太小的作坊只能结业了。

  拆迁空地将投资2亿建生态公园

  在2005年,古镇政府做出了一种尝试,同意冈南村利用沿江企业拆迁时机,在大堤内规划建设了一处名为“江南海岸花园”的楼盘,楼盘的投资方将堤外沿江土地同时规划,修建了与楼盘配套的小型公园。公园就在外海大桥下,靠近水源取水点,有绿树荫和凉亭,有供居民休闲的小广场,还有设备齐全的椅子、健身设施等。

  这个“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小公园,突然出现在破旧杂乱工厂成堆的沿江边上,尤其显得抢眼和漂亮。每到傍晚或者休息日,就有不少人到这里来走走坐坐。它也很好地充当了政府关于“拆工厂建公园”的宣传窗口。

  在小公园的不远处,也是水源取水点的附近,已经种上了几百棵树,这是今年3月12日植树节那天,古镇党委书记余锡盆带领全镇党员干部以及企业商会代表一起种下的。不过,这样的树木目前在西江边还很少。

  据记者了解,关于沿江公园的规划已经成熟,即将全面推进,但是推进的速度仍然显得缓慢。

  “有些早前已拆出来的地段,上面被堆放了垃圾,因为沿线太长,长期不处理的话,很难防止堤内的企业或者居民不将垃圾倾倒在滩地上。”古镇规划部门的工程师说。

  他拿出已经成稿的《中山市古镇镇滨江公园景观设计》。记者看到,整个规划从区位分析、防洪水利研究、水源保护研究、珠江三角洲绿道研究、游客流量分析、周边用地性质、道路交通分析等多个方面进行详细规划。

  据他介绍,整个规划的思路是:以绿化为主,形成天然景观,配套环镇绿道。92%以上的规划用地用于绿化,投入到绿化的投资占了大头。“我们想培育的是自然景观,天然野趣的感觉,而非人造景观。”

  按照规划,公园沿西江边横栏段至均安段,全长13公里,将分三期建设,预算总投入2亿元,其中第一期投入约2000万元。它将与古镇的另外两个主题公园——灯都十里碧水生态长廊和灯都生态公园,共同构成全镇生态系统,构建具有岭南特色风格的森林生态景观网络体系。

  拆出来的土地为什么选择建公园?

  记者:古镇的土地“寸土寸金”,为什么政府选择将420亩拆迁土地用作建生态公园?

  余锡盆(古镇镇党委书记):我们提出,未来要以“产业升级带动城市升级,以城市升级推动产业升级”。2011年9月,镇十二次党代会提出“美化乡村计划”,并实施十二字方针——路清水静、树绿景美、管理有序。路要干净水要清,树要绿景要美,还要管理有序,这都是人民群众期盼的而又能看得见、摸得着、感受得到的事情。

  古镇要全面改善居住环境,提升民众的幸福感,不仅是要建西江沿江公园,同样的还有横琴河沿岸的治整。继兴建海洲健身广场、改造文化公园之后,古镇还要再建一个灯王生态公园,五年内实现每片区有综合健身广场、每村有休闲场所。古镇的环镇绿道也已经启用,首期里程超过10公里。

  沿江公园的景观设计,满足防洪需要,兼顾景观,恢复生态,将体现城镇滨水特色、灯饰之都特色、历史人文特色。亲水、原生态才是我们的最终目标,既能节省资金多做实事,还能保持水土原貌。

  记者:拆除西江边工厂,恢复生态地貌,除了对保护水源有重要意义,对于古镇的经济发展有何积极意义?

  杨荣建(古镇镇长):古镇提出要向“全球灯饰照明产业中心”升级,我们究竟怎样升级?既然要站到全球的高度,就必须要有全球性品牌在古镇落户才行,但目前还没有多少这样的品牌或者企业进驻古镇。以目前古镇的环境来看,是很难吸引国际大品牌的。我们除了在产业布局上进行调整和投入,还需要对居住环境进行大改变。试想一下,大企业来了一看,到处是脏乱差,水是臭的,工业园区到处乱糟糟,这样的城市是没有吸引力的。

  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古镇作为“中国灯饰之都”确实是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但是我们的环境保护和城镇配套建设没有跟上,这也是古镇提出“以城市升级推动产业升级”的原因,经济发展了,生活富裕了,也得让老百姓享受到更健康的生活环境。解决历史遗留问题,最硬的钉子是“人情”

  记者:大规模拆迁实非易事,您遇到的最大难题是什么?

  苏荣辉(市环境保护局古镇分局原局长):最大的难题就是触及到很多方面的利益。江边的工厂基本都是沿村自建的出租物业,你把工厂拆了,村里就收不到租金了,一年损失几百万,没有谁会心甘情愿,毫无怒气。不过经过长达10年的工作,沿江各村也日渐感受到政策的压力和环境保护的重要,到最后两年,也就是2010年和2011年,基本冲突就少了,拆迁相对顺利。

  记者:有没有找领导说情或者上访的情况?

  苏荣辉:拆迁工作一开始,就接到很多企业主投诉,许多人为此上访,找关系,希望可以继续经营,但党委政府的态度很坚决,领导带头做好亲属朋友的工作,集体企业带头做好搬迁清理的工作,起到了良好的示范带动效应。

  西江饮用水源保护工作是一个清理历史遗留问题的过程,如果政府领导的态度不坚定,那是不可能弄得下来的。10年来,镇村领导班子虽然已经换届,但是相关规划基本还是按计划在推进。

  记者:其中有涉及拆迁补偿问题吗?

  苏荣辉:西江边堤段土地大部分都由村向社会租赁开发,并签有土地租赁合同,合同期最短在2005年底结束,最长签至2055年。还有个别江边土地由村或政府售卖给了个人,拆迁补偿比较大。不过政府的想法是,没有现在的投入,不可能会有以后的发展。还有一个问题是,现已清拆约400多亩土地中复绿面积只完成约5公里绿化,即自来水厂吸水口至洼口段,剩下还未复绿的范围较大,复绿过程中所需资金缺口大。

分享到:
编辑:zhaoxi
有关  生态公园 景观 绿化  的新闻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请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导致的法律责任
  • ·本站有权保留或删除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最新评论:
企业服务

热点排行

    热门博文

    论坛热帖



中国风景园林网版权所有 COPY RIGHT RESERVED 2007 - 2012 WWW.CHL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