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园林新闻 | 规划设计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风景旅游 | 园林城市 | 世界园林 | 风景园林师 | 花木资讯 | 人居环境 | 园林论坛 | 园林博客

“见缝插绿”美化哈尔滨 社区成为植树周新主角

http://www.chla.com.cn 2012-04-20 来源:哈尔滨新闻网 作者: 发表评论(0)

  一边成片造林,一边见缝插绿,双管齐下的义务植树活动中,走入社区的补种树木带给市民前所未有的喜悦。各区的大型全民义务植树活动后,植树周的“主角”是社区。社区虽小、植树虽少,却给了市民更多的牵挂和喜悦——各区的大型全民义务植树活动后,植树周的“主角”是社区。社区虽小、植树虽少,却给了市民更多的牵挂和喜悦。

  18日,道里区安化街164号居民齐长所逐一给自己家门前的10棵丁香树“封坑”。自己种、自己管,天天看着这些树成长——齐长所说,这种成就感难以言说。

  自下而上的植树热情,与“见缝插绿”的城市绿化指导方针两情相悦,让义务植树美了城市,美了生活。

  你种过的树,能记得的有没有?

  30年来,我市累计上亿人次的义务植树市民往往有一个“私愿”:跟着自己种的树一起长大,或看着自己种的树长大。

  寒假,出生在哈尔滨、现已定居加拿大的女孩Judy回到故乡。照例来到哈尔滨儿童公园,看望她十几年前亲手种下的那棵树——每次回到哈尔滨,她都要进行一次这样的“特殊探亲”——看它又长粗了多少。

  这棵树是Judy在哈尔滨上幼儿园时,在一次全市组织的义务植树活动中亲手种下的。以前,没离开哈尔滨时,她会拎着小水桶去浇水。现在,这棵树是她和哈尔滨的纽带之一,是她幼年里最“伟大”、最真实的故乡记忆。

  现在,Judy的小表弟也经常替她去看望“她的树”。小表弟会指着树一边说:“这是姐姐的树。”一边遗憾,自己没有机会在自己经常活动的地方种下一棵树,然后,给它浇水,看着树和自己一起长大。

  太多的哈尔滨人有Judy表弟的遗憾。

  自1981年国家开展全民义务植树运动,至去年止,我市累计已有上亿人次参加过义务植树——市林业局统计,我市开展义务植树30年来,完成义务植树3.44亿株,义务植树尽责率达到了83%。建立义务植树基地6237处,植树面积89477公顷。绿化国、省、县、乡和专用道路10433公里,绿化村屯9229个,森林覆盖率达到了45.52%。据当时的市园林绿化部门10年前的统计数字,至2002年,我市城区已种树木450万株,其中行道树25万株,其余则分布在公园、庭院、绿地等处,如果这些树木都成活,当时城区每100平方米的土地上,已有2.3棵树木。

  从这些数字可以看出,前些年,多数的义务植树活动在城乡接合部和更远的地区进行。

  市林业局和市城管局城绿办的工作人员都认为,义务植树主要是宣传和增强市民的爱绿、护绿意识。而这个意识确实在31年中不断加强。也正是这种意识的增强,让参加义务植树活动的市民更强烈地有了一个“私愿”:想时常看到自己种下的树,在树的成长中获得个人植树的成就感。

  从这个角度讲,Judy是幸运的。大多数市民义务植树的地点比较偏远,难以和自己种下的树亲近。市民李秀彬在近年共参加过两次义务植树,植过以后,她再想看看那些树,却完全找不到地点。她说,单位的车把他们拉到了植树地点,因为偏远,周围又难以找到标志性建筑,植树以后,连跟那些树的“二面之缘”都没有。也因此,义务植树在她心中更多的是完成一个任务,而内心潜在的愿望却难以实现。

  社区搭桥,“两情”相悦

  社区成为见缝插绿的义务植树“基地”后,居民的植树“私愿”与城市的植树观念“成功对接”,居民的智慧与热情高调迸发。

  最了解居民愿望的组织是社区。今年,很多居民那些原本“潜伏”在公益植树活动中的私人愿望和想法,在社区中实现了。

  为了把我市建设成森林城市,年前,各个社区的每一个格长细查每一片“网格”,把有死树或缺树的地方汇总起来。带着有植树愿望的居民一起补种树木。

  这一周的植树周,“主角”是社区。虽然社区组织的义务植树只限社区居民参与,没有大场面,只是在社区的庭院内补植少量几棵树。但这种形式也许将成为日后我市开展义务植树的又一种途径。

  在家门口补植一两棵树,引发居民更大的参与热情。家住安化街164号的齐长所觉得自己很幸运。14日,他和社区居民一起在家门口亲自种上了10棵丁香。他说,这个院连通两条街,但过道两侧却没有绿地。社区想在过道的一侧种10棵丁香,他一听说,立即报名了。“以后这些丁香就归我管了,我得时常盯着点,看土干不干,有没有人折树枝什么的。”齐长所住在一楼,每天从家里窗户看见这些树,好像生活中多了几位可牵挂的亲人。

  社区书记韩志荣说:“树种好后,我们去看过几次,齐长所都自己从家接水出来浇,18号还主动给树苗填土封坑。把树交给他管,我们放心。”

  社区义务植树活动是由居民意愿推动的。正是居民意愿,推动了这场自下而上的义务植树革命。

  无论哪个季节,是否适合植树,三姓社区的一些居民都会向社区主任丛晓薇提出想植树的愿望。丛晓薇发现,居民对植树的想法很多,甚至于会从全市发展旅游的角度去定位植树。比如,社区居民韩克武老两口建议社区庭院能种树的地方都种上丁香。因为就像想到郁金香就想到荷兰,应该让人想到丁香花就想到哈尔滨。5月中上旬,应该让人们走到哈尔滨的哪里都能闻到丁香花的香味。能不能像每年3月末游客到武汉大学看樱花那样,吸引外地人到哈尔滨看丁香花呢?

  此外,居民关于植树的想法五花八门——有纯为社区绿化出主意的,也有主动献树苗的,还有更多的居民想让孩子亲手种棵树,让社区帮忙找植树地点的。

  “以前社区只是一个执行单位,上级部门让社区怎么做就怎么做。现在,社区收集居民的想法后,也有了一些‘自选动作’。”丛晓薇说,如果社区植树不通过居民去植,而是由专业人员把树植好,居民对这些树就没有“感觉”,也没有牵挂。因此,既然义务植树“发展”到了社区。怎么做最好,就是社区一直考虑的问题。

  城市扩容,扩出新树无数

  今年参加义务植树的市民是幸福的,城市骨架的拉伸,让更多市民在市区里、甚至自己的眼前、身边种下新树,感受树和城市一起茁壮成长。

  就算不能天天看到自己种下的那棵树,市民参加义务植树的热情也连年“走高”。市林业局造林处的工作人员说,从2002年开始,参加义务植树的市民数量连年增加。十年以前,官兵、市直机关工作人员、大学生参与植树的人占多数,现在,私企以及个人报名参加的也很多。从本报与市城管局、市林业局共同发起的“同植一片绿 共建森林城”义务植树活动中也可以看出,本报在几天之内就接到了800多位读者的报名。

  “义务植树植到了城乡接合部,甚至植到了更远的地方。”这位不愿公开姓名的工作人员说,今年还没开春时,就陆续有市民打电话咨询义务植树的地点。30年下来,义务植树活动为我市的绿化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市区、郊区,甚至于像长岭湖附近这种更远离市区的地方都遍布了市民义务植的树。以至于前两年,连找个大些的、近些的义务植树地点都难。林业和绿化部门的工作人员常常每年秋天就“撒下人”,到处找适合第二年春天义务植树的地点。

  今年,我市义务植树的主体部门由林业局转到了市城管局城绿办。城绿办工作人员说,为了让市民参与的义务植树地点更“贴心”,更能让市民感受到绿化的意义,现在越来越依靠像各区、各街道办事处、各社区的基层工作人员找地点。

  香坊区园林管理所工程计划科的工作人员介绍了选定一块义务植树地点的经过——工作人员在日常巡视中找到符合绿化条件的地块→找到土地部门确定是否为公共地块→上会研究,确定能否用于开展义务植树→由设计室人员测量面积、根据街道周围景观选择树种→向市里报计划→市城绿办考察通过后实施。

  前两年,道里区城管局园林科科长卢文斌对找义务植树地点之难深有体会。他说,在大型的义务植树活动时,需要有一个比较宽敞、人员可以集中的地点,但是,前两年在老城区可绿化的地方基本都已绿化了,想找一个能种上千棵树的地方很难。去年,道里区的义务植树活动分散在几个点位,像安红街、上海路等,每个点位大约也就能植20多棵树。

  “如果没有城市扩容和路改,香坊区很难找到义务植树的地点。”香坊区园林管理所所长牟振佳说,老城区绿化相对完善,连一些较好的居民小区里绿化也基本成型。

  南岗区义务植树的选址比香坊区还要艰难。南岗区园林局绿化科科长王长山说,南岗区处于市中心,号召大家一起来植树的地方很难找,以至于不能年年开展大型义务植树活动,去年就没搞。

  今年,各区的义务植树活动得益于城市的扩张和路改。比如今年香坊区的义务植树地是文政街的延伸段(附近居民称其为规划路)上,这里就是路改后出现了一段可绿化的路侧空地。南岗区也选定了南直路与长江路交汇处的一块可种树的区域。这片区域原来是农田,城市扩张后,这里盖起了居民楼、修了路,于是今年就选择在这里种植一两千棵乔木和灌木。

  植树全程,你参与的有几分?

  市民义务植树完成的只是植树全过程中的一个环节,之前的放线、定点、挖坑,之后的浇两遍水和封坑,都由工作人员完成。大型义务植树活动中,工作人员前后要忙10天。

  城市的扩张,扩出了义务植树的新空间。时隔五六年之后,今年,道里区终于找了一个8万平方米大的义务植树地——在群力新区里。

  14日,在友谊西路北侧的松花江滩涂空地上,道里区大型全民义务植树活动如期举行,拉开了该区义务植树周的序幕。在这片8万平方米的滩涂空地上,可植树1.5万至2万棵。参加义务植树的市民把杞柳栽到工作人员事先挖好的坑里。

  家住群力的市民参与更加踊跃,因为植树的地点与住址越近,市民就对植树活动越有亲近感。

  把树苗放到坑里、填土、浇水——参加植树市民的热情让工作人员觉得,为了他们,也要管好这些。其实,为了一次大型的义务植树活动,相关人员要忙上10天。这10天还不包括事先的选址、规划和设计。

  前期工作是为了保证栽植质量和树的存活。卢文斌说,滩涂地的地势低,要选用耐湿的树种,因此这里选择的是杞柳和偃夫莱木。以前的义务植树,因为当天现场人多,工作人员指导不过来,出现过因栽种质量不好导致存活率低的问题。吸取这些教训,不但先由工人按指导挖好标准大小的树坑,还每人发放了一张栽种方法示意图。

  9日起,道里区苗圃的任福军以及道里区城管局园林科的工作人员就带着约30名农民工到这片滩涂地上工作,平整土地后放线、定点。用挖掘机按照每2米一个间隔挖出坑,再由人工把每个坑扩大至45厘米×45厘米×50厘米的标准。

  14日全民义务植树活动中,植树市民给小灌木苗浇了第一遍水。16日,任福军他们又挨个给这些树苗浇第二遍水。18日,他们浇了第三遍水,然后“封坑”,再把树周围的土填平压实。10天左右,一个栽树的流程才全部结束。日后,还将由工作人员进行日常管理。

  居民愿望“倒逼”出的认养新法

  31年的义务植树探索不止。尝试与失败,开始与不了了之均有。比如10年前盛行一时、现在几乎绝迹的“认养制”。今天,社区的完善,成为认养制复活的基础。

  能不能让市民参与植树的全程?除了亲手栽种的快感,还能肩负起养护的责任?——这些想法并不是政府灌输的,而是自下而上的市民愿望推动的。

  31年中,我市义务植树办法几经探索。像绿化任务实行的“门前三包制”,因缺少监督制约措施,“门前三包”多是有名无实。1994年起,我市还实行过街道办事处向驻区单位收取“以资代劳”的绿化费。但随即发现其弊端:交了绿化费的单位认为谁收费,谁管事儿,家门口树的死活跟自己无关。10年前,我市又将绿化恢复成社会公益性行为,推行过“认养制”。

  约10年前,认养制曾被认为是最佳的义务植树手段。当时,哈尔滨如通江街、红霞街等街道的行道路都挂上了“认养牌”:上面写有树种、认养人的身份和姓名。但时间长了也产生问题,卢文斌说,一般被认养的树木管护单位不进行“二次管理”。由于对认养者没有约束,一些认养者想起来了,就去浇点水,想不起来就置之不管。因此,认养制就没延续下来。

  目前,我市各区表示,基本没有让居民或单位“认养树木”。卢文斌说,鉴于居民对植树的参与性越来越强,我们也在思索,是不是一定要植树,是不是可以通过给树浇水等方式增强市民的爱绿、护绿意识。

  丛晓薇则想得更加具体。她说,她所有的想法都来自于社区居民。比如现在社区拟实行的认养制,就是来自居民的建议——与10年前的认养制不同,以社区为依托的认养制,将通过社区与认养居民签订终身协议,在协议中对认养居民的养护行为进行规范与约束。作为回报,居民可以自己给这棵树命名——这将破解以前认养制无约束的难题。

  即使没有协议,一些爱树的居民也自发认养树木。丛晓薇说,辽阳街57号有一位老人,我们管他叫“王叔”,他常年从家里接水浇灌院子里一棵柳树,并说:“这棵树要是没养好,你们找我算账。”

  现在,社区正在做的,就是发现这些爱树的居民,让他们的热情与绿化的需要高效对接。

 

分享到:
编辑:wenweihua
有关  哈尔滨 绿化 植树  的新闻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请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导致的法律责任
  • ·本站有权保留或删除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最新评论:
企业服务

热点排行

    热门博文

    论坛热帖



中国风景园林网版权所有 COPY RIGHT RESERVED 2007 - 2012 WWW.CHL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