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园林新闻 | 规划设计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风景旅游 | 园林城市 | 世界园林 | 风景园林师 | 花木资讯 | 人居环境 | 园林论坛 | 园林博客

福建鸿渐村建纪念公园迎菲律宾总统

http://www.chla.com.cn 2011-08-31 来源:海峡都市报 作者:周杨宁 苏禹成 发表评论(0)

\  

                                                              村民忙着彩排

\

  原菲律宾总统阿基诺夫人回到鸿渐村寻根谒祖,并发表了演讲,还亲手种下一棵南洋杉

     23年前,菲律宾前总统阿基诺夫人在祖籍地福建漳州市角美鸿渐村谒祖时说,“我是这个村庄的女儿”,夫人还种下一棵南洋杉,如今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

  23年后,阿基诺夫人的儿子、菲律宾第15任总统贝尼尼奥·阿基诺三世,即将重走母亲的路,带着母亲对故乡的眷恋,踏上寻根之路。应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邀请,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将于8月30日至9月3日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访华期间将循着母亲足迹前往龙海鸿渐村寻根。

  昨天,记者走进鸿渐村发现,这里已建起了纪念公园,家家户户张灯结彩,村民将用最热情的方式迎接阿基诺三世的到来,同时也勾勒出鸿渐村与阿基诺家族割舍不断的血脉渊源……

  动态:纪念公园即将竣工村民忙着彩排

  鸿渐村位于漳州角美,全村现有3000多人,其中三分之一旅居海外,大部分在菲律宾,因此鸿渐村又有“吕宋村”之称。

  昨日,这个村子热闹异常,村民们在鸿渐公园附近集合,舞狮、大鼓凉伞都上阵了,角美中学还特地用公交车拉来了几车的学生,另外一些村民忙着布置会场、打扫村道。

  新修的鸿渐公园目前还在紧张施工中,村委会主任许秉生说,为了纪念阿基诺夫人,村民们捐资兴建了这座公园,公园大部分已完工,大门非常醒目。

  许秉生说,原先公园大门处是一个戏台,当年阿基诺夫人就在戏台上发表演讲。

  在公园内还有一处南洋风格的建筑物特别引人注目,许秉生说,此处准备建成阿基诺夫人纪念馆,陈列一些阿基诺夫人生前以及许氏家族下南洋的一些资料。“阿基诺三世总统此次来访,可能会捐出他母亲的一些遗物”,这个纪念馆预计要10月份才能竣工。

  公园内还有一棵十几米高的南洋杉屹立在阿基诺夫人纪念馆前方,南洋杉下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刻着“菲律宾共和国总统科拉松·阿基诺亲手植种”几个大字。

  据许秉生介绍,鸿渐公园总投资1000多万元,主要是村民筹资兴建的,今年2月份才开建,目前一期工程7000多平方米已经基本建成。

  村民许其章是与阿基诺夫人有着最近血缘关系的村民之一。他说,阿基诺夫人的曾祖父许玉寰同时也是自己的曾祖父,他爷爷是后来从菲律宾返回到老家鸿渐村的。因此,按照辈分,许其章是菲律宾已故前总统阿基诺夫人的堂弟,而菲律宾现任总统阿基诺三世,则是他的堂外甥。

  许其章一家就住在南洋杉旁边的小楼房,他说,23年来,他们一直守护着这棵南洋杉,今后还要继续守护下去。

  回忆:她亲手种下南洋杉还称“我是这个村的女儿”

  1988年4月14日,鸿渐村村民有着共同的记忆。就在那天,原菲律宾总统阿基诺夫人回到鸿渐村寻根谒祖,并发表了演讲,还亲手种下一棵南洋杉……

  鸿渐村村主任许秉生仍然记得当年的情景,当时许秉生才27岁,是村里的电影放映员。“尽管改革开放已有一段时间了,但一个元首级别人物的到来,确实引起轰动”,许秉生说,当时从201省道到村子里只有一条沙石路,为了欢迎阿基诺夫人回乡,特地将沙石路修成了柏油路。

  “阿基诺夫人回来那天,村民都在村口迎接,场面非常壮观”,当时她先祭祖,然后在村子大榕树附近的戏台上发表演讲。“阿基诺夫人并不会闽南语,演讲是用英语进行”,但其间阿基诺夫人用中文穿插了一句,“虽然我是一个国家的元首,但是某种程度上也是这个村子的女儿”,这句话牢牢记在许秉生心中。

  市民许女士昨日站在大榕树下,注目观望彩排仪式。她今年30岁,23年前她目睹了阿基诺夫人站在戏台上发表演讲。

  许女士说,当时村民沿村道列队迎接,每个村民手里都持一束塑料鲜花,“因为一下要几千束,村民们都跑到几公里外的地方抢购”,而小孩子则统一穿起红色的秋衣和白色的鞋子,村里出了一个女总统,大家感到非常骄傲。

  传承:将南音带到总统府在菲接见许氏宗亲

  在阿基诺夫人回乡谒祖的两年后,1990年11月8日,阿基诺夫人在总统府里与远道而来的宗亲们欢聚一堂。当时,菲律宾的长和郎君社邀请福建南音代表团到菲访问,阿基诺夫人的堂叔许源兴是该代表团的顾问。

  许源兴的儿子许其章说,因为有父亲的关系,南音团才得以走进总统府,代表团一行受到了阿基诺夫人亲切而隆重的接见,他们在总统府上为阿基诺夫人表演了南音《陈三五娘》。

  《陈三五娘》演绎的是一段曲折的爱情故事,阿基诺夫人虽然听不太懂,但还是饶有兴趣地欣赏并评价“曲调很优美”。当时在场的代表团成员、漳州师院教授许永忠回忆说,在总统府演奏南音,这让南音走向了世界。

  许永忠说,会面结束后,阿基诺夫人与代表团成员合影,每人获赠一件黄色短衫,上面印有阿基诺夫人的肖像。“这件衣服,我一直珍藏着,舍不得拿出来穿,而那张大合照,我们拿去冲洗后放大,如今,悬挂在中山公园的南音会馆”。

  1998年10月,许氏宗亲代表团一行30人到菲律宾参加恳亲大会。许其章是当时的代表团成员,他说,当时他的堂姐阿基诺夫人虽已卸任总统,但仍是当地有名的社会活动家,工作仍十分繁忙,听说故乡的宗亲们来到菲律宾,她一定要和宗亲们见见面。

  “那天是10月14日,我们在菲律宾的最后一天,已经准备去机场的路上了,这时,我堂姐匆忙赶回来要接见我们,我们见到她都很激动,她面带笑容,非常和蔼亲切”。许其章说,当时在阿基诺夫人的府邸只停留了短短的20几分钟,他作为许氏宗亲的代表将漳州的木偶头赠送给阿基诺夫人,而阿基诺夫人也回赠了许氏在菲律宾的族谱。

  “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堂姐,我至今还时常想起当时的情景,当时我很想跟她讲讲她种的那棵南洋杉,讲讲村里的情况,但实在是太匆忙了,非常遗憾”。

  情缘:曾为阿基诺三世助选将见证新的历史一刻

  许其章说,阿基诺一家与鸿渐村的情缘是割舍不断的,去年,他的堂外甥贝尼尼奥·阿基诺三世在菲律宾参选总统,整个村都沸腾起来了,村民们还在村里成立了“助选加油会”。“那阵子,我们热切关注着电视新闻,上网看最新的动态,非常希望他能当选,后来他真的选上去了,我们觉得非常骄傲”。

  除了在鸿渐村外,去年4月10日,漳州师院南音学会、漳州师院木偶学会还举行了《菲律宾总统漳州师院助选会》,会上介绍了阿基诺三世简历,演奏了多首南音名曲,许永忠说,用这样的形式,在许环哥、许娜桑父女的祖地漳州举行阿基诺三世助选活动,表达了漳州许氏宗亲、南音弦友对“鸿渐的外孙”阿基诺三世当选总统的殷切期盼和良好祝愿。

  这些天来,许其章家里门庭若市,他家墙壁上悬挂着许氏宗亲与阿基诺夫人的合影、阿基诺三世当选总统时的照片等等,远近的村民们纷纷过来参观。

  23年前,堂姐阿基诺夫人在鸿渐村谒祖时,23岁的许其章正在外地服兵役,未能见证那历史性的一刻,很遗憾。

  许其章说,阿基诺夫人当选总统后回到家乡谒祖,而阿基诺三世也将回到母亲的祖籍地谒祖,两代人重演着一个历史故事。“我觉得充满了传奇色彩,这是阿基诺总统对源的追溯,对根的眷恋,这是和我们的血脉亲情”。许其章说,当时,由他的父亲许源兴陪同阿基诺夫人谒祖,而这一次,阿基诺三世可能在鸿渐村停留45分钟,他将作为许氏宗亲的代表,陪同其参观谒祖。

 

分享到:
编辑:anna
有关  福建 鸿渐村 纪念公园  的新闻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请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导致的法律责任
  • ·本站有权保留或删除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最新评论:
企业服务

热点排行

    热门博文

    论坛热帖



中国风景园林网版权所有 COPY RIGHT RESERVED 2007 - 2012 WWW.CHL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