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园林新闻 | 规划设计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风景旅游 | 园林城市 | 世界园林 | 风景园林师 | 花木资讯 | 人居环境 | 园林论坛 | 园林博客

花木的“血泪”是法治的悲哀

http://www.chla.com.cn 2012-01-06 来源:南方网 作者: 发表评论(0)

  岁末,“伤不起”入选2011年互联网十大热词榜。稍往深处思忖,“伤不起”是无奈的感伤,愤懑的哀鸣,更是求助的呐喊。昆明官渡区绿化公司当属“伤不起”的一个典型。

  昆明市官渡区政府以建设“新螺蛳湾国际商贸城”为由,联手开发商对私营企业昆明市官渡区绿化公司苗圃基地实施野蛮强拆。据《时代周报》、《中国商报》、《京华时报》、《中国企业报》等数十贾媒体相继报道,该苗圃基地是由云南富澳公司董事长戴志云租赁当地土地(使用期限分别至2025年和2030年12月),1992年8月注册,历经近20年发展起来的,逾38万株苗木,180多个品种,其中名贵树种50多个,苗木销售覆盖云南全省及周边地区。在匆匆协商未能达成一致的情况下,昆明市官渡区政府便联手开发商云南中豪置业公司,动用近百名城管执法人员保驾,组织逾千名民工野蛮挖掘,调集200多辆挖掘机、推土机、吊车、运输车等大型机械参与暴力行动。被移除的苗木惨遭蹂躏,先“脑袋搬家”,再野蛮掘刨,较大苗木则直接用吊机“旱地拔葱”。从2011年4月9日至6月6日,不足2月时间,一场由政府主导的野蛮拆迁战争大功告成。该绿化公司苗圃基地所属的200多亩40万株苗木被洗劫一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6亿元。

  这叫什么行为呢?多篇相关评论多是从保护环保和绿化的层面上进行诟病和抨击的,当然很需要。但我以为,更应该和必须从侵犯公民权利的角度来看待其危害性和恶劣影响。花木的“血泪”凸显法律法规和“以人为本”理念被漠视被亵渎被践踏,凸显公民财产权利被肆意侵犯!

  《宪法》规定:“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国物权法》规定:“国家、集体、私人的物权和其他权利人的物权受法律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犯。”针对近年来一些地方在征地拆迁侵犯公民权利现象愈演愈烈,2011年5月13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开展征地拆迁制度规定落实情况专项检查通知”,要求各地区、各有关部门“严格依法按程序办事,切实落实地方政府责任,坚决制止违法强制拆迁、暴力拆迁,从源头防范化解矛盾,做到依法、文明、和谐拆迁。”“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采取暴力、威胁或者违反规定中断供水、供热、供气、供电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被征收人搬迁。禁止建设单位参与搬迁活动。”紧接着,国土部通报几起恶性征地拆迁事件,正面回应舆论关切,要求“程序不合法、补偿不到位、被拆迁人居住条件未得到保障,不得继续实施征地拆迁”;中纪委、公安部、住建部等多部门同时密集发文,强调落实中央精神,严禁强拆强建。

  至高的宪法,庄严的法律,严肃的中央政令,在昆明“权商勾结”的野蛮强拆者看来,一概行同废纸,毫无警示震慑作用。他们一意孤行,该怎么恶霸还怎么恶霸,该怎么匪行还怎么匪行,该怎么伤天害理还怎么伤天害理,甚至连昆明市委副书记、市长张祖林的亲自“叫停”都无济于事。显然,此恶行背后有更大的权力者在给力。昆明地盘上,最大的高权力者是市委书记,而顶着这个顶级“乌纱帽”的不是别人,而是“改革明星”仇和!在仇和主政下,发生什么样的无法无天、无视民生、侵犯民权的暴行,都不稀奇和都很正常,因为这已是仇和的攫取政绩的经验、捞获资本的诀窍。笔者深谙仇和政治走红的轨迹。笔者曾经工作的地方与仇和主政的宿迁毗邻,先后多次深入其治下“参观学习”,亲眼悲睹亲耳恸听过那里干群对仇和野蛮大拆大建、肆意践踏民权的血泪控诉。此类惨状凄情,当时有众多媒体披露或转载。譬如,2004年2月5日《南方周末》的长篇报道中有这样一段记述仇和野蛮拆迁的文字:“铲车、吊车开路,公检法,加上沭城居委会的干部,一共出动了300多人,居民限时必须搬完,书啊、被子用被单一裹,被甩到门外,当时天下着雨……”“有个妇女的柜子太大了,搬不出来,铲车上去了,轰,房子推倒了,埋在里面,这个妇女一下就昏了过去。”就此类事件,仇和却反问记者:“不用强制力量行不行?”“中国要用50多年,走完西方300多年的路,怎么走?只能是压缩饼干式的发展。”

  马克思说:“正当的目的不能用卑劣的手段来实现。”“压缩饼干式”的手段,无疑是卑劣的!无论仇和将其发展的目的宣扬得多么堂皇政治,其“政绩”如何瞩目显赫,都是不应该和不值得肯定的。因为任何发展任何政绩,都要必须以百姓的幸福和尊严、社会的公平正义、民众合法权益的维护为出发点和落脚点。著名杂文家、政论家、矛盾文学奖得主鄢烈山先生,曾针对仇和的“铁腕暴政”,在媒体上公开指责并呼吁:“仇和干的不少事是严重侵犯人权的。”“我们不需要仇和,21世纪的中国不需要仇和式的强人,不管他使沭阳县、宿迁市的经济指标发生了多么大的变化!”2008年4月,在仇和荣升昆明市委书记百日之际,香港凤凰卫视邀我做客评论“仇和新政”,我当时就结论:“事实充分证明,仇和是一个酷吏!”并预言:“如果仇和不吸取宿迁恶政的教训,继续"尚打伞",无法无天地狂追"政绩",反科学地野蛮发展,必将给昆明带来更大的折腾和灾难!官渡区绿化公司苗圃基地惨遭洗劫,就是验证之一!

  唐人杜荀鹤《再经胡城县》诗云:“去岁曾经此县城,县民无口不冤声。今来县宰加朱绂,便是生灵血染成。”细读这首古诗,可以品出些许仇和的升迁奥妙。他由沭阳县委书记晋升宿迁市书记、江苏副省长、昆明市委书记,去年底爬至云南省委副书记。其实,他始终都是被“带病提拔”的。日前,老夫故地重游,再访宿迁,虽十多年过去了,百姓依然忿忿诅咒仇和的残酷,说他步步高升,是因为老天爷打瞌睡,相信老天爷总有睁眼的一天。正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篇末回到官渡区绿化公司惨遭侵权的问题上来。面对非法强拆的侵害,该公司以社会稳定为重,最大限度地克制,约束员工过激情绪,“束手就劫”,难能可贵!但是,决不能“打掉牙往肚里咽”,而要积极依法正当维权。要相信,不管地方“权商勾结”如何张牙舞爪,不可一世,其疯狂恶力毕竟有限,它不可能要钳制普天下,更不可能要挟最高层。作为受害者现在亟须要做的,不是泣伤悲哀地自认倒霉,是坚持持续向上申诉鸣屈,尤其要抓紧进入司法维权诉讼程序,以免超过诉讼时限。

  窦娥之冤,在皇权时代,尚可得以昭雪;在民主法治成为主旋律的今天,官渡区绿化公司被“打掉的牙齿”终究会吐来的,依法获取合理赔偿,并使违法侵权的作恶者受到惩罚。

 

分享到:
编辑:wenweihua
有关  花木  的新闻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请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导致的法律责任
  • ·本站有权保留或删除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最新评论:
企业服务

热点排行

    热门博文

    论坛热帖



中国风景园林网版权所有 COPY RIGHT RESERVED 2007 - 2012 WWW.CHL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