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园林新闻 | 规划设计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风景旅游 | 园林城市 | 世界园林 | 风景园林师 | 花木资讯 | 人居环境 | 园林论坛 | 园林博客

亮丽园林城市的美容师

http://www.chla.com.cn 2011-08-29 来源:中国园林绿化网 作者: 发表评论(0)

  十几名工人正在桥西区绿化管理处苗圃基地的花坛边忙碌。

  一眼看见的是“万全师傅”,他左眼的淤青还没有完全消退,像半只熊猫眼圈爬上他的脸。前几天下午,他和另外两个工友准备把散尾葵从温室抬到室外布展。这棵散尾葵有2米来高,树冠很大。他的视线有一部分被遮蔽住,加上当时全部心思都放在“小心散尾葵,别碰伤散尾葵”上,就在出温室时,一个不留神,把自己的头重重地撞在了门框上。“天旋地转,只觉得天旋地转。”想到当时的情景,他只是憨厚地一笑,想了又想才说出一个形容词。朴实地如同他说的话,仅仅过了几个小时,他就继续回到工作岗位上,再也没有休息。因为来自万全,大伙都喊他“万全师傅”。

  他是民工,和周围多数工人一样,他们只有共同的名字“师傅”。

  “师傅,来吧车上的花卸下来。”“师傅,那个高度要再调整,那几盆需要上去往那边挪一下。”

  “大姐,把这批花分拣一下。”“大姐,这几课补种的要特别注意浇水。”

  他们出现在所有有需要的场合,无论是挖树坑、搬花箱、拔草、摆花、爬架子还是打农药,他们可以随时出现,只要那里有工作需要。

  “我们的班车每天早上5点半从万全出发,需要给孩子做饭的人每天四点钟就起床了。”来自万全的“大姐”在苗圃基地工作,负责给新运来的花苗浇水“班车统一把我们拉到上工的地方。中午我们都吃自己带的干粮,多数是馒头咸菜。有的时候出去吃碗刀削面,有干有稀还热乎,最重要的是出去吃这个最便宜,只要5块钱。吃完就找个地方躺一会儿,下午接着干。晚上如果按时下班,坐班车回到家就差不多9点了。孩子多半已经吃了方便面睡觉了。”

  地上满是泥泞,她也弄得满身是泥,工作很辛苦,但言谈间仍对这份工作十分满意。““虽然每年只干几个月,我们每年都来,这里的每项工作我都做过。我也拔过草、摆过花。今年花比往年多了,种类也多了,有很多种以前没见过。”她停下来,想了想微笑着补充到。

  在“师傅”和“大姐”们的辛勤汗水中,我们身边绿树成荫、鲜花遍地,我们的城市越来越美丽了。

  渴望一份爱情

  王兆甲,桥西区园林绿化管理处的工人,按照他的话来讲,是一个“老”工人了。2002年参加工作以来,王兆甲一直工作在绿化第一线上,平时加班、假日很少休息,甚至有时候连相亲都是“火线相亲”。

  说起感情问题,王兆甲笑的很腼腆。平时上班忙,没时间谈恋爱。去年年底总算找了一个能体谅他的女孩子,两人的感情慢慢稳定下来。

  “平时没时间陪她,我觉得挺歉疚的,她真的挺通情达理,有时候我们不得不在工地上约会,他也没什么怨言。”想起这个女孩,王兆甲脸上写满遗憾。

  今年创建全国园林城市,王兆甲的工作量比往年大了很多。已经习惯了加班加点的他有时候也有些力不从心。就在6月的一天,王兆甲如常和女友在工地约会,那天的任务量很大,由于地面问题,作为施工监督的他好几次工和设计师商量方案修改,工程也是干干停停。晚上6点多,女友下班来到工地,两人随便在路边吃了口饭就继续回到工地。晚上10点,天下起小雨。工人们在忙,王兆甲也跟着忙,不仅要看工程进度,很多时候还要亲自上手处理一些细节,他时不时回头看看女友,和他打个招呼聊几句。但多半心思还是在工地上。眼见时间快到晚上十一点了,雨也越下越大。虽然是6月天,但雨夜也显得格外清冷。

  “小王,快去看看,你女朋友哭了。”当一位师傅告诉王兆甲这个消息时,他正在往全心保护着往花架上摆花的工人。

  王兆甲跑到女友身边,柔弱的女友挂着两行泪。她打着伞,在雨夜的微风里瑟瑟发抖:“你什么时候下班,冷!”

  “说完这句话,她就忍不住了,趴在我的肩上泣不成声。我听了这话特别心酸,可工作没完成,只能让她打车回家。自己还要继续留在工地上。”王兆甲说。

  没过多久,王兆甲又失恋了。他说他很想像周围的兄弟们一样谈一场恋爱,然后结婚,每天有个牵挂,回家有盏灯。几个月过去了,他还是常常想起那个雨夜的情景,还有那句会让他眼眶发红的话“你什么时候下班,冷!”

  清风明月为伴

  已经是凌晨两点,马路上安静得只剩下风声。一辆洒水车缓缓开过,不时根据花卉不同调整水量。

  “我们已经习惯了。”司机师傅开着水车,不疾不徐地说:“不论他们工作到几点,等干完活休息了,我们就得浇一遍水。为了保证成活率,这是必须要做的。”车还在继续向前开着,当天刚摆上去的鲜花像刚出生的小宝宝一样被小心地浇灌,“水不能小,太小浇不透不管用;更不能大,涝了比干着还要不得。这只是第一遍,对于刚摆好的花苗,一遍和二遍水之间的时间差不会超过5—6个小时。至少要连续浇上3、4遍。我们忙完,看管得师傅们就要上班了,有丢了或者没有成活的花,再补种时所有这些程序都要重来。”

  在桥西区,今年设计绿化面积3万平米,100万盆鲜花,每一盆都要经过这样的养护。而长达10公里的绿化路上,流动洒水车只有6台。无论“师傅”和“大姐”们工作到多晚,等到他们下班休息,就轮到水车司机和看管师傅上班,他们是绿化路上的“隐形”一线员工。

  设计是绿化的灵魂,所有的绿化特别是节点景观,都是由设计师图纸效果的完美体现。

  王超,08年加入绿化设计大军,今年对于他是不平常的,他爱人怀孕了。“除了欣喜,我没有为家里多做些什么。家里老人是爱人照顾,饭也自己做,甚至怀孕的孕检也是爱人自己到医院去做的。”

  “我们和其他设计师不同,不能只交设计方案,所有的施工都要跟现场。由于地面硬度和坡度的不同,施工的材料可能随时发生改变。有时候是把地面重新处理然后按照原来图纸做,有时候就要现场修改图纸设计,所以多数景观设计都要由设计师亲自现场监督。比如那边那个回廊设计,我们开始就设计的一米砖,后来到现场看了之后才发现要有回廊效果不能用这个规格的,所以设计就被推翻,重新换了小规格的,再继续施工。我们是要求效果,他们则是注重施工过程和后期养护,当然,这都是为了这些节点景观小品能更长时间地保持效果。所以我们也会讨论方案,有时候为了一些更合理会各执己见,这都是为了工作。”王超说。

  晚上6点,天开始淅淅沥沥下起小雨。在通泰桥底十七中旁边的一个节点,桥西建设局副局长董繁瑞就站在雨里监督施工。

  董繁瑞说:“今年,我们桥西的绿化工程主要涉及三条路,四座桥,三十个区域、三万平米、二十多个品种一百万盆花、450组灯杆、3500延米花墙、200组灯箱,全部工程总长10公里。为了后期养护,每天6部水车轮流洒水,还有30个浇水点每个点配备2—3个一吨装得水桶用汽油抽水泵浇水。加上100多名浇水养护的工人、30多名绿化基地养护苗木的工人,全部的一线员工只有800人。”言谈间,尽是对工人的疼惜。

  其实,每天身在工地的董繁瑞也是一名“隐形”的一线员工,他们和“师傅”和“大姐”一样在绿化一线奔忙。

 

分享到:
编辑:songjy
有关  的新闻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请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导致的法律责任
  • ·本站有权保留或删除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最新评论:
企业服务

热点排行

    热门博文

    论坛热帖



中国风景园林网版权所有 COPY RIGHT RESERVED 2007 - 2012 WWW.CHLA.COM.CN