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园林新闻 | 规划设计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风景旅游 | 园林城市 | 世界园林 | 风景园林师 | 花木资讯 | 人居环境 | 园林论坛 | 园林博客

梁林故居被拆折射文化遗存保护局限

http://www.chla.com.cn 2012-02-08 来源:检察日报 作者: 发表评论(0)

\

1月31日,北总布胡同24号院的梁林故居所在地,房子已经基本被拆掉,只剩门楼旁一小间还有几根房梁

  废墟,目光所及处尽是残垣断壁,残砖烂瓦,和其他任何被拆迁工地别无两样。废墟南北两侧及东侧还留有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楼房,上面写着大大的“拆”字。1月31日,记者在北京市东城区北总布胡同24号院——梁思成、林徽因故居见到的这一切实在让人难以联想当年,“在高墙里面有一座封闭但宽广的院子,种着几株开花的树,沿着院子的四边,每一边都有一排单层的住房……”(著名汉学家费正清、费慰梅夫妇回忆梁宅的文字)

  看见有正在摄像的媒体,院子里两名保安便从废墟上跨过来拿着纸笔要求登记。记者看到北侧楼房里有一些人出入,经确认他们正是梁林故居拆迁事件的另一方当事人富恒房地产公司,一行人中有工人穿着后背印有“万兴古建”字样的工作服。记者追问,是否在对梁林故居进行测绘重建,但无人回答。

  “维修性拆除”:到底是维修还是拆

  自2009年媒体报道梁林故居将要被拆迁,经过文保单位、民间人士多方争取,同年7月,北京市规划委叫停了对梁林故居的拆除。2010年10月,梁林故居被纳入第三次文物普查新登录项目。2011年,北京市东城区文委表示将最大程度恢复梁林故居原貌。就在人们暗松一口气时,今年春节刚过,就闻梁林故居遭遇强拆,北京市东城区文化委解释是施工单位进行的“维修性拆除”。

  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发起人何戍中,中国文物学会副会长李晓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均表示“从未听说‘维修性拆除’一词”。

  “如果是为了维修,应该在建筑‘落架’前,详细测绘,留下图片和图纸资料,对每一块砖、每一片瓦,都要进行编号。”李晓东说,对于古建筑物的修缮有一套严格的规范制度,完全不是目前的梁林故居这般。

  为何梁林故居时至今日仍被拆除?施工单位依据何在?记者与富恒房地产公司所属集团华润置地有限公司联系多次,截至本报发稿前,对方仍未作答复。

  我国文物保护法规定,在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范围内不得进行其他建设工程或爆破、钻探、挖掘等作业,因特殊情况需要进行其他建设工程或爆破、钻探、挖掘的,必须保证文物保护单位的安全,并经核定公布该文物保护单位的人民政府批准,在批准前应当征得上一级人民政府文物行政部门同意。建设工程选址,应当尽可能避开不可移动文物。华润集团富恒房地产开发公司在未征得公布政府(东城区政府)和上一级文物部门(北京市文物局)的批准擅自拆除已属违规。

  按照文物保护法第六十六条规定,擅自迁移、拆除不可移动文物,尚不构成犯罪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文物主管部门责令改正,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由原发证机关吊销资质证书。

  名人故居不只是建筑意义上的存在

  华润集团面对媒体质疑曾表示对“强拆”持保留态度,在公众疑云未解时,1月31日,媒体又爆有人站出来说“被拆的是自家房屋北总布胡同26号而非梁林故居,梁林故居上世纪已被拆。”瞬间该事件成为“罗生门”。

  记者在现场向保安了解到,这片废墟包括北总布胡同24号院、26号院,现都已被拆除。何戍中说,北京市文物局很多年前出版公布的北京市文物名录中,已将梁林故居列入,且国家文物局曾发出公函把梁林故居确认为文物,同时列入第三次文物普及新登录项目中,梁林故居的文保单位身份毫无疑问。

  记者注意到,报道中提及“梁氏夫妇曾以租户的身份在此住过7年,房产也并非梁氏所有”,使得一些读者产生误解,有网友认为“只是租住的房子,并没有买下来,不能算作故居”。

  对此,李晓东说:“所有权与文物认定并无绝对关系。”他解释,我们国内很多古建筑所有权有的属于集体、有的属于个人,这并不影响对建筑本身的文物认定。我党许多领导人在战争年代临时居住过的地方现在也都被认定为故居,如武汉武昌都府堤41号、井冈山大井、上海茂名北路120弄7号和威海路583弄等都是毛泽东工作生活过的地方,现都或列为文保单位或作为陈列馆面向社会开放。

  “名人故居不只是建筑意义上的存在,可以是豪宅大院,也可以是普通建筑。看曾经住在这里的人做了什么样的事,对社会的发展产生过多么重大影响,这才是故居留存的意义。”李晓东说。

  “太太的客厅”:1931年到1937年

  梁思成、林徽因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的设计者、人民英雄纪念碑的设计者,中国建筑设计的国家奖就被命名为“梁思成奖”。

  1931年到1937年间,梁林二人住在北京北总布胡同当时门牌号为3号的院子里。梁氏夫妇爱好广泛,性格开朗友好,渐渐地,梁家成了京城文化圈中人聚会的地方,民主人士张奚若、国际问题专家钱端升、经济学家陈岱孙、人类学考古学专家李济、社会学家陶孟等都是这里的常客。“太太的客厅”在北京文化圈有了名气。

  在此居住的7年时间里,梁林夫妇多次赴外地考察古建筑,发现了世界上现存最早、保存最好的石拱桥———河北赵县的隋代赵州桥,世界上现存最高的木构建筑——山西应县的辽代佛宫寺木塔……

  梁思成在野外考察时很注意对古建筑的保存,每一次野外调研后,他都向当地有关部门提出书面的保护措施和长远保护计划,但通常是石沉大海。梁思成在古建筑上倾注了大量心血,他如此紧迫地调查是因为感到日本的侵华野心越来越明显,担心万一战争爆发,这些瑰宝在战火中湮灭后,连个影像资料都不能留下。

  梁思成曾说“拆掉一座城楼,就像割掉我的一块肉;扒掉一段城墙,就像剥掉我的一层皮!”他和林徽因一生没有属于自己的房产,如今即便是租住的房子也未能留存下来。

  名人故居对一座城市意味着什么?那些普普通通或是狭小简陋的空间里,留下的是影响世人的精神与时代审美。透过名人故居的当代命运,我们似乎看到更多文化遗存保护的局限和迫切。

 

分享到:
编辑:ljing
有关  梁林故居 文化遗产 保护局限  的新闻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请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导致的法律责任
  • ·本站有权保留或删除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最新评论:
企业服务

热点排行

    热门博文

    论坛热帖



中国风景园林网版权所有 COPY RIGHT RESERVED 2007 - 2012 WWW.CHL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