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园林新闻 | 规划设计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风景旅游 | 园林城市 | 世界园林 | 风景园林师 | 花木资讯 | 人居环境 | 园林论坛 | 园林博客

参数化设计的实质是数字化方法

http://www.chla.com.cn 2012-02-17 来源:中国建筑新闻网 作者:程思远 发表评论(0)

  NoDE联合创办人常强先生访谈

  与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合办的英国AA建筑学院北京冬季访校于1月28日至2月5日在清华大学举办,这一活动从2009年始,至今已持续3年。学员从最初的建筑专业为主到目前的建筑、景观、室内、工程、经济管理等多专业的出现,这一项目以推广先进设计思想及相关技术平台为理念,旨在为国内建筑设计界提供了一个了解最新数字化方法与技术的窗口。针对数字化方法的相关讨论,记者采访了此次活动的组织者和NoDE设计联盟联合创办人常强先生。

  数字方法与教学

  记者:与英国院校的合作教学是否有相对完整的年度计划?相应的教学任务?

  常强:我们计划是一年一次,教学计划会根据AA建筑学院最新的研究趋势调整。不同于传统教学提前限定目标,我们希望教学是开放的,会产生很多变化和可能性。相对完整地引入英国AA建筑学院的教学理念,其教学模式这几年相对固定,教学目标则是引导学员完成一个概念设计的完整过程。课程题目、教学大纲、以及数字技术每年也会同步更新。此外,每次课程都会邀请处于国际设计前沿的设计师在每天晚上进行讲座。第一,我们希望将合作教学本身作为一个窗口,将AA建筑学院的教学方法、对待设计的态度和数字方法与传统之间的关系等展示给学生。第二,我们希望将面对数字方法的合作教学作为国内传统教学的一个补充与影响,以期渗透到更广泛的建筑设计实践中去。

  我们注重一种影响和氛围的作用,在高强度的9天内让学生感受数字方法,为他们提供不同的视角、面对技术的态度、技术如何影响设计师的思考方式等。今年的学员共有48人,分为3个大组,每组2~3位老师,并配备专门的软件技术指导教师。大组内再分为3到5个人为一个小组独立完成一个设计。在学习最后一日做分组汇报,老师及邀请的评委进行点评。通过这种方式引导学员从头到尾体会一次数字方法设计的过程。

  记者:在两周时间内,就数字方法这个课题,教师们在合作教学模式下主要从哪几个角度和关注点切入教学?在与英国AA建筑学院的合作中,有哪些方面的教学方法和理念让您印象比较深刻?

  常强:建筑本身是非常复杂的工作,数字技术提供了广泛的应用可能性。怎么让数字化方法进入设计流程中,这是一个渐变的过程,对思维方式的影响也是渐变的。我们需要思考的是数字化技术、思维方式与设计师的作品之间如何融合得更好。

  个人认为,英国AA建筑学院的核心优势是它的运行及学习系统,而不是具体的某一套设计方法。例如,AA学院设定一系列的研究方向,在每一学年每位教师都会根据当年学生的研究作业成果反馈,动态调整次年的方向,每年以此类推。这一直是一个动态的过程,AA建筑学院做了很多尝试,其中一些尝试也许目前看起来不很成熟,但未来多年后的影响我们并不能完全预估,而且我们看到的只是所有尝试中的一部分。当然,也会有不少尝试会被放弃或者转型。

  所谓开放性,是指我们在实际的场地与社会背景下探讨多样的设计可能性,这次课程设计的背景是北京通州的城市新发展区,有的组侧重探索建筑与时间演变的关系,有的组侧重关注场地和地形、环境的空间关系,同学们根据每组老师的开题陈述自由选组,然后分组研究、确定具体设计方向,思考如何设计,如何开始使用工具等,经过师生、设计组讨论和设计,表达汇报。

  记者:数字方法对建筑学的影响是最近几年的事情,您认为这一方法会为中国建筑学学科和建筑设计发展带来哪些机会?

  常强:这的确是一个契机,但教育应该超前。国内过去几年的发展格局对此有很大的推动。在中国,数字技术发展迅猛,特别是建造、实施能力和市场需求是我们相对于欧美国家的主要优势,正是因为这些驱动支撑,自然产生一些机会,同时很多外国建筑师到中国工作,综合形成了推动作用。在这个过程中为教育提供一些可能性,积极与我们传统教学中的开放性元素融合,让数字技术有可能走得更远。

  记者:很多年轻学生过于关注参数化的形式,您认为这种情况应该如何引导?或者让其自由发挥以走向成熟?

  常强:从技术角度来看,教师需要给学生基本的引导,让学生体会到数字技术对设计过程和设计方法的影响和冲击并理解真正的驱动力何在。从视觉出发,特别容易走到一个无持续意义的循环里。

  从社会角度来说,受众基本上在视觉层面有更直接的接受力,数字化产生的某些效果是以前传统方法达不到的,正因为产生这种与众不同的视觉冲击,让人们知道数字技术,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是一种推动。但要意识到视觉容易被人关注,也会误导受众。

  技术的影响是全方位的,我们看到的一些数字方法的作品,展示了技术的一种极限性可能,这是具有标志性的创新,但极限并不意味着其他人都要这样做。正因为有一些相对极端的人不断探索未来,社会由此而越来越复杂,并持续动态发展。我们从本质上看,切入点不同,评判这件事就会有差别。因为我们一直在设计方法而不是设计成果的基础上推动这件事,一些异型建筑的存在在我们眼中可被定义为是一些探究行为。我们不能苛求极端的人探索极限的同时兼顾所有方面的完美。正是在探索各种可能性中,让学生看到最新的思考,知道有更多的可能性和先入为主的局限性,并思考怎样和实际的研究及实践结合、怎样合理地利用这些成果,建造适用、经济、美观的建筑。

  记者:您一直也在参与教学,有哪些心得可以分享?

  常强:国内不少大学已经开始关注数字技术教学。但也应意识到,在日新月异的今天,如果一个内容可以进行系统教学的时候,一方面说明其已经成熟,另一方面也说明开始固化老化。显然数字化方法还在发展中。

  我们需要有不同的力量和声音,引导学生思考如何面对和应对这种复杂和迅速的变化,提供平台,每个人可能有自己的方式和路径,去与自己的设计主观结合。数字技术从结果上看是某一些人做出贡献,但是从事件发展来讲,是事物本身推动人们前行。

分享到:
编辑:yongqiang
有关  设计 园林 规划  的新闻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请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导致的法律责任
  • ·本站有权保留或删除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最新评论:
企业服务

热点排行

    热门博文

    论坛热帖



中国风景园林网版权所有 COPY RIGHT RESERVED 2007 - 2012 WWW.CHL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