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园林新闻 | 规划设计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风景旅游 | 园林城市 | 世界园林 | 风景园林师 | 花木资讯 | 人居环境 | 园林论坛 | 园林博客

山东花卉界的产销姐妹花

http://www.chla.com.cn 2011-11-21 来源:中国花卉报 作者: 发表评论(0)

  “翟院长是一个非常能干的女人,她很大气,我们合作起来十分愉快。”

  “单总是我们坚实的后盾,我们合作了11年,我从她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

  近日,在本报主办的北方地区2012年宵花座谈会上,花卉界的两个女强人在互相夸奖。

  谈话中的翟院长指的是山东登海种业股份有限公司农业高科技研究院的副院长翟冬峰,单总则是山东鲁花苑花卉园艺场的总经理单连娟,她们一个是北方地区响当当的生产大户,一个是叱咤花卉界十几年的金牌经销商。在花卉产品利润不断下降的今天,产销矛盾时有出现,而翟冬峰和单连娟则用实际行动证明,产销双方并不是敌人,而是利益共同体,她们也成为了花卉界产销合作的楷模。

  一个包装箱牵起合作红线

  翟冬峰和单连娟之间的缘分源于2000年青州的一次花展。说起相识的过程,翟冬峰历历在目。“那年我们刚开始做花卉,于是来青州参加花展趟趟路。当时,我们需要一个包装箱,想管别人要一个,正好看见穿着干净爽利、笑语盈盈、待人热情的单总。单总说,就一个箱子,你随便挑一个吧。”单连娟的热情、爽快给翟冬峰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双方互留了电话。转眼到了这一年的年底,由于登海种业是第一年做花卉,没有经验,当时的蝴蝶兰没有销路,这让翟冬峰犯了愁。“我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给单总打了个电话,看看能不能帮我们销售一部分产品。单总又一次爽快地回答我,没问题,有什么困难来找我吧。”就是这一通电话,开启了两个女强人之间多年的合作。

  在过去的十几年中,中国的花卉产业不断发展壮大,翟冬峰和单连娟也随着花卉产业的发展逐渐成长,她们一起面对市场经营中的风风雨雨。“有一年的年宵,青州市场上的蝴蝶兰过剩,花卉大降价。我们犹豫是降价还是不降价,别人都是降到20元,甚至15元,但是我们俩仔细合计后,认为当时市场上的蝴蝶兰数量是不够的,一直坚持卖25元,就这样挺了10天。离春节还有7天时,市场上没货了,我们的货卖了好价钱,可把我们高兴坏了。”单连娟说。

  两朵姐妹花前行互相扶持

  “合作了十多年,我们都把对方当朋友,当亲人,互相信任,单总是公司经销商中唯一一个我们不给定价的。”翟冬峰说。她的说法得到了单连娟的印证。“每次都是翟院长让我定价,我让她定价,因为我们谁也不想让对方少赚,最终往往是折中解决。”

  翟冬峰的大气换来了单连娟的仗义。“和翟院长合作11年,她产品卖得好的时候,也会留合理的利润给经销商,让我有钱挣;产品走得不好的时候,我就想她这样对我,我也一定要帮她,哪怕一盆花只赚一块钱,甚至不赚钱,我也会帮她走货。”有一年,山东市场上的白花蝴蝶兰滞销,单连娟就把其他两家生产商的货停了,专门销售登海的产品。“其他两家都是全国性企业,货在山东卖不出去,可以卖到其他地方。登海的市场主要在山东,如果产品销售不出去,损失会很大。”单连娟解释说:“生产商会有一个起伏阶段,经销商要起到协调作用,为他们排忧解难,不能说货好就走,货不好就不走。同时,经销商也不要贪心,应该只挣自己该挣的钱,不要影响产销双方的利益分配。”

  单连娟的仗义使翟冬峰安心。“每年年宵时,别人老觉得我不发愁。为什么我有这样的底气,就是因为每年单总都说,翟院长,今年你们有没有困难,如果有困难,可以到青州,我给你们支持。听了这句话,我心里就非常踏实。”翟冬峰说。

  随着青州生产蝴蝶兰的人越来越多,单连娟认为做蝴蝶兰已经没有利润空间,停止了这项业务,这也宣告翟单两人的合作暂告一个段落。不过两个人的情分并没淡,她们还是会经常打打电话,聊聊家常,谈谈市场信息。目前已近不惑之年的两人给对方起了一个新的称号,“老翟”和“老单”。“我们这辈子的缘分是断不了了,肯定要一直‘纠缠’下去了。”她们开玩笑地说。

分享到:
编辑:wenweihua
有关  山东  的新闻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请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导致的法律责任
  • ·本站有权保留或删除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最新评论:
企业服务

热点排行

    热门博文

    论坛热帖



中国风景园林网版权所有 COPY RIGHT RESERVED 2007 - 2012 WWW.CHL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