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园林新闻 | 规划设计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风景旅游 | 园林城市 | 世界园林 | 风景园林师 | 花木资讯 | 人居环境 | 园林论坛 | 园林博客

从比较园林史看建筑发展趋势

http://www.chla.com.cn 2012-02-09 来源:畅言网 作者: 发表评论(0)

  近日重读冯记忠教授1989年10月在杭州“当今世界建筑创作趋势”国际讲座和12月上海学会年会上的演讲整理稿——“人与自然—从比较园林史看建筑发展趋势”,对于中国园林在世界上的地位问题,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冯记忠教授的演讲从园林设计哲学的高度,纵横捭阖地论述和解读了中外园林的发展脉络和特征。冯记忠教授把中国园林发展历程概括为五个时期:

  一、重形时期(春秋~两晋,约公元前769年~公元316年),此时为铺陈自然如数家珍时期,以再现自然以满足占有欲,其外部特征是象征、模拟、缩景;

  二、重情时期(两晋~唐,约公元316年~800年),山水园时期,以自然为情感载体,顺应自然以寻求寄托和乐趣,其外部特征是交融、移情,尊重和发掘自然美;

  三、重理时期(唐~北宋,约公元700年~1100年),画意园时期,以自然为探索对象,师法自然、摹写情景,手法上强化自然美、组织序列、行于其间;

  四、重神时期(北宋~元代,约公元1000年~1200年),野趣园时期,反映自然,追求野趣,入微入神,表现为掇山理水、点缀山河,思于其间;

  五、重意时期(元代~清代,约公元1300年~1840年),创造自然,以写胸中块磊,抒发灵性,表现为解体重组,安排自然,人工和自然一体化。

  难能可贵的是,冯记忠教授从园林和建筑设计主体与客体的哲学角度,对中国园林发展史做出如上定性和定量的分析,笔者认为,这使园林学理论向科学化前进了一大步。

  冯记忠教授认为,前三个时期近3000年时间,设计哲学上围绕着“自然”这个客体转,只有到了第四个时期才达到了主客体的统一,而到了第五个时期——重意时期达到创造自然、以写胸中块磊的层次。这是非常了不起的见解,写出了中国的园林设计创作由必然王国进入自由王国的层次。

  冯教授对其如此分期解释说,他同意ErestCasirer的《人论》中的观点,我们不能把艺术的东西根据政治来断代。比如,唐的诗文书画和宋的诗文书画,文可以断在晚唐,诗可以断在五代,画可以断在南宋。所以,载体不同,结构不同,不能“一一对仗”。这是非常重要的观念,而我们的各类艺术史研究却常常做与政治“一一对仗”的论述,不求甚解。这也是冯记忠教授园林史分期与众不同且更为深刻之处。

  冯教授以其如上的园林史分期的背景,对其中西园林做历史性比较,十分生动地评述了中、日、英园林发展历程的异同,回答了本文提出的中国园林的世界史地位这个问题。

  他说:层面以重“意”为最高,日本、英国的园林都不及中国……层面中以重意的“意”是指主体意向,而意境属于审美范畴,则是无层面不有、无层次不在的。所谓境界则又是指对应的经主体意识强化或再现的客体。

  中国的园林发展是顺序渐进的,自然的“形、情、理、神、意”,就像老人脸上的皱纹,一层一层上去,刻着悲欢离合、喜怒哀乐的痕迹,不知老之将至啊!

  日本的园林源本是外来的,一开始有点像纹身、脸上画花脸,纹路不是自己的。所以继之以“理”。道理讲通了,佛教传入后结合禅宗,于是从“情”走到情理形神交融;

  英国的园林发展很迟,17世纪末才开始,大致分三个时期。三个时期可能分别称为山水园、画意园、野趣园更明确。英国在150年内,走过了“情”、“理”、“神”三个层次,生命力极强。

  但是,中国对于风景的生成和主客体相互作用的认识确实早:早在公元10世纪左右,郭熙强调的审美对象“山水”,不是抽象的音、形、色的组合,也不是静止的完整的比例、和谐,是生动的自然形象,不同于概念化、类型化的山水。他已经触及主体——人的生动。清代已经提出“三合四衡”,涉及主客体的结构了。

  冯教授以明代李日华(14世纪中叶)论画为例,讲李日华把客体分为三个层次:“身之所容,目之所瞩,意之所游”。他的话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三个层次的环境和景观,是客体。他只说了客体。客体被主体接收了,接而受之了,就在感觉上生成风景,即景色(身之所容)、景象(目之所瞩)、意象或风情(意之所游)。(或可理解为物境、形境、意境。)

  关于中西园林的不足,冯教授如是说:

  析“理”,在中国过去不是没有,可惜没有接下去。主客体互动,主客体的结构都接触到了,但是,没有达到科学化的水平。这方面必须向西方学习,补上一课。这是值得我们注意的。

  西方的理性主义缺乏直觉整体把握事物的一面,同时也缺乏对自然的“情”。如LaVillette公园设计本应是自然和人工物的结合,自然在公园设计中变成几个叠合片中的一片,但设计者却还生怕人掉在自然中丢失自己,因此打上方格,在交点摆上红色雕塑。这样能够“心凝神释,与万化冥合”吗?

  在演讲即将结束时,冯记忠教授语重心长地说:

  现在西方将从发掘老庄、参悟禅理,逐渐走向明清性灵。今天,东西方算是“殊途同归”了。我们一是要对“理”加把劲,二是不能放松整体把握“情”。因为“情”淡则“意”竭。

  遗憾的是,20多年来,冯记忠教授这篇颇有深意的讲话并未得到国人的足够重视。特此建议关心“中国是世界园林之母”话题的园林界和建筑界的朋友们能认真读一读它。

 

分享到:
编辑:dongjing
有关  建筑设计 冯记忠 园林  的新闻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请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导致的法律责任
  • ·本站有权保留或删除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最新评论:
企业服务

热点排行

    热门博文

    论坛热帖



中国风景园林网版权所有 COPY RIGHT RESERVED 2007 - 2012 WWW.CHL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