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园林新闻 | 规划设计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风景旅游 | 园林城市 | 世界园林 | 风景园林师 | 花木资讯 | 人居环境 | 园林论坛 | 园林博客

三角地带的军事重镇 固原古城与新城的生活

http://www.chla.com.cn 2011-11-23 来源:新京报 作者:马青春 发表评论(0)

      公元前114年,汉武帝为加强西北边地军事防御,在此置安定郡,建成高平城,因其城坚池深,史称“高平第一城”。北魏时,改高平为原州。北周时又在高平城外围修筑了城郭,奠定了固原“回”字形的建城风格。固原城经过多次修葺,明万历三年(公元1575年)外城以砖加包,成为古代北方屈指可数的“砖包城”之一。现在回字古城除外城的西北角、内城的西南角等小段外,大部分已经不存。近年来固原着力打造新区建设,固原城区远远超出了老城原来的规模。

  古雁岭:老城边缘变身城市中心

  固原新打造的经济开发区,令出租车司机闫大姐高兴的地方很多,新修的马路平坦宽阔,开起车来非常过瘾,而且新区和老城区之间有约5公里的路程,改变了以往固原人出门不打车的习惯,揽活儿越来越容易,“可有一点不好,整个城区现在就是一个‘大工地’,到处尘土飞扬,车里的脚垫从来没有干净过”。

\  

固原博物馆珍藏的古代塑像

  新区有许多正拔地而起的大楼,一辆辆运土车在主干道上来往穿梭;老城区虽然新建项目少,但道路及下水道改造正在大力推进,同样制造着尘埃。刚洗过的车,过不了几个小时就会变得灰头土脸的——固原的司机对此都有同感。街道上尘土飞扬,临街住宅区里的人们,很少打开窗户,窗玻璃都糊上了一层土黄。许多人在抱怨着固原城的“土里土气”,但也在等待着大规模基建的结束,眼前出现一个焕然一新的大都市。

  古雁岭曾是老城区的边缘,自从有了新区,它因位于两者交界处,作为整个城市中心地带的作用越来越强。每天到山上晨练的市民络绎不绝。进入秋天以后,随着整个山岭的树叶开始变色,人们乐于在赏秋的氛围中俯瞰全城的新变——这种“山城”体验是他们以前在只有老城区的时候从未感受过的。

  老城人民市场与新城“五角大楼”

  固原市地方志办公室研究员佘贵孝说,固原老城四面环山,围拢出一个小盆地。古雁岭西侧的开阔地带,成了打造新区的有利空间。横亘在两城间的古雁岭虽然海拔不高,却阻断了它们的联系,于是山岭被拦腰截为三段,从老城区出发可以一路畅通前往新区。大的路障消除了,固原博物馆成了中心路口的新障碍,老城区主干道上的众多车辆不得不在这里绕弯前行。“市里曾有过搬迁博物馆以打通大道的提议,但由于要花费数亿元,这一设想只能暂时搁浅。”博物馆馆长马建军说。

\

  现年71岁的张定乾家住北苑,新区宽敞明亮的洋房让他羡慕,但他真正有感情的还是老城的人民市场一带。平时买菜他就坐上公交车去逛逛,在他心目中全城的好木耳只能在人民市场才买得到。近几年为了提升新区的人气,市政府带头迁了过去,随后搬迁的还有宁夏师范学院、一中、五中、体育馆和医院等重要单位。不过,大部分人依然住在老城,在新城上班上学的人便每天在相隔四五公里的两地之间往来奔波。开私家车的是少部分,定点班车是大多工薪族的选择,学生群体则离不开自行车、电动车。新区的许多建筑在老百姓眼中是新奇的,修成五边形的政府办公大楼被大家称为“五角大楼”,敞口的大型体育馆被称为固原的“鸟巢”。不过张定乾觉得,“新区虽然有‘五角大楼’和‘鸟巢’,但目前并没什么人气,估计短期内很难赶得上老城”。

  “回”字古城:成也军防,毁也军防

  老城区的“回”字古城是固原市民念念不忘的话题。看到电视里经常出现的西安古城,唐永祥就不自觉地念叨:“固原古城要是完好保存下来该有多好,虽说没有西安古城那么宏伟,可它的‘回’字形建构在中国也是罕见的,不知道能吸引多少游客和拍电影的人!”

  固原古城由内城和外城两层构成。据《固原州志》记载:“内城周围九里三分,高三丈五尺,垛口一千零四十六座,炮台十八座;外城周围十三里七分,高三丈六尺,垛口一千五百七十三座,炮台三十一座。”

  佘贵孝介绍,古城的修建其实与固原作为军事重镇的历史密不可分。公元前114年,汉武帝为加强西北边地军事防御,在此设置安定郡,并修建了城池坚深的高平城,这即为固原古城的雏形。北周时又在高平城外围修筑了城郭,固原城从此就有了“回”字形格局。明代,固原是西北边境地带的九个军事重镇之一,为加强城防,万历三年(公元1575年)三边总督石茂华特意将外城的土筑城墙用灰砖加包,固原古城由此成为古代北方屈指可数的“砖包城”之一。佘贵孝说:“固原地理位置处于农牧交错地带,离秦汉时的都城咸阳、长安不过三四百公里,属于防御北方少数民族入侵的极为重要的关口。自有固原城后,南部的萧关基本再未见于史书记载。这就表明,固原城的军事防御作用非常突出。” 除了坚固的外墙,城门也增强了古城的防御能力,每道城门是双层的瓮城形式,呈月牙状,当地人俗称“月城”,“即使外敌从第一道城门钻入,还可通过关门打狗的方式消灭干净”。

\ 

 回民生活如今也是固原最常见的生活场景

  现在,人们只能通过残存的小段城墙想像固原古城的坚固。外城“砖包城”的西北角部分,解放以来一直以固原监狱外墙的身份存在,因为有岗哨的严格管护,保存最为完好。在高大的砖墙之外是一条酒吧街,但在许多人眼中那里已经属于城市的荒郊地带,大多酒吧显得门庭冷落,光顾的人并不多,除了一些嗜酒者之外,当地人称为“醉鬼一条街”。

  内城因为是土城,残留的部分很容易让人忽略。年轻人往往觉得在西湖公园的“假山”上行走十分浪漫,但很少会将它与古城内城墙的西南角联系在一起。根据老人们的回忆,固原砖包城于上世纪七十年代被毁,在当时“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运动中,拆掉城砖修了防空洞,其中西湖公园有一洞口离残城墙很近。佘贵孝由此感叹:“固原古城,因军事防御而建,终归又因军事防御而毁”。

  微缩砖雕固原古城

\

  现在,完整的固原“回”字古城已经不复存在,但在城郊的唐永祥家里,有一座9平方米大的“微缩砖雕固原古城”。唐永祥小时候,固原古城还保存完好。他父亲曾是南城门外的店坊(即旅店)伙计,招徕赶着骆驼、骡马而来的盐商。“去父亲那儿玩回来晚了,城门已关,进不去,我就从门底下的空档爬进去……”古城被毁后,唐永祥萌生了用砖雕再造一座“回”字城的想法。

  他先后花了十几年时间,寻访高龄老人,结合史料记载绘制详细的地图,并用两年多的时间用灰砖雕刻外城墙,用胶泥捏制内城墙,终于完成了一座微缩版的“固原古城”。为了不让落上尘土,平时模型用大塑料布盖上。一旦来人参观,唐永祥就小心翼翼地揭开塑料布,摆好古城里的钟鼓楼、三清宫等各个模型,并给城墙围上一圈彩灯。参观者听他介绍完古城的今昔,会指着城外一些山形疑惑不解,毕竟现实的城外一路平坦。原来,从十几公里外的秦长城,到几百公里的须弥山石窟、六盘山,都被他象征性地拉在了古城周围,“它们是固原的几大名胜,我觉得不该略去,于是就采用了不计较实际比例的写意手法。”

  做着做着,唐永祥发现古城中的院子装不下许多不该少的建筑,所以他又动了做个更大的砖雕古城的想法,“可以扩大到20多平米,但前提是我的精力足,资金也够用”。

  古城地标

  进了固原城,先看铁抱铜

  城隍庙位于固原繁华的政府街上,大门破落,很不起眼。摸索进去,向庙里的一位老人打听:“固原城里最好玩的地方是哪儿?”他半开玩笑说:“你要知道,进了固原城,先看城隍庙的‘铁抱铜’,再去逛逛‘砖包城’”。可城隍庙里怎么也找不着“铁抱铜”的踪影。原来,它比固原“砖包城”毁坏的时间更早。“铁抱铜”指的是过去镇守在城隍庙门口一对铁狮子中的那只雌狮。虽说雌狮蹲伏的姿态与雄狮相同,也是铁铸,但它的左腋窝下夹抱着一只铜狮娃,“铁抱铜”由此得名。

\ 

 固原大规模的城市建设和改造正在进行之中,但老城仍然暂时保留着最地道的固原日常生活气息

  老者名叫晏庆荣,88岁,是当地民间庙会的会长。他说到原来人们到固原城要先看“铁抱铜”的原因,一是因为看稀奇,“铜和铁的熔点相差很大,很难铸在一起,而明代铸造的‘铁抱铜’已经创造了这种奇迹”;二是也有美好的祈福在里面,“民间有种说法,孩子摸了它,会五毒不侵,长命百岁;病人摸了它会元气大涨,远离病痛”。可惜“铁抱铜”在1958年大炼钢铁时被毁掉了,现在只能在固原博物馆里看到那个憨态十足的小铜狮。几年前固原一些宗教界人士捐资仿制过一座“铁抱铜”,放在了东岳山鲁班财神庙院中,但做工粗糙,铜狮娃也只能焊接在铁狮子上。虽然美感差了很多,但山寨版的“铁抱铜”仍吸引了不少人,专程跑去一看究竟。

  看着昔日名声在外的城隍庙变得很破落,200多年历史的大殿因缺乏修缮而几近危房,晏庆荣不住地感叹:“城隍庙院子1957年被粮食局占用,大殿先后当过粮库,副食厂的车间,前几年刚要了回来,并被列为文保单位。但既不见修缮,也不允许民间自己筹资修缮,好东西迟早得毁掉!”

  记者手记

  老城留恋与新城补给

  9月中旬,固原已经落雪,开始凉意袭人。但晚上的人民广场上,依然热闹非常。近千人组成的舞蹈大军,围着一个个自带的音箱,在节奏分明的音乐声中舞动着身姿,将娱乐与锻炼合而为一。市民刘永祥是这里的常客,大部分时间围观,偶尔也会参与其中扭上两曲,身后是一条与他形影不离的秃尾巴小狗。他说,夏天广场上人气最旺的时候,能有近万人,不算太大的广场甚至走动起来也很费劲。前几个月,白天还有各个机关单位和老年团体自发组织的红歌比赛。老城区其他的广场还有四五个,都是固原市人气最旺的地方。

\

  固原老城街边的牙医

  固原的“回”字古城,以北郊如同蚯蚓一般蛰伏的战国秦长城作为背景,体现的是冷冰器时代城市不断收缩的格局。到了当代,城防已经不再有效,新城市发展的触角开始探出古城墙,过去的禁锢遭到毁弃,开始不断向外延伸。固原这种新老城区之间的局面,很能代表中国二三线城市迅速扩张的现实。人口的迅速膨胀,或者还有经济和房地产开发的谋求,在老城区之外再造新城的现象并不少见,宁夏固原、内蒙古鄂尔多斯、山东枣庄……这个队伍还可以不断延续。新城区可以有更高的楼房,更宽阔的马路,但在人气上却往往远远输给老城区,有的新城甚至被冠上了“鬼城”的名号。而新城人气的补给,不仅需要便利的交通对接,也有待于漫长的时间来改写人们对老城的留恋。

 

分享到:
编辑:hongfei
有关  固原 古城 新城  的新闻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请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导致的法律责任
  • ·本站有权保留或删除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最新评论:
企业服务

热点排行

    热门博文

    论坛热帖



中国风景园林网版权所有 COPY RIGHT RESERVED 2007 - 2012 WWW.CHL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