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园林新闻 | 规划设计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风景旅游 | 园林城市 | 世界园林 | 风景园林师 | 花木资讯 | 人居环境 | 园林论坛 | 园林博客

设计师眼中的“波士顿事件”

http://www.chla.com.cn 2012-04-17 来源:中国建筑新闻网 作者: 发表评论(0)

  有关波士顿事件的报道已经沉积,但是自事件折射出的社会问题并未封存。冰山一角并不是偶然一隅,冰层下的社会灰色空间更有待人们深思,资本和权力的挟持和控制会逐渐吞噬市场潜力,使设计走向成熟的道路更艰辛。对政府内和行业内的利益关系的剥离并非朝夕可以完成,人们需要假以耐心和监督,促进可能的改变。

  孟岩,深圳都市实践设计事务所创始人之一。

  最近我们在深圳投了一次标,但是甲方(政府)从头到尾一直只要一个公司的方案。评委在记者招待会上拂袖而去,说这在国外是不可想象的。这家公司的方案在头一轮就没选上,最后进入了前三名。在评审中,评委对甲方的意见有适当的尊重是合理的,但是这家公司已经超越底线。

  这家公司在整个深圳算很有名,以二流的设计能力和超一流的“公关”能力在设计市场“驰骋”,以行业腐败引起了政府腐败,其破坏性是非常大的。一方面,企业为了上市,各地抢项目,全国挖人才,压低设计费以掠夺、搅乱市场,设计市场已很恶劣。

  这类企业一般有两面性,后台如此,前台是一个把自己打造得非常有学术精神和设计追求的人来主持,经常出席论坛展览、赞助艺术活动,蒙蔽了业内人士和真正有追求的建筑师们。企业老板以这些人为炮灰搅乱和垄断市场。这类公司一旦上市,通过上市后国外资本的注入,就能买断某些城市的中小型事务所。一个城市的设计市场应该是多样化的,但是一旦有设计资本大鳄进入,就会影响整个社会的城市建设生态。这种一体两面的模式在不同城市已经形成。社会道德没有底线,很多人目标性太强。

  匿名

  波士顿事件是前一段炒得沸沸扬扬但是目前已经被深埋心底的事情,其实在三线城市每天都在发生类似的事情。这和旧城改造有着密切的关系,北京的市民对历史文化的责任感还是比较强的。作为旁观者,很难知道背后的利益关系。怎么平衡经济发展、人性欲望和面对历史文化的态度之间关系,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目前,竞标腐败有存在的空间。通过一些门槛设置,谁都知道在中国做事需要靠关系,这是利益链的延续效应。在中国经济社会中,资源基本都存在国有企业手中,逐渐形成垄断的模式。资金、市场、人才倾向都存在不平衡、不对称的现象。真正在高效率地为社会创造价值的企业恰恰是那些一直默默纳税和广泛提供就业岗位的规模庞大的中小型企业。这是中国发展到这一阶段的一个社会现象,这种现状是与真正的市场原则相违背的,这种模式很难经受市场考验,需要被市场逐渐淘汰。行业腐败其实是在撤社会进步的后腿,这会鼓励建筑师不去挖掘设计成果,而是去花心思考虑如何拉关系,社会的开放性、公平性都会受到影响。中国近30年来发展速度过快,产生了一定比例的社会问题。

  张松,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设计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波士顿事件是基于国内的背景而产生的,法规不是很严、洋公司税收标准不同、地方政府追求洋建筑师做设计等几个方面因素都对设计有影响。为什么波士顿设计公司会有土壤?很多小城市没有途径和费用请好的设计师来做项目,波士顿设计公司就在这两方面满足了这类政府的需求。另外,由于国外建筑设计公司不能参与到施工图阶段,介入这类设计项目就可以基本覆盖项目全程。建设部审核通过的外国建筑设计公司名额很少,并没有波士顿设计公司。

  在我来讲,如果我知道项目明显违法的话,再给我1000万也不会做,但是波士顿设计公司就会做。在北京东城区钟鼓楼区域这样神圣的地方,做得这么大胆还是少有的,波士顿的很多观念都是错的。很多媒体也有误导,这其实是很荒唐的。我很早就说过,对历史街区最后的破坏就是保护性破坏,北京最重要的区域已经被破坏掉了,这是让人非常愤怒的一件事情。

  我刚才从正常的途径谈这件事,另一种可能性就是有交易的设计竞标,甚至有回扣之类。有可能是,在专家审查环节,官员认可后,专家会揣测领导的意愿默认通过。国外的专家审核是以相对固定的几个人针对某一个领域审核,偶尔有不同领域专家交叉讨论。专家要秉公执法,如果违背原则,媒体会曝光公布。中国的机制是这次的专家意见不同,下一次就不会邀请这个人。几个人说不好,政府就将所有有不同意见的专家换掉,换成说好话的专家。

  这个事情的根本原因是政府官员的权力太大、管得太细,如果政府相对监督得当,这种事情就会相对减少。有的市长和市委书记一两句话就能决定一个设计方案的取舍,但是项目可能是非常差的。

  刘涤宇,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设计学院在读博士

  我觉得波士顿设计并非无能力的草包公司,是否假外资也并不重要,但他们涉足历史街区实行名为保护实则破坏的改造方式实属罪孽深重。该公司在海外注册,只不过未经某些协会认证,所谓外资公司并非无据。而在中国执业适用的是国内的法律规章,所以该公司背景不无问题但并非关键,关键是在旧城改造中的破坏行为让人无可原谅。也就是说,真的洋公司也不能施以如此破坏行为。

  我看过朱儁夫关于宁波项目的介绍讲座,他认为商业价值占绝对优势,对宁波市长改造中偷拆一些文物建筑坦然甚至高兴,对老房子没有敬畏之心,只想把它们的价值榨干净的意图已表现强烈。如果价值取向不同的话,即使投其所好也迎合不好。所以,波士顿与甲方意图一致,甲方当然选择他们来做设计,证明领导们和他们的想法不谋而合。政府肯定更加重视经济利益的考虑,因为保留老建筑修缮在经济上投入产出比较低,所以会觉得拆了造个光鲜的假古董更便宜、更结实,也看着更漂亮。这种过分强调面子工程的心态与波士顿不谋而合,专业化认识的普及也确实需要。至于腐败滋生空间是另外的问题,和拆城的逻辑关系不大。

  王振军,中国电子工程设计院集团总建筑师

  我曾经参与过很多投标项目,确实存在投标内定的现象。我相信很多人参与到这些项目中都会遇到这类问题。所以我后来逐渐退出竞标。波士顿设计公司的事情不能说很普遍,至少是经常有的。

  共同富裕是一个结果,只要机会趋于平等,人们的生活感受会更好,非公平的环境对于社会进步有阻碍作用。行业腐败和政府腐败是同一的。相应的法律都有,但是法律形同虚设,一些人有法不依。改善这一问题的阻力来自那些利益共同体。

  第一,专家业务水平参差不齐,准入门槛模糊,学术权威性不够,导致发表的意见显示不出专家的水平。第二,评审的位置过低,话语权不大。我曾参加的一个竞标会,市长是评委会监督,他一看到投标的获胜方是一个中国设计团队的方案就宣布废标。另一次竞标会中,11个评委中有6个知名专家,另外5个是政府官员。我建议评标分为两个步骤,一个是专家参与的学术性环节,另一个是甲方根据其他实际因素设定的环节,两相结合。第三点是增加透明度,国外专家的评审结论都要通过媒体公布,专家乱说话的后果是显而易见的。第四点是招标代理单位太糟糕,通过自身成为实际上招标腐败的具体操作者,将政府腐败实现。

  其实每个环节都有可能存在腐败空间,如果一家设计企业能够竞标成功获得几百万元设计费,坐着飞机去为某位领导就餐买单又算得了什么?

  祝晓峰,上海山水秀建筑设计事务所创始人

  我之前有遇到竞标内定的事,但是并不多。我本人更关心建筑设计本身的议题,而非行业问题。因为行业性问题是制度和体制问题,需要政府官员、群众和建筑师自身共同努力才有改观的可能。行业内的一些潜规则问题会影响到社会公平性,我如果是在竞标前就知道有内定的可能,就不会再参加竞标。国外有建筑师工会,能够适时地整肃这些行业问题和市场问题,也会积极地保护广大建筑师的权利不受损害。中国并没有类似的组织,所以很多机制问题就在相对缓慢的推进中被解决,也比较不透明。

  我们事务所还是保持相对独立的状态和模式,我希望设计市场向对很多独立事务所有利的方向演变。行业腐败有各种各样的形态,本质上是一样的,就是甲方授意某一家设计公司来做,但是要走一个程序。如果机制越来越公平,设计环境会越来越好。
 

分享到:
编辑:dongjing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请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导致的法律责任
  • ·本站有权保留或删除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最新评论:
企业服务

热点排行

    热门博文

    论坛热帖



中国风景园林网版权所有 COPY RIGHT RESERVED 2007 - 2012 WWW.CHL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