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园林新闻 | 规划设计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风景旅游 | 园林城市 | 世界园林 | 风景园林师 | 花木资讯 | 人居环境 | 园林论坛 | 园林博客

中原大佛之争 高僧与首富谁有景区管理权?

http://www.chla.com.cn 2011-09-06 来源:凤凰网 作者: 发表评论(0)

\

中原大佛

  一个是嵩山大法王寺方丈,一个是曾以37亿元身家名列河南财富榜上的首富,两人曾经是师徒,并合力在国家级贫困县鲁山县玉枕山重建了唐代的佛泉寺,建寺同时,耗资12亿元竖起了一尊世界最高的佛像。然而,围绕寺院和大佛管理权,在高僧与首富之间,却上演了一系列令人瞠目结舌的戏剧。《凤凰周刊》记者杨桐经过大量的实地采访,撰写了这篇《中原大佛之争》。在报道中,虽然读者可以清晰地了解到大师和首富之间的恩怨缘起,但透过硝烟弥漫的“大佛之争”,民众在写满“钱”字的佛寺面前,还能看清庄严神圣的大佛吗?

  7月20日,河南鲁山县佛泉寺僧人释恒君在黑板上写下:“(谈判)如无进展,即着手接管景区,直接行使管理权。”面对冲突,他打算“从少林寺请两百名武僧前来助阵”。

  释恒君的师父释延佛是嵩山大法王寺方丈,名下有包括佛泉寺在内的11座寺院,释延佛的俗家弟子李留法是河南天瑞集团老总,曾以37亿元身家名列河南首富榜单。

  1997年,释延佛和李留法在国家级贫困县鲁山县玉枕山选址重建唐代的佛泉寺,以及一尊世界最高的佛像。

  这尊佛像高达208米,共耗资12亿元,周身有108公斤黄金、3300公斤合金铜和15000吨特殊钢材。大佛作为宗教财产登记在佛泉寺名下,但实际的经营者一直是天瑞集团。

  2008年9月29日,一场盛大的开光盛典之后,天瑞集团开始收取门票。2010年3月26日,李留法向河南省委领导承诺免票两年。

  但今年的2月11日,天瑞集团突然宣布开始售票,并在10天之内把原来66元的门票涨到199元。

  这严重影响了景区内佛泉寺的香火钱。僧人扯起条幅抗议天瑞集团“借佛敛财”,逐日到景区办公室索要米面,数度封堵景区大门,直至眼下着手夺权。围绕寺院和大佛管理权,在高僧与首富之间,上演一系列令人瞠目结舌的戏剧。

 \

 中原大佛

  门票VS香火钱

  7月20日傍晚,夕阳镀在鲁山大佛的脸上,一派安详之状,它的脚下,是被九层山峦环抱着的佛泉寺。

  关于大佛归属的谈判尚未结束,由鲁山县多家政府部门组成的工作组再次受挫。

  释恒君的卧室内,一块黑板上,关于“下一步工作计划”这样记载:一、给县政府留足协调时间,下周四(7月21日)去县政府问询进展情况;二、再下一个周四(7月28日)催问结果;三、如无进展,即着手接管景区,直接行使管理权(8月6日)。

  在寓强硬于平淡的辞令背后,佛泉寺僧众已经控制不住情绪。

  6月12日,一群僧人在山门前高举“反对强制买门票”、“抗议企业操控宗教”、“抗议企业借佛敛财”的白色条幅,挡住由寺院通往大佛的道路,引起游人驻足围观。

  这对一个月前方通过国家5A景区验收的中原大佛景区来说,实系尴尬。中原大佛和佛泉寺均由天瑞集团投资兴建,旗下的天瑞旅游负责整个大佛景区的运营,景区道路上的指示牌上,对大佛标示的名称均是天瑞大佛,而非官方命名的中原大佛。

  一天半后,经当地政府斡旋,佛泉寺以“给政府一周时间调解”为条件,撤除了路障。同样的场景6月25日再度上演,这天,佛泉寺向鲁山县民族宗教局递交题为《依法行使寺院管理权》的汇报:佛泉寺决定,7月2日起依法行使寺院及所属中原大佛的管理权。堵路的僧人拦住了平顶山市委书记赵顷霖,当时,赵正陪同洛阳市委书记毛万春参观大佛,被一群扯条幅的和尚围着要求解决问题,一脸尴尬。

  担心冲突升级“产生国际影响”,由鲁山县政府、统战部、宗教局、公安、国保等部门组成的工作组进驻佛泉寺,协调天瑞集团和佛泉寺僧侣之间的矛盾,却难以着手。

  冲突的直接起因是门票。中原大佛景区自2008年开光之后开始收取门票,66元的收费标准一直持续到了2010年的3月26日。

  这一天,河南省委书记卢展工陪同全国政协副主席王刚参观佛泉寺。据了解,在和主持释延佛座谈时,延佛说,高额门票令一批游客和信众望而却步,不利于弘扬佛法,从培养市场的角度,应该免收门票一段时间。

  天瑞集团法人代表李留法被叫来,此后天瑞集团对外发布两年免收门票的消息。到了今年春节,天瑞旅游在大佛景区举办“中原大佛圣地2011年农民博览会”,每天都有超过10万的人群涌来。

  2月11日,天瑞旅游突然在景区入口立起公告牌,正式宣布恢复门票收费,第一天的收费标准是115元,第三天涨到了190元,到了第七天,门票成了199元。

  天瑞旅游的办公室主任吴三民向《凤凰周刊》记者解释,之所以突然宣布收费,是因为大佛的金刚座和一些配套设施需要维修,如果不收门票,巨额的维修基金他们难以承受,而且收费标准是经过鲁山县物价局批准的。

  佛泉寺的僧人对“火箭式上升”的门票难以接受,在他们看来,维持寺庙运转主要靠香火钱。重收门票之后,寺庙游客锐减,很多信众不再进庙,而是选择在门外遥拜。

  2月底,一个居士拿皈依证景区也不让进,偷偷绕道,趟过近50米宽的河水才来到寺院。僧人抱怨,进得景区的游客,往往被安排乘坐观光车直达大佛,而不经过佛泉寺,“长此以往,庙里就断了香火”。

  释恒君安排沙弥每天到天瑞旅游的办公室索要米面,这一非常举措未获回应。其后,双方发生了一系列摩擦,比如僧人外出返回,要在景区门口验票处签字才能入内。

 \

天瑞集团董事长李留法

  6月10日,鲁山县宗教局长铁九冬和该县一位人大副主任要进佛泉寺视察,被拦在景区门外,最后经由僧人签字才得以进入,僧人开始连夜赶制条幅,风波由此爆发。

  第二次僧人堵路的原因是,6月22日主持释延佛回寺院开会,也被拦在门外,不得已只好掉头返回郑州,召集弟子在郑州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

  从起初的合力建寺到今天撕破脸,双方嫌隙由来已久,千头万绪,归结到一个钱字。大师和首富的恩怨大佛之争的两方主人公,是河南最具传奇的和尚释延佛,以及他的俗家弟子、企业家李留法。

  释延佛本名尚连福,是登封市马庄村人,年轻时曾在村里当电工,作业时不慎触碰高压线,造成下肢高位截瘫。

  1980年,遭劫难的尚连福拜少林寺的永三和尚为师,剃度出家后改名延佛,千年古寺嵩山大法王寺在他手中得以重建。

  释延佛精于易经占卜和风水勘察,慕名找其预测吉凶者络绎不绝,河南的一些官员和商人以结交释延佛为荣,传出一系列准确预测官运的秘闻。

  天瑞集团董事长李留法是平顶山汝州人,曾在化肥厂当过临时工,1985年和5户亲友合股组建汝州市铸钢厂,由此演绎出一系列“蛇吞象”的财富神话。

  2009年,李留法以37亿元身家成为河南新首富。关于释延佛和李留法合作建大佛的事,外界流传着不同的版本。释延佛弟子释恒君称,二人初次见面于1996年,李留法和妻子一起在释延佛门下皈依,成为其俗家弟子。

  据称,释延佛常年做一个奇怪的梦,经常梦到自己站在嵩山眺望四方,见一擎天金佛立于群山之中遍洒甘露。遍寻河南各地,最终发现玉枕山是建造大佛的风水宝地,这里曾是唐代密宗寺院佛泉寺的所在地。

  李留法听说后,当即表示愿意倾力完成师父夙愿。1997年,天瑞集团开始重建佛泉寺,世界最高的大佛也在同时开工。

  佛泉寺建成之后,释延佛率领众弟子主持寺庙。此前的先例是,企业建好寺庙后,按照企业不得操控寺院的宗教政策,请释延佛就任该寺主持,将寺庙无偿交其管理,企业主成为大功德主。释延佛身兼嵩山大法王寺、广东隐贤寺、云南普贤寺等十一座寺院方丈,背后皆有“大功德主”身影。

  李留法因为是佛泉寺的大功德主,后来成为平顶山市佛教协会的副会长和中国佛教协会理事。

  但大佛的兴建一波三折。1996年,中共中央统战部和国务院宗教局出台文件,禁止企业乱建寺庙和露天佛像。

  2002年国务院再度发文强调。佛像起初打着墨子像(鲁山据传为墨子故里)的旗号进行,报备手续均填写为“天瑞集团墨子铜像工程”。2004年遭媒体曝光,佛像用一块布遮盖了近两年,天瑞集团被罚款500万元。

  2006年,中央统战部、国家宗教局下发《关于河南省鲁山铜佛事的复函》,河南省和平顶山市的统战、宗教部门依据该文反复强调,“认真制定铜佛像管理体制方案,不搞变通,防止出现官办寺庙和企业办庙等问题。并将佛像作为依法登记的宗教活动场所佛泉寺的组成部分。”

  2007年5月,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佛泉寺民主管理委员会和天瑞集团签署一份协议,规定佛像交寺院管理,佛泉寺负责出售景区门票,提取70%用于解决寺院补贴及大佛的维修,其余30%用于补偿天瑞集团。同时又规定,寺院和铜佛像作为景区对游人开放的一部分,在旅游服务管理方面,寺院服从景区的统一管理。这个妥协条款为以后的冲突埋下伏笔。

  实际上,前述协议和文件的约束力并未体现,收取门票的一直是天瑞旅游而非佛泉寺,移交只表现在名义上。

  佛门内讧

  2010年3月不得已免收门票后,天瑞集团和佛泉寺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5月,天瑞集团将一位叫能照的僧人请来担任监院,参与佛泉寺的日常管理。公开的资料中,能照是海南三亚南山寺的首座和尚,在2008年中原大佛开光时,曾将一家从事媒介包装的公司介绍给李留法,最终签下一单合同金额为476万元的业务。

  而佛泉寺的僧人对能照的到来颇为抵触,其原因为,天瑞集团向鲁山县宗教局递交了一份文件,文件称释延佛将方丈位置让给了能照。宗教局通知了寺院,僧人指出,上边盖的是以前寺院丢失已声明作废的公章,是伪造的文件。

  这种情况下,释延佛给在法国巴黎的弟子释恒君打了越洋电话,让其尽快回国处理此事。释恒君是释延佛的九大弟子之一,跟随其学习占卜和风水20余年,并有在少林寺习武和开办武校的经历。2004年去了巴黎开班授徒,主授功夫,还在一家建筑事务所担任风水规划师。2010年11月回国后,释恒君得到了师父一份“管理佛泉寺十年”的授权,他名片上的职务成了佛泉寺的主持。

  记者接触的警方人士披露,当时,除能照之外,天瑞集团共请来11位僧人住在寺外,随时准备接管佛泉寺。

  寺庙的内讧引起了河南省统战部和宗教局的注意,平顶山市派出一位主管宗教的副市长挂帅,由市、县两级统战部和宗教局调查,7月,能照被责令离开鲁山。此后李留法仍数次试图请能照和外来高僧接替主持佛泉寺,甚至包括著名的星云大师,受到星云训斥。

  年近七旬的释延佛接受《凤凰周刊》记者采访时称:“李找的人多了,人家一打听清楚,都不来了。”

  这场纷争的另一方,天瑞集团老总李留法的手机一直无法接通,天瑞旅游办公室主任吴三民对本刊记者称,天瑞集团为佛泉寺和大佛共耗时12年时间,投资12亿元。作为景区的配套,正在兴建的还有五星级的温泉酒店和高尔夫球场,如果长期不收门票,工资都难以为继。

  释恒君称,当初李留法建佛泉寺和大佛,准备无偿捐献师父。而天瑞集团则表示,释延佛只是他们请来管理佛泉寺的。可以确认的是,在相关的确权文件中,释延佛是佛泉寺法律意义上的拥有者。

  吴三民承认,确有文件要求寺佛一体,大佛归属佛泉寺。但他称“国内企业投资建佛建寺的很多,没有一家真正的寺佛一体,这根本不可能实现,如果让佛泉寺来经营,他们根本没钱投资后续建设,更不可能成功申请国家5A景区,谈何偿还投资”。

  吴认为,佛泉寺僧人未添一砖一瓦就索要管理权不合情理,“他们光看个人利益,而公司是要站在河南旅游的前列。”

  天瑞方面在6月底向宗教局的一份汇报材料称:“近年来,由于释延佛兼任登封等多个寺院的方丈,日常事务繁杂,不能常驻佛泉寺处理相关事宜。”材料中还称出家人须六根具足(意指释延佛残疾),请市佛协“选派五官端正、真正弘扬佛法的僧人到佛泉寺担任主持”。材料还要求释恒君立即离开佛泉寺。吴三民称“释恒君受西方价值观影响,其作为令人难以理解”。

  7月20日的谈判中,工作组建议双方派代表奔赴山东烟台的龙口和无锡的灵山,考察两地企业与寺院的合作模式以借鉴。释恒君则对政府协调不抱希望,开始着手“调兵遣将”,甚至从少林寺搬取人手。中原大佛脚下的纷争,有更趋剧烈之势。

 

分享到:
编辑:margaret
有关  中原大佛 景区  的新闻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请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导致的法律责任
  • ·本站有权保留或删除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最新评论:
企业服务

热点排行

    热门博文

    论坛热帖



中国风景园林网版权所有 COPY RIGHT RESERVED 2007 - 2012 WWW.CHL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