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园林新闻 | 规划设计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风景旅游 | 园林城市 | 世界园林 | 风景园林师 | 花木资讯 | 人居环境 | 园林论坛 | 园林博客

慢也许是一抹风景

http://www.chla.com.cn 2012-03-22 来源:中国环境报 作者:黄忠飞 发表评论(0)

风景园林 慢 风景 黄忠飞 旅游

  村子东头的三毛20多岁的时候,都没出过远门,没见过火车。有一次,他带着三五个馒头,步行18里去任桥火车站看火车,回来的时候依然是步行。庄子里的人都调侃他:“三毛,火车趴着都跑那么快,要是站起来跑得岂不是更快!”三毛为了“开眼界”、“见世面”,不惧授人以笑柄,率性的释放了自己挣脱封闭和落后的勇气。当年,这条喘息着白色蒸汽,长啸可传百里的庞然大物,的确是许多远离铁路的“粉丝”奢望一睹的神秘风物。

  在诸如津浦线这样的“动脉”铁路线上,奔跑着两种功能的火车,一种是货车,什么货都拉,老百姓习惯把它叫做炭篓子。有一年我路过任桥车站,看到满街的人都在抱着哈密瓜啃。后来才知道这是一列从新疆过来的货车,在车站待闭时,有一节车厢的篷布裂开一道口子,哈密瓜裸露出来。小站人毫不客气,仅仅一个傍晚,一车皮的哈密瓜就被掏得所剩无几。要不是炭篓子“跑肚”,小站人也不会有这等口福。还有一种就是绿皮客车,老百姓叫它票车。这种客车通体深绿,像一条绿色的游龙,专门在小站之间运行,时速最多80码,老百姓对它感情也最深,经常会有帆布篷子的北京吉普车欺负它的速度,在省道或者国道上和它飙车。火车往往处于下风,不是火车动力不够,而是车站太密集跑不起来,站站得停,所以叫它慢车。譬如从宿县到固镇不到五十公里,要有五六个站,列车就像运行在城际之间的公交车,旅客大都是就近赶往城里办事和采购的农民,他们从铁路两侧的村镇聚集到这条线上。北上的人等在铁道的南侧,南下的人侯在铁路的北侧,各自守望和期待他们心中那一抹绿色的风景。当列车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像一条搁浅的鲸鱼停靠在车站的时候,人们不知道哪一节车厢先开门,在车站值班员的断喝声中,慌乱地奔跑着,这时候最能考验人负重奔跑的潜能。他们聚拢在车门口,带着崇敬的目光看着列车员把车门的踏板掀起,这时候从车厢里涌出的人越多,他们越兴奋,这样上去座位就越有保证。等站台上的值班员举起手里的信号灯,火车才会徐徐开动。车厢内的座位也都透着简陋、原始的味道,座椅往往是纯木的,靠背简单的像个栅栏,都不舍得用木板码齐。只有长途快客座位才配用一种绿色皮革蒙面。列车服务员兜售的食品也极有当年的特点,记得最清楚的就是一种有原始香味的面包和旅游饼干。他们每次推车而过,总能闻到那种勾人口水的甜香。

  遇到喜庆的日子,乘客的构成就更加丰富了。铁路节点上总是均匀地分布着城市和县城,也沾亲带故地分布着他们的社会关系,他们会拖家带口,男女老幼倾家出动,进城吃喜面喝喜酒。一来以祝贺为由走亲访友,二来到城里看看热闹。有时候,一节车厢满满当当的装着他们一个村、一大家族人。在农忙季节,列车成了他们的专列,行李架上放着他们采购回来的草帽、木锨头,还有一些用来贩卖的时令农副产品。早些年,每到草莓成熟季节,经常看到铁路沿线的一些人家,一大清早挎着满满一篮子鲜嫩的草莓,去城里卖掉,下午乘车回家。正是这一列列慢车,构筑了一道道以铁路为主线,以当地生态民俗特色为主题的风情画卷。这一抹绿色昂的一声轰然而来,刺破和震醒了广阔而又寂寥的原野。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火车经过了6次提速,那些不起眼的客运小站,就像三峡水库蓄水线以下的风景,彻底消亡了,不过淹没他们的不是水,而是速度。他们完成了特定的使命,余下的时光便是仰望高铁和动车的辉煌。不过,他们的躯壳依然保留着,有的已经成为了区域物流的收购站。

  20年间,我们经历和见证着中国式速度的全面提升,享受着快起来的文明成果,偶尔也品尝到快起来的负面伤痛。快,确实是一种进步,但快并不是文明的全部。台湾阿里山的小火车依然还在缓慢的爬行,欧洲多瑙河畔城堡之间的旅游客车依然还在缓慢的运行,非洲五星级蓝色列车的观光之旅依然在悠然地前行。慢,未必就是落后,有时候是慢是一种文化,是一抹优雅的风景。

分享到:
编辑:dongjing
有关   风景 黄忠飞 旅游  的新闻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请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导致的法律责任
  • ·本站有权保留或删除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最新评论:
企业服务

热点排行

    热门博文

    论坛热帖



中国风景园林网版权所有 COPY RIGHT RESERVED 2007 - 2012 WWW.CHL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