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园林新闻 | 规划设计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风景旅游 | 园林城市 | 世界园林 | 风景园林师 | 花木资讯 | 人居环境 | 园林论坛 | 园林博客

百余款植物织绿京城公路 本土草替换进口草

http://www.chla.com.cn 2012-04-19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刘冕 发表评论(0)

 北京 公路 绿化 本土草 进口草 中国风景园林网

 图为火炬树。段立媛摄

北京 公路 绿化 本土草 进口草 中国风景园林网

  图为连翘。李继辉摄

  一样土,培百样树。昨天,记者开车在顺义区和怀柔区转了一圈,各条道路两侧多是绿树成排,但各种绿意略有差别,细辨能发现所植树种也各有特色。北京市交通委路政局公路养护处工程师陈敬贤揭秘,经过常年尝试,目前适宜本市路边绿化的植物达百余种,随着今年城市道路两侧绿化工程相继启动,辛夷树、野牛草等新面孔将在郊区公路旁露脸,曾风靡一时的冷季草则逐渐“退市”。

  不同位置种不同的树

  在顺平路上一路前行,路侧主辅路的隔离带内景色宜人,有的地段十来棵杨树凑成小树林,有的地段蓝紫色的二月兰开得欢,还有的地段则挖好了树坑,尚未栽种……“这是我们开展的‘仿效自然’生态绿化试验。”陈敬贤指着路边,热情地介绍着,“以前植树单纯讲究整齐,每隔6米栽上一棵,无论走哪条路都是一排‘绿色士兵’。”

  如今,道路两旁的树林一下子壮大了,不仅是数量多了,品种也变多了。“最早,北京路边种植的基本就两种树,柳树和杨树。现在,曾经的‘高级树’都下乡了。比如国槐、白蜡逐渐变成了路侧常见树种,银杏、元宝枫、法国梧桐等原本在城市重点道路栽种的景观树种在重要节点也会出现。”陈敬贤说,“再加上现在种植的低矮灌木、各类花卉等,用于北京道路两侧的植物种类超过100种。”

  种类多了,种植的时候并非随意选择。路政部门表示,每条道路绿化前都要做完整的规划方案,工作人员会仔细研究道路周边的土壤环境、气候特点、地下水位高低等,因地选树选苗。比如路肩、高压线下、沙坑里就常组团栽种金银木、天目琼花、大花秋葵等,形成秋冬景观。边沟、边坡等处,则多种植沙地柏、地锦等,有效地保护公路路基。

  不仅如此,每条路段的地理位置不同,栽种的植物品种也是千差万别。比如山区公路两旁,耐瘠薄、抗旱落叶树就比较多,重要节点还会栽种一些松柏树。“没有在山区公路大面积普及松柏树,主要是考虑到造价问题,以油松为例,一棵树的育苗时间要长于其他树种,而且造价是普通落叶乔木的四到五倍,但由于观赏效果好,所以在道路的重要节点选择用这款树点睛。”陈敬贤说,相对而言,平原地区采用的植物种类会更丰富,近年来新增加的品种包括珍珠梅、木槿等。“这样因路栽树的做法,不仅可以保证植物的存活率,而且避免了千路一景的尴尬。”

  本土野牛草赢了北欧常绿草

  除了绿树,道路两旁的颜色来源更广泛。在顺义区的木燕路上,记者看到白蜡、国槐等高大苗木旁,连翘、丁香、碧桃一簇簇地穿插着,还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小野花,路旁仿佛打翻了的油彩盘,绚烂多彩。

  这些植物,其实都是近年来“披荆斩棘”的闯关幸运儿。陈敬贤说:“近年来,一些不适应北京生长的植物正在从道路两旁消失。”他举了一个“两草相斗”的小例子:

  原来,本市道路两旁曾大量种植冷季草。这款草是舶来品,最早从北欧引入国内是作为牧草。由于质地细弱,颜色光亮鲜绿,整齐美观,尤其是再生力强,抗修剪,绿期长,本市曾将其在道路两侧广泛“普及”。然而一段时间后,路政养护部门发现,这款草太“娇气”了。“长得快,最勤的时候一周就要修剪一次;喜水,要是赶上总不下雨,一周要灌溉两三次;容易得病虫害……”陈敬贤边说边摇头。

  如今,一种土生土长的本地草——野牛草逐渐代替冷季草。这种草皮实得多,适应性强,喜光,亦能耐半阴,耐土壤瘠薄,具较强的耐寒能力。“在北京的山区,还能见到野生的野牛草。这种草一两年修剪一次就足够了。每年浇水两次就行,一次是春天返青的时候,一次是冬天来临前。”陈敬贤说,“不过也有遗憾,这种草绿期相对较短,秋天容易变黄。为了能‘中和’这种缺点,我们一般在种植这种草的时候,会配套种植一些常绿的植物,尽量让路边显得有生机。”

  “现在看到的这些花草,其实都是自由撒种,而不是以往的按排播种,为的是还原自然。今后,本市将分步实施公路植被生态建设和生态养护,初步实现公路生态绿化目标。”市交通委路政局养护处副处长沈志强说,开展“仿效自然”的生态绿化试验,就是借鉴生态恢复上的最新研究成果,恢复公路沿线植被。这样做,不仅使绿化设计与周围景观协调,起到美化环境作用。而且,有助于合理科学用水,工作人员在保证公路安全的前提下,会尝试修建设施,利用雨水进行灌溉。

  “生态袋”路侧山崖“织”绿

  除了传统的植树造绿,如今高科技也用于路侧绿化。比如道路养护部门对高芹路(原南雁路,为昌平通往门头沟雁翅镇的交通要道)沿线弃渣边坡进行了植被恢复试验工程,采用“生态袋”护坡。

  “生态袋”俗称绿化包,由聚丙烯原料的无纺布织成,双层表面可以埋藏草籽、树种,孔径适中的小网眼正好让植物自由生长。不仅如此,一个生态袋能装上百斤的营养土,只透水不漏土。一个个生态袋垒在岩石的边坡上,正好解决公路护坡最令人头疼的土壤流失难题。而草皮、灌木在生态袋里发芽,穿过袋体自由生长,茁壮的根系如无数根锚杆加固山体,差不多两年时间就能成就山体边坡的自然生态。

  去年,本市利用高芹路大修,首次大规模试点“生态袋”绿化新技术。该路3处最易塌方的边坡在略微削缓坡度后,层层垒起7万多个“生态袋”,如今这里已经是一派郁郁葱葱。

  同时,岩体绿化也是打造公路绿化景观的新亮点。在高速公路的修建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对周围环境造成破坏,大面积山体被开凿、树木被伐除,造成山体坡面大面积裸露。为恢复植被,工作人员因地施绿,对浆砌石挡土墙和裸岩采用攀缘植物覆盖;对有条件的路段设置观景平台、停车港湾;对高速公路出入口、环岛、立交桥、路口、旅游观光景点等公路路域节点,通过公路生态绿化,形成各具特色的小型景观。

  相关现场

  辛夷树露脸 工人不认识


  顺平路东双营村村口附近,道路两侧每隔三五米就有一个直径大约1米多的圆形树坑,二三十棵树苗等着填土,树干旁绷紧了一条白色的棉线,拴在离地1米左右的位置。十余位身着橘红色马甲的工人埋头种树,来自山西的崔友保就是其中一位。

  “从今天7点我们就开始种树了,不过还真不知道这树叫啥名字,反正看着怪好看的。”崔师傅说。

  其实,不认识这树是正常的。一旁养护中心的技术员搭话说:“这树叫辛夷,算是刚在咱北京露脸的一款树。”

  据了解,辛夷是一种中药材,又名木笔,主要是木兰科落叶小灌木植物紫玉兰。主产于中国河南、陕西等地。北京市交通委路政局公路养护处工程师陈敬贤说:“这种树早春开花,花朵像是白玉兰,就是略小一些,树冠非常大,能有很大的树荫。最关键的是抗移性强,很皮实。经过前期测试,现在引种成功,将在北京的部分路段推广。”

  专家释疑

  为何路旁见树不见荫


  “主要是因为树木成荫需要一段时间。”陈敬贤说,近年来,北京的路侧绿化成绩显著,用于绿化的投入也逐渐递增。初步统计显示,“十一五”期间,本市新增县以上一般公路绿化面积2534万平方米,高速公路绿化面积1169万平方米。“这些树木要成材成荫,至少还需要3到5年的生长期。”

  除了生长周期问题,还有一些原因会将树荫“缩水”。陈敬贤举例说,“原来的郊区公路大多比较窄,有时候整条道路都能覆盖树荫。现在道路越修越宽,中间还经常有宽窄不等的隔离带。其实树荫还是那么大,但遮盖道路比例却少了。”

  相关揭秘

  公路景观苗圃提供丰富苗木资源


  景观苗圃,是本市高速公路绿化设计的新理念。它是指以苗圃种植的形式来表现的高速公路绿化景观,一般应用于立交桥区及护网内侧平台绿地,通过合理密植,经过2至3年的生长周期,即可达到间植出圃。

  交通部门介绍,这种方式既产生社会效益、生态效益,又能产生经济效益。景观苗圃提高了土地利用率,为高速公路新植、补植用苗提供了丰富的适地适树的苗木资源,种源圃的建设为新品种适地或驯化带来便利。

  相关链接

  近年郊区公路部分常见植物


  高大乔木类:火炬树、辛夷、银杏、法国梧桐

  灌木类:珍珠梅、木槿、连翘、紫叶小檗、金叶女贞

  花草:野牛草 (黑体字为新出现)

  数读绿化

  ■“十二五”期间,本市市县以上一般公路将完成绿化224万平方米。

  ■截至去年底,公路绿化总面积为7371万平方米,占全市绿地面积12%。

  ■到2015年,本市将启动高速公路辅线两侧、与外省周边道路连接处的绿化带景观工程,完成124万平方米的植树及绿化任务,高速公路重点安排京沪、京藏、京哈等高速沿线的植树及绿化任务。

分享到:
编辑:dongjing
有关  北京 公路 绿化 本土草 进口草  的新闻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请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导致的法律责任
  • ·本站有权保留或删除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最新评论:
企业服务

热点排行

    热门博文

    论坛热帖



中国风景园林网版权所有 COPY RIGHT RESERVED 2007 - 2012 WWW.CHL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