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园林新闻 | 规划设计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风景旅游 | 园林城市 | 世界园林 | 风景园林师 | 花木资讯 | 人居环境 | 园林论坛 | 园林博客

汶川5A景区被质疑

http://www.chla.com.cn 2012-03-08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邓全伦 发表评论(0)

 

  汶川5A景区被质疑:消费灾难 伤口抹盐 是道德绑架还是商钱败德?
 
  “5·12”大地震重灾区之一的汶川县,最近陷入舆论“暴风眼”。让该县县长张通荣始料未及的是,一条不超过200字的消息掀起了这场风暴。
 
  2月20日,四川《华西都市报》报道称,为进一步增强旅游综合实力,提升旅游产业品牌地位,汶川县近日启动了“汶川映秀5·12震中纪念地”争创国家5A级旅游景区的工作。
 
  消息甫出,一经网络发酵,争议顿起,许多网民质疑:在震中遗址上建5A景区是“伤疤上文身”,“用灾难来创收”,会伤害灾区人民的感情,更是当地官员的“政绩冲动”。
 
  张通荣每天都密切关注着网络舆情的恣肆、蔓延,他坦言在遭受巨大压力的同时倍感委屈:“我们发展旅游,争创5A景区,有着很深厚的背景和现实选择,是经过充分的论证和谨慎的权衡的。”
 
  3月2日下午,张通荣,这位41岁的率直的藏族汉子,在汶川县政府4楼县长办公室接受时代周报独家专访,首次详细披露了汶川争创国家5A级旅游景区的台前幕后,并坦诚回应外界质疑。
 
  5A景区计划惹争议
 
  2月16日,汶川县正式启动“汶川5?12震中纪念地国家5A级旅游景区”的创建工作。当天,该县成立了该5A景区创建领导小组和创建指挥部,下设秘书组、软件资料组、文化宣传组、风貌与环境整治等专业工作组。
 
  然而,《华西都市报》的简短报道把“汶川5?12震中纪念地5A景区”称为“汶川映秀5?12震中纪念地5A景区”,将“映秀”这一字眼凸显出来,再一次刺激了公众敏感的神经。
 
  作为“5?12”汶川特大地震震源所在地,映秀承载了民众对于伤痛的回忆。“供人们参观游玩、放松心情的星级旅游景区,和需要被铭记、缅怀的震中遗址怎么能联系在一起呢?”很多网民表示,把地震震中纪念地打造成5A景区,是“消费国殇”,发国难财,他们无法从感情上接受。
 
  一时众多网友将“板砖”抛向汶川主政官员,指责后者“政绩冲动”,或背离民众的愿望。2月24日,四川省常务副省长魏宏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证实,这些争议和质疑早被四川省高层关注。
 
  汶川县长张通荣向时代周报记者坦承,网民们的激愤反应是他此前未曾预料到的,“我们尊重他们发表观点、看法的权利,但显然他们误读了”。
 
  张通荣称,“汶川5?12震中纪念地5A景区”并不仅仅特指映秀震中遗址,“它只是计划景区中很小的一部分”。汶川县政府提供的资料显示,该5A景区事实上是在整合映秀、水磨和三江景区的基础上创建。
 
  此前,号称“世界自然遗产大熊猫栖息地”的三江生态旅游风景区,联合国灾后重建最佳范例的水磨古镇景区,映秀5?12震中纪念地,在2009年-2011年先后成功创建成为4A景区。
 
  “5·12纪念地5A景区”,2011年6月修编完成的《汶川县旅游发展规划》称其为“南部熊猫家园生态旅游度假组团”,规划拟在2015年前申5A成功。
 
  按照目标,这次启动创建的5A景区,以映秀会展游、水磨休闲游、三江度假游、漩口产业展示游为内容,将进一步提升民俗风情、乡村体验、独特生态、地震震中等旅游品牌的影响力,进一步提升三大4A景区旅游基础设施建设和旅游服务管理水平,打造具有世界影响力的旅游精品。
 
  三大4A景区此前已分设有景区管委会。景区整合后增设“南部熊猫家园生态旅游度假区管理局”,景区管委会变身为“管理处”。
 
  《汶川县旅游发展规划》对整合后景区的进一步旅游开发投资作了测算,到2020年拟共投资18亿元,届时旅游总收益将达110亿元。
 
  以上规划称,景区投资包括政府性投入、招商引资、居民投入和宗教文化投资四部分。其中,政府投入主要包括基础设施、景观系统、游客中心,以及公益性投入等;居民投入按民居接待住宿投资的70%预算,其余经营性项目为招商引资。
 
  汶川县县长张通荣介绍说,他们已对创建中的5A景区内的三大景区重新进行了发展主题定位。
 
  其中,三江生态旅游风景区为自然生态观光、藏羌民俗体验与山地运动休闲、避暑度假旅游目的地;水磨古镇景区立足西羌民俗体验、休闲度假;而映秀5?12震中纪念地,则集震源遗址观光、地震主题纪念、民俗文化体验、新镇及乡村旅游于一体。
 
  启动映秀、水磨和三江为组团的国家5A景区创建计划,已进入2012年汶川县政府工作报告,将其列入2012年该县的主要工作之一。
 
  尴尬现实下的选择
 
  事实上,这个5A创建计划只是汶川震后押宝旅游业的重要一环。
 
  “灾后重建伊始,我们就坚持把旅游业作为先导性、战略性产业。”张通荣说,汶川的旅游业发展目标是,围绕精品景观、精美村寨、精致农庄为发展起跳方向,逐步把每一个产业园区建设成为旅游景点,把每一个生态村寨建设成为旅游景区,把每一个特色魅力乡镇建设成为旅游集散地,推进全域景区化。
 
  在旅游布局上,汶川提出“南生态,北文化”。“北文化”,是以大禹文化、古羌文化、释比文化为突破口,将汶川北部的威州、雁门、龙溪、绵虒等地的旅游资源整合起来,建成羌禹民族民俗文化示范区。
 
  “南生态”,则是充分依托三江大熊猫栖息地以及大熊猫资源,整合三江、水磨、映秀三个已建成的4A景区,打造“汶川熊猫家园生态旅游度假”,也就是这次争创的“汶川5·12震中纪念地5A景区”。
 
  汶川的县城、三江、绵虒等地,大地震之前就已经是成熟景区,“不能说震后反而不能搞旅游了,我们现在只是在原来基础上进一步提升提振旅游业。”张通荣坦言,汶川选择发展旅游,争创5A景区,有着很深厚的背景和现实权衡,不是“拍脑门”的临时行为。
 
  经过3年的努力,汶川灾后重建任务全面完成。但灾区群众和地方政府面临一个共同问题:除了建好房屋和基础设施外,老百姓下一步该如何发展?
 
  “尽管映秀、水磨灾后建设得非常不错,但老百姓收入依然是一个问题。为什么?”张通荣表示,首先没有土地,无法搞农业,进行种养殖。
 
  5·12大地震前,汶川本身土地资源稀缺,震后耕地大面积被毁,土地更为紧缺。据统计,仅映秀镇受灾耕地面积2096亩,灭失耕地953亩,涉及村民1046户3602人。
 
  其次,震前的汶川,是四川阿坝州的“工业经济走廊”。其中工业经济发展迅猛,已形成映秀、水磨等多个工业经济走廊和工业经济园区;电力工业更是异军突起,已建成投产各级电站40余座,装机容量达100余万千瓦。
 
  但大地震后,该县的整个工业布局发生大调整:除了一些无污染企业和高新技术产业,大部分工业转移到茂县、理县、成都。水磨以前是汶川的工业重镇,震后搬走企业,将土地完全让出来,用于建设学校、医院等公共服务设施。
 
  这样一来,汶川的工业优势没有了,“老百姓过去没有土地还可以到工厂去打工,现在这条路堵死了,发展旅游就成了唯一的出路。”张通荣说。
 
  2月24日,四川省常务副省长魏宏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回应汶川争创5A景区一事时亦强调:“由于当地地势条件,老百姓在恢复重建结束以后,主要就业门路和商业形态是旅游。”
 
  而汶川创5A景区的背后,还有一个现实:尽管映秀、水磨、三江在震后被评为4A景区,但还存在很多问题:旅游产品不够丰富,服务设施不足、接待服务水平差等。
 
  李霞在映秀镇大爱路上经营着一家纪念品店,但生意并不好,“映秀景点太少,游客来后直奔地震遗址,半个小时看完就走了,消费并没有留下”。在她看来,映秀的旅游基础设施落后,比如全镇就一座公厕,经常有游客到我家来借用厕所。
 
  汶川创建5A景区的消息,让李霞有些振奋。她希望通过创5A,改善景区的硬件和软件,从而吸引更多的游客前来,让更多的当地居民实现就业、创业。
 
  其实,汶川选择发展现代服务业,以旅游为主,还参照了“丽江模式”——1996年一场强度7级的大地震,使丽江直接经济损失达46亿元,但这个遭受重创的古城,凭借悠久的历史、美丽的风景和淳朴的民风,把恢复重建与旅游相结合,一举成为著名的旅游城市。
 
  “2009年以来,我们每年都会组团去丽江考察、取经。”汶川县长张通荣说。
 
  最大民意:生者幸福
 
  对于汶川争创5A景区,外界普遍关注的焦点是,是否有强大的民意作支撑,“是否尊重了当地人的权利和意愿”。公众担心,政府主导将地震遗址这个伤痛之地创建成高级景区,会伤害灾区民众感情。
 
  四川省常务副省长魏宏2月24日表示,用什么样的方式提升地震遗址所在地的旅游形态,怎么提升和发展当地旅游,“最终是听当地老百姓的,因为毕竟是他们要在那儿生活一辈子”。
 
  汶川县县长张通荣透露,早在5A景区创建计划出台前,他们就对映秀、水磨、三江的居民进行过民意调查。时代周报获得的民意调查表显示,受调查者中的90%知道创5A景区事情,77%称创建震中纪念地5A景区不会给他们带来情感上的伤害,所有受调查者则都表示支持创5A工作。
 
  一家经营餐饮的渔家大院,最近在映秀震中纪念地附近开张。这是当地20多户居民联营的。蒋永福是联营者之一,他在地震中失去两位亲人,曾长时间陷入悲痛。
 
  “日子总是要过,我们得吃饭。”蒋表示,5A景区如果创建成功,将给当地居民带来两方面的好处:一是经济上的收入,二是能把灾区民众昂扬的精神面貌展现出来,让关心、帮助过灾区的人放心。
 
  37岁的范安全在地震中家园尽毁,目前在映秀镇开旅游观光车,每月工资1500元。他希望随着创5A,映秀再多一些旅游项目,吸引来更多的游客。他透露他妻子已在学习导游。
 
  针对网民们的“政绩冲动”的指责,张通荣回应称汶川选择发展旅游业、创5A景区,是顺乎灾区民众的民本需求。
 
  “震区群众的情感,历经了三个重要的阶段。”张通荣说,第一个是在抗震救灾时守望相助的情感;第二个阶段是灾后重建中感恩和自力更生的情感;第三个阶段是进入灾后发展振兴时期渴望发展的情感。
 
  前两个阶段灾民的情感需求已通过社会援助、对口援建得到满足。目前震区已全面转型到发展振兴阶段,民众最渴望发展,但他们自身无经济和谋划产业布局的能力来支撑。
 
  “面对灾民们的朴素情感,当地政府该如何回应?”张通荣说,我们还能靠社会援助、对口援建、国家包养吗?不能!必须自力更生。当地政府必须为群众寻求一个好路子。
 
  张通荣将震区民众需要表述为:住上好房子、拥有好身子、过上好日子。这亦是灾后重建“三部曲”。好房子已建起,“好身子”工作刚拉开帷幕,汶川正在开展“迈向全民健康新汶川”行动,3月1日在映秀启动了全民免费体检活动。
 
  第三步就是“好日子”,就需要选择一个好路子来支撑。汶川正是在选择好路子时,突遭非议。张通荣坦承压力巨大,“在当前中国政治生态下,外部压力可能会干预我们决策,而让灾区民众渴望发展的愿望落空”。
 
  地震灾区最大的民意是实现“生者幸福”。在张通荣看来,“灾难中死亡的人不再复生,我们只能寄托哀思,怀念他们,但是我们不能因此认为地震灾区就不应该有微笑、温情和发展,灾区民众就理应永远生活在痛苦中,脸上布满愁云。”
 
  灾区民众有选择幸福生活的权利。张通荣认为,只尊重死难者,而不关怀生者幸福是最大的不道德,“旅游业发展起来了,灾区民众就可以去旅游企业服务,或者靠亲戚朋友资助,开一间投资不大的商铺、酒吧、茶楼,实现就业、创业。”
 
  汶川旅游的效力已初现。据汶川县官方数据,2011年该县接待游客400万人次,旅游总收入18亿元,而震前的2007年全县接待游客仅8.8万人次,旅游收入4860万元。2008年汶川农村人口年均收入2000元,2011年达到5000元,城镇人口则超过18000元。
 
  “不屈服于道德绑架”
 
  汶川此次饱受争议的5A计划,实际是将映秀、水磨、三江这些成片地区的旅游资源整合后,建成一个更成熟的景区,映秀地震遗址只是该景区中的一个点,位于景区的核心保护区。
 
  张通荣说,映秀在旅游功能上并不是单一形态的,“它在国际、国内专家的支持下已被打造成一个旅游风情小镇,游客在这里不光能感受地震文化,抗震救灾精神,重建成果,还能感受特有的民族文化和旅游资源。”
 
  映秀镇的旅游已被规划成五大功能区——入口形象区,民俗文化体验区,地震纪念区,震源科考区,以及山地乡村观光休闲区。地震纪念区包括漩口中学遗址、震中纪念馆、遇难者陵园、抗震减灾国际学术交流中心,是游客祭奠、缅怀、追思的主要场所。
 
  矗立在映秀抗震减灾国际学术交流中心大楼前的一块纪念碑,镌刻着法国著名建筑大师保罗?安德鲁写给当地政府一封名为《为了忘却的纪念》的信。安德鲁称,重建应该让映秀人民生活在幸福之中,而不是充当守墓人。
 
  映秀的灾后重建体现了这种人文关怀。地震遗址纪念区和居民生活区,已被生态屏障——树木、围栏等相隔;而在氛围营造上也不一样,纪念区以肃穆为主,生活区则为温情小镇。
 
  原漩口中学、青少年活动中心、震中纪念地都被纳入了地震遗址保护范围。“在这些遗址区,大地震的记录、见证、展示、悼念、激励、反思、警示、教育等意义并没有减弱。”张通荣表示,在遗址区外的生活区,老百姓有权选择从事旅游服务。
 
  创建5A景区不意味着揭疮疤或者遗忘过去。这只是一个评价体系,是旅游主管部门对当地交通、安全、卫生、邮电等方面评估后进行分级的依据。张通荣强调,5A景区并不会收门票,但游客的吃、住是要收费的,“创5A的目的,是要让老百姓更多地参与到景区服务中来,以谋取收入,但这种服务必须规范,是按照5A景区的标准进行的。”
 
  5A景区的公共服务将由政府财政投入,现代服务由企业和老百姓自己投入。张通荣介绍,地震遗址保护、园林绿化、水电等都由政府投资,前期已投入一两个亿,接下来将撬动民间投资。
 
  汶川创5A景区计划,并未遭到四川省高层否认。将灾区打造成景区在整个四川地震灾区并非个案。北川老县城地震遗址已通过国家旅游局4A景区评定验收。同样是4A景区的还有广元市青川东河口地震遗址公园。德阳绵竹市也将灾后重建的年画村按照4A景区打造。
 
  北川县提出,计划在“十二五”期间,将建设以新县城为中心的旅游服务基地,并将其与老县城、唐家山堰塞湖区联合打造成为5A景区。
 
  汶川县决策者们的压力正在逐步消减。3月5日下午,汶川县委召开常委会议,在该会上再次统一思想:坚定不移地发展旅游,创5A景区计划不会改变。
 
  “我们理性看待网络质疑,并不认为我们的决策出现了重大失误,政绩观出现了问题。”张通荣表示,当地政府为灾区民众谋福祉的信心和决心不会动摇,因为网络质疑而推卸责任,不再谋求当地发展,这样的政府才是最不负责的政府。
 
  张通荣将外界质疑看作是一种道德强制,“许多网民没到过汶川,对这里的实际情况不了解,因为信息的不对称,将‘道德洁癖’强加给我们,伤害了我们自我选择的权利。”
 
  “汶川的发展不会屈服于外界的道德绑架。灾区老百姓连最基本的生活都维持不下去,你会心安吗?无论从道德或其他什么层面来约束他们发展,是更不道德!”张通荣说。
分享到:
编辑:dongjing
有关  汶川 5A 景区 质疑  的新闻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请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导致的法律责任
  • ·本站有权保留或删除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最新评论:
企业服务

热点排行

    热门博文

    论坛热帖



中国风景园林网版权所有 COPY RIGHT RESERVED 2007 - 2012 WWW.CHL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